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但求桃花幾分紅幕後花絮》之我想殺青!

今兒個風和日麗、陽光明媚,不來探個班簡直是有辱這樣的好天氣,所以拎著紙筆、攜著小相機,咱們快快樂樂到拍片場地探班去。

最近的橫店很忙,清朝場景拍著『新相思聲聲』,遠一點的宋朝場景則拍著『血丹青』,再遠一點的不知名場景,看來大概像漢朝的地方則拍著有夠落落長的穿越劇『但求桃花幾分紅』。

嘿嘿……既然都要探班了,那麼今天就先從桃花探起吧!桃花故事裡的幾名男主角,最近可是炙手可熱著,身為最愛看美男的腐女小記者,腦袋裡除了想著哪個男主是攻哪個男主是受(大誤)之外,當然就是想拍一本寫真集然後到外頭大量印製大量發售大發橫財……咳咳,扯遠了。

據說現在的故事已經快到後面的殺青階段了,目前在拍的場景正是深幽湖畔女主角任筠典和男主角之一寧韶睿的對手戲,人家既然在拍戲那就先別吵他們了,不過直到此時才發現,原來所謂的深幽湖那如霧的美麗畫面,竟是一片空白場景,後面再用動畫配置啊!嘖,還真是讓小記者我有一點小遺憾,沒想到這湖景竟和某穿越劇的荷花池一樣,都是動畫配成的,感覺好沒誠意啊!o(><;)o   o

後製組路人甲:「妳是要我們去哪找那麼大片的荷花,又要去哪找整天都在冒煙的湖畔啊?=    =b」

後製組路人乙:「本來是想在一旁燒炭讓炭煙掩蓋湖畔,假裝是煙霧繚繞的,但是一場炭燒下來,大夥兒差點都跟著沒命,只好捨棄這完美的方案……」(某小記者按:哪裡的完美啊!(/‵′)/~   ╧╧)

好了、好了!這個不完美的佈景咱們就別討論了。欸欸欸!話說那個在角落闔眼休寐的美男子不就是寧韶沁嗎?快快快!咱們快過去看看,難得的一幅美男休息圖,可是不能放過啊!這肯定很有賺頭……

可是,怎麼才一靠近,寧韶沁就馬上睜開眼了啊?嗚嗚……我的鈔票一如青春的小鳥一去不復返。

「小記者,妳心裡的OS都那麼大聲說出來了,我不醒也難好嗎?」寧韶沁坐起身,慢悠悠的輕酌了口茶,斜睨了我一眼。

「你就假裝一下會怎樣嘛!」我哀怨,我非常哀怨,萬分哀怨,到手的鈔票飛走了,怎能不哀怨。

「我為什麼要?妳要拍不會去拍那邊在烤肉的傢伙們啊?」寧韶沁賞我一記白眼,拿出摺扇扇了扇自己,而這扇怎麼看起來那樣的眼熟啊……

「啊──!這不是給樂兒的定后扇嗎?」扇子啊扇子,拿到就可以當皇后啊!這柄扇子肯定也很值錢。

「喔,妳說這個喔?這是劇組去文具店買的,一把二十元,劇組裡的人大家都有,妳要的話去找道具組拿吧!」寧韶沁看了一眼手中的扇子,一臉恍然大悟的說著。

「大、家、都、有?」聞言,我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在意識到這傳說中的定后扇竟這麼沒價值後,我一抹厲眼馬上向道具組飛去。

