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知如何是好的初次見面

誠如標題

咳!大家好我是夢空,之所以發這篇短文...其實是因為夢空再來POPO以後,始終沒有在短文這兒露過臉,是沉在海裡面的一條魚,想說總歸該出來換氣和大家打個招呼,如果有機會或有興趣,請到夢空的PO逛逛吧!雖然需要耐心的長文,但希望大家喜歡

因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於是只好貼上一則最近的新文,輕鬆走向的家庭溫馨文《小媽之冠蓋滿京城》

那麼祝福大家   看得愉快

----------------------------------------------------------------------------------------------

      「大夫人,晨安。」

      一排的侍女在我前頭排開,睜開眼就能看見這種排場,鶯鶯燕燕美不勝收,不是我刻意的,可是來伺候我的每個侍女除了心靈手巧這一排站開可以說是花團錦簇,惹得我每次出門上香總有無數富貴公子前仆後繼的扮成乞丐來藉故一親芳澤。

      「大夫人。」正在我旁邊拉開紫錦帳的是香蘭,十一歲那年就跟了我,現在二八年華,娉娉婷婷沉靜秀雅的眉眼,柔嫩微紅的頰,宛如初春新熟的一顆蜜桃。

      「嗯。」

      這種叫人起床的狀況怎不讓人神清氣爽,柔柔軟軟的嗓音彷彿吳儂軟語。

      「大夫人又貪著賴床了。」抿著嘴輕笑一聲端過水盆來的是香鈴,聽這名字會以為跟香蘭有什麼關係,其實沒有關係,只是香鈴進府當天我思慮不周黔驢技窮,那斯郝伯又逼著我起名,我看見有香蘭有串鈴,索性取名叫做香鈴。

      還好我沒看見香蘭站在院中的情景,否則香鈴要改名叫做廂願,來個一廂情願。

      這在府內高位的人就是動作不要太大,動作不要太快,應話不要太多,表情不要太豐富,就能帶給人莫測高深的感覺,這些年來我塑造的成功,走到外頭誰不喊我一聲楚老太太。

      縱使,我不過才剛過二十二歲大壽。

      「昨個兒大公子送回您心心念念的赤金虹皤盤,要收起來還是今個兒用來吃點心?」香蘭一邊伺候擦我的臉,這一下被洗的清清爽爽,細嫩的手小心翼翼的沾在臉上,撲上膩滑的珠末,雖然有這些年紀但臉上保證找不出一絲皺紋呢!

      「哦?赤金虹皤盤?」那支我之前在古書冊上看見據說是百年前某位聖王的遺物,用赤玉雕刻成盤,透心雕花,乘水的時候底部的光影流轉,會呈現出虹光,投影出一條龍悠遊其中的景象。

      「有孝心有孝心,自然是拿來吃點心。」我讚許,真是個好孩子。

      「香蘭知道了。」

      我漱洗完,坐在鏡前讓侍女們替我打理,兩個梳理我的頭髮,一個正在挑揀著今日配戴的飾品,一手一邊還有人正替我修剪著指甲,上一層琉璃水,粉粉的指尖煥發出珠光的光澤。

      我被圈成一髻,整整往後梳,兩側簪上後院新發的一支朱寧花,這支是異種,透藍花瓣的彷彿妖精翅膀,養了這幾年才活這一支,碧玉的珠鍊掛在上頭,在額間垂墜下來一顆貓眼夜明珠。

      「二公子讓皇上賞賜的這顆貓眼夜明珠,果然很襯大夫人的眸色。」春桃低聲讚美,我看了一眼,以前還沒掌著楚府時,人人都說我有雙貓兒眼,專司魅惑人,等我掌了楚府,人人都說我長了一雙明珠眼,要來旺興楚府。

      唉呀這一前一後人情冷暖哪!

      我唏噓兩聲,香蘭投來莫名其妙的一眼。

      合著張開雙手,讓香蘭她們給我穿衣,今個兒衣服似乎特別涼爽。

      「四公子說您怕熱,讓繡坊停業一個月趕製大夫人的夏裝,這一夏的裏衣都用了冰蠶天絲,就不怕熱著了。」

      外頭的青衣繡上銀線,縫上百鳥振翅欲飛的圖樣,每隻鳥兒都用上七七四十九針,活靈活現。

      「大夫人,這是六公子這次帶回來的祁連冬蓮,聽說祁連山上白雪皚皚萬年不化,百年才出幾支,讓人快馬加鞭都送回來,今早開盒子還嬌豔欲滴,廚子燉成了您愛喝的冰糖口味,還加上百合作成這道甜湯,您嚐嚐喜不喜歡?」才坐在桌前呢!冬梅就款款端出一盅兒清涼的甜湯。

      「好……」

      「現在尚早,大夫人剛起,是該喝點溫補的粥,這道血燕窩粥可是三公子特地帶回來的,只有在海風強勁的懸崖峭壁上才能採集的到血燕窩,入以干貝作粥,口味清淡,正好適合給夫人開開胃。」秋菊輕聲說著,很快的給冬梅飄過一個眼光。

      「嗯……都擱下吧!」我威嚴的一點頭,中止了兩人之間的眉來眼去,這丫鬟為了主人寵愛總是會爭寵,我不是個俊美瀟灑的公子也能讓她們這麼喜愛,罪過罪過。

      用過早膳,用噴香的手巾擦過手,才懶洋洋的起身準備到前廳去。

      「夫人請且慢。」夏荷嬌滴滴一喊,走上前來,把一塊白玉掛到我胸前,晶瑩剔透恍如冰雪,仔細一看玉中似乎緩緩流動著瑩藍。

      「這是五公子送來的,說是寒涼玉,趨吉避凶,同時夏日避熱,掛在胸前貼著心窩正合適。」

      我點點頭,六個平日隨侍我的侍女就跟上,前方開路給我遮陽,後頭低垂著頭,華服錦帶,遠看過去像是一整團的花園在移動,這京內說書人還給我們取了個京華一景的美名,那段說得不錯,我很愛聽。

      「娘。」

      「娘。」

      「娘早。」

      我才跨過門檻,幾聲好聽的問候就讓我滿意的揚起唇角。動都不用動,就有人上前來攙扶把我當寶貝瞧,送上主位坐的四平八穩。

      「娘坐。」

      「娘,喝茶。」

      「郝伯,這塊墊子未免也太硬,上次讓人稍回來的吳海柔絲呢?怎沒做成墊子。」

      「娘,來,吃點蜜果子,讓人特地釀了在南方熟成三年。」

      有兒子孝順那兒不好,我笑瞇了眼,張開嘴乖乖吃下。

      「好吃嗎?」

      「好吃,只要翊兒有這份孝心為娘就開心了。」我順手一摸他的頭,這孩子就算長大了也貼心的很。

      這頭正睜著圓滾大眼,拈著一枚蜜果子討好看著我的正是這楚府六公子,楚翊,專司經營藥鋪,一開始以為他只是拈花惹草沒想一不小心藥鋪生意越做越大現在變成連鎖店,占上了全國七成的藥草市場。

      外人說的多繪聲繪影這多了不起我不知道,只知道家中庫房千年雪蓮老蔘什麼的都多的放不下,又不能拿去給花圃施肥,困煞我。

      「娘,近來是不是睡不太好?」

      我轉過頭對上一雙平靜無波的眼眸,是小五,楚府五公子,俗名楚風,外人大多不敢呼其名,而要恭恭敬敬的喊上一聲國師,從十三歲開始入宮為神官,十四歲稚齡成為一國之師,幾次預言逢凶化吉,皇室無不禮遇尊崇。

      「是……」嗎?我轉轉眼珠子,最近似乎有這麼一回事,睡不大好。

      「您那屋子處在東南,今年火年,火而旺,您性屬水,地性又屬陽,自然這樣一往一來弱了您的氣,晚上睡不安穩,明個兒我吩咐丫鬟在床邊擺上兩個水盆隔開地氣便成。」

      我胡亂的點點頭,阿呀這孩子從十三歲開始我就一句話都沒聽懂過,果然是高人阿高人。

      「娘可喜歡這次的夏衣?」

      一身衣著簡單中帶著雅致的風格,眉眼挑勾的幾分如畫,散發著幾分浪漫不羈的氣息,這就是京城內最大繡閣的老闆,我家小四楚殷,身兼老闆的同時也是天才橫溢的設計師,他設計的每一款衣裳一年四季,一季只推一款,每一季推出都會引起京城內女子爭相模仿,算是引領風潮的人物。

      聽說我穿的衣服每年四季都是他設計的,那我也能不能算是個引領風潮的老風流?

      「不錯,不錯,冰冰涼涼的甚好。」

      我回以一笑,這孩子要用愛的教育,要多多稱讚,才能表現得更好。

      「早上嚐過血燕粥?」

      這最沒大沒小的就是小三,楚家三公子,楚海。控制著遠洋近海的所有船運,江河水運也都要經他的手,有點自然鬈的頭髮隨意的束成一束落在身後,他喜愛海洋,身為水運大亨,長年在海邊生活,難得回家,曬成小麥色的肌膚平時光滑。

      京內愛戀他的閨女們私自形容他墨黑的眼像海邊最耀眼的寶石,我只記得他小時候給我批評過那兩丸眼珠子像狡猾的蚯蚓,他哭著跑走。

      沒想到現在變成這麼一個鐵錚錚的男子漢,我心中一嘆果然這孩子小時候就要鐵血教育,要早點讓他認清事實,才有機會男大十八變,雖然現在我還是覺得像蚯蚓,不過長大了……

      「嚐過了,不過下回別送了,紅通通的很像血,你知道娘年紀大了,比較愛茹素。」

      沒一下楚海的表情好像吃了大便。

      「娘!這顆貓眼夜明珠極為適合您。」聲如洪鐘,朗目炯炯,腰上配著一把寶劍頭髮不羈散落,身材可比模特的男子是楚軍,楚府二公子,其實本來是叫做楚央,只是他後來當了大將軍,大家都要楚大將軍楚大將軍的叫,幾次我聽人叫自己也跟著叫舌頭打結,變成楚軍,氣的對他發火要他不許欺侮娘親。

      沒想到隔天他就讓皇上降旨自個改了名叫楚軍。

      不過自此之後我也好叫多了。

      「是了是了,不過有點沉就是。」額頭前頂著個東西,多來幾回怕我的脖子要被壓出皺紋來。

      「娘。」淡淡的聲線,好聽中帶著幾分冷淡,一身未褪的朝服,束的整齊的髮收在冠帽之中,這模樣吸引了城中以打論的閨女心,當年以最年輕的狀元之姿考上,三年位極人臣,權傾朝野,和幾個弟弟相仿的眉眼,帶著種嚴肅的自持。

      這頭最後才走進來的是楚府現任當家,楚府大公子,楚明,明字者,日月也,想當初楚老爺子取名也真是貪心,要自己的兒子當日又當月,小心變成陰陽人。不過現在也是我兒子,實在不好詛咒……咳……

      看著眼前這一字排開六張幾分相仿卻各有風情的面孔,我這些兒子可以說各個都是人中龍鳳出類拔萃,文武雙全,我大榮楚家可是冠蓋京華,沒人膽敢觸其鋒,幸好我們為人低調從不炫富。

      可這幾個優秀出眾的孩子,卻讓我有個大頭痛的問題。

      「你們可知道這幾天內花錦城內出了幾起閨女為情自殺的案件?」閒話家常完,我板起面孔,嚴肅的說,脖子卻辛苦的很,硬要撐起那顆夜明珠。

      他們互看一眼。

      「整整五十三件。」我痛心疾首的一拍扶手,唉呀這下可把手都拍疼,可在兒子面前我沒敢聲張。

      「城東二十三件,城西十八件,城南十二件,城北十件,應該是六十三件才對。」楚明一皺眉,過人的記憶力,不愧是當宰相的。

      「嗯?郝伯,我算錯了嗎?」我小小聲的朝一旁的管家說著。

      「是的夫人,錯了,是六十三件。」郝伯汗如雨下,一年到頭都汗如雨下,真是汗腺發達阿他。

      「喔喔!娘只是要考考你們的算術如何?觀察力如何?有沒有認真在聽娘說話。事實證明你們很認真,很好。」我把話圓回來,繼續板著臉。

      「其中有三十七家……留下遺書,說是暗戀楚家公子不成,心碎欲裂。」

      「我聽說似乎是四十六家呢……」楚殷撥一撥衣襬,疑惑的開口。

      「四十六家?」我瞪了郝伯一眼,也不提醒我!

      「那就是四十六家,很好,又讓你發現一次,觀察力之敏銳,為娘的甚感欣慰。」

      「娘老了,實在不堪這些風風雨雨,雖然楚家家大業大,但害得這麼多閨女為情自殺實在是罪過。」雖然一個都沒死成,畢竟都只選些撞豆腐跳水溝的方式去死,但我還是很困擾的,許多家爹娘吵著上來要我家兒子們負責,如果真正照他們的意思都娶了,我六個兒子也都能開個后宮讓我當當皇太后。

      「那些人要死便死,不需娘費心。」楚海直腸子,想也不想打回包票,一臉嫌惡。

      「娘應該知道風兒生活檢點,絕對沒有對女子無故留情。」最是冰清玉潔的楚風說著,他當國師,三戒五令,自然是潔身自好,但這裡頭為數不少也有他的份……

      「不過是一群女子花心自想,以為用這種手段就能嫁進榮府,娘無須多慮。」楚明淡淡說著,在朝上掌權久了,這一說話習慣性的就主導全局。

      「娘想說的是……娘老了……咳咳……」末了我咳幾聲,表示一下老之將至身體虛弱。

      「娘咳了?病了?我立刻讓人差回鬼醫莫名來替娘診斷。」說到自己經營的生意,楚翊立刻正色,但可愛的臉龐依舊可愛。

      「不……只是風大一下嗆著……」我一想到莫名鬼醫的那種莫名態度,上回風寒給他針了幾下隔天風寒全沒了,可疼的我在床上翻滾了幾天不想起來。

      「我們榮家祖訓中,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家有娘親,如有一寶,不聽娘言,如豬如狗……」我機哩瓜啦念出昨晚背誦的榮家祖訓,其實除了前面兩句以外其他我都沒記清,索性自己隨心發揮,意思到就好。

      「夫人,祖訓中沒這幾句……」

      我還來不及阻止郝伯發言,楚明就淡淡的開口。

      「娘既喜歡,明個兒添上。」

      「所以娘說了半天,是要我們做什麼?」楚明可能懶得聽我的祖訓,趁此機會一次問到重點,恰好我也有點口乾舌燥,一杯茶水灌下去。

      一眼掃過去一排美男兒子好不養眼,可是現在卻讓我煩惱不已的問題。深吸口氣,中氣十足的吶喊出聲。

      「娘想要抱孫,抱小孩兒玩!你們通通去給我成親!」

      話語若響雷,震起了幾里外樹上的鳥兒,也震動了整個花錦城,我,楚府老夫人,覺得生活太無聊,想要孫兒調劑啦!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夢空大妳都醬紙取名嗎...
晴時有雲偶陣雨
有香蘭有串鈴
(囧
夢空大....這真是好方法!!!
2017-04-04 22: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