道具組路人甲一臉無辜:「買十把送一把嘛!扇子不多買個幾把,萬一不見該怎麼辦?何況,橫店現在這麼熱,買把扇子也不以為過啊!」

「連這麼有紀念價值的東西你們都買便宜貨,這叫讀者們情何以堪啊!」我淚,虧我還肖想這把扇子這麼久。

「唉唷!故事嘛!有誰會當真呢?」道具組路人乙笑得一臉燦爛。

「我……我當真了。〒△〒」

「好了,妳到底來這裡幹麼啊?」寧韶沁慢悠悠的又傳來一句。

「喔,對了!差點忘了正題,我是來這兒採訪你們的,請問你們對於這齣戲有什麼感想嗎?」只顧著扯一些五四三,差點就忘了正事,好歹太子提醒了我。

「感想喔……」寧韶沁一聽立刻做出一副沉思貌,而正當我以為他會想很久之時,他卻忽地從懷中掏出一張紙,然後那張紙一攤開竟然拖拽在地,看得我一頭霧水。

只聽得寧韶沁緩緩的說……

「首先,我想跟後媽說,妳要虐誰我都沒意見,但是請妳不要再說我是變態太子了,人家韓冰山派和小莫莫派聽起來多好聽,怎麼到我就成了變態太子派了?還有,我要跟讀者們說,心機重是為應角色所演,我本人的心機真的不重,請別在路上看到我就對我丟雞蛋好嗎?雞媽媽生蛋很辛苦,咱們別糟蹋食物了。除此之外,後媽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偏心?我在卷一出現不到十幕,到卷二出現的更少,偏偏我的戲份斷斷續續的,沒等其他人拍好,我根本不能殺青去拍鳳傾皇朝……後媽,我真的想殺青啊──!」

「呃……」沒想到寧韶沁會一口氣爆出這麼多,我霎時有些懵了,瞧見寧韶沁將紙條收回懷中,一臉好整以暇的看著我後,我才吶吶的應了句會幫他轉告後媽的,然後趕緊拔腿逃跑。

怨念啊!這寧韶沁的怨念可真深啊!看來殺青確實是他最大的願望,而且聽他這麼一說,他的戲份真的很少……

「咦?怎麼會有烤肉的香味?」走著走著,一道肉香飄入鼻間,我轉頭看去,只見劇組的角落正窩著一群人在烤肉,見狀,我立刻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有食物可吃心情多好啊!

孰料,才一靠近,竟都是熟人啊!

「呃……嗨,大家烤肉啊?」從左到右,韓夢、寧韶潤、綠薇、徐默、倪曲遙,竟都是桃花裡的主角們。

「是啊!沒戲份又不能殺青,不烤肉還能幹麼?」懶懶的,韓夢將肉串翻了個邊,丟來一記無奈的眼神。

欸……這張剛毅的臉是韓夢沒錯啊!那冰山的氣息到哪去了?我怎麼只看到一副深宮怨婦的模樣啊?

「沒錯,我說季後媽也真過分,一點點的酬勞就綁住我們不給走,分明卷二的主軸就不在我們身上,但偏偏後面還有我們的對手戲,她又不給先拍,待在這兒看那對閃光拍戲,看到我都快瞎了。」如流風回雪謫仙般的寧韶潤邊咬了一口手中的肉串,邊賞了一旁正在拍親密戲的莫典兩人一記白眼。

「你還好,至少你還在宮裡待著,哪像我一直像瘋子似的在泰拉釋部落和鳳翔國來回跑,好不容易出現個一幕,又要忍著不取笑樂兒那張易容術拙劣的麻子臉,又要假裝自然的被莫常塵劈昏,天曉得那場戲我NG了幾次,脖子都被劈得痛死了。」韓夢不滿的抱怨著,邊說邊摸著自己的脖子。

「對啊!好羨慕其他人喔!像駱老爹和曲音小妹,還有那個萬惡的端鳶小皇帝都可以殺青了,為什麼我們還只能在這裡烤肉?」倪曲遙托著下巴,一臉哀怨。

「你不也殺青了?你有啥理由抱怨?」綠薇斜睨了他一眼,啐道。「若我沒記錯,宣麟殿的場景是你最後一幕不是,你還在這兒湊什麼熱鬧?」

「唉唷!沒辦法啊!我和徐默是綁一起的,他如果不殺青,我也沒辦法接檔去拍下一部戲,偏偏他後面還有個好幾場,我只能等他殺青了啊!」倪曲遙露出一副萬般不情願的模樣。

「綁一起?」聞言,綠薇拉高尾音,眼露曖昧的說著。「我早就在猜你們之間有曖昧了,打從在棲雲樓出現那一幕,那眼神相接啊!真是好有戲啊!」

「曖妳個頭,收回妳的雜七雜八思想。」倪曲遙沒好氣的拍了綠薇的頭一巴掌。

「呃……所以大家都是在這兒等殺青嗎?」我打斷眾人叨叨絮絮的談話,小心翼翼的問了句。

「那當然。」眾人非常有志一同的開口說道。

「那你們最想對後媽說的話,該不會就是……」見狀,我怯怯的問著,總覺得答案我的心裡早已有數。

果不其然,就見眾人互相看了一眼後,非常有默契的開口朗聲說著……

「我、想、殺、青──!」

……後媽,妳聽到了?趕緊讓他們殺青吧!

聞言,某位正在準備期中考作業的後媽,抬頭懶懶的看了眾人一眼,然候不耐煩的說了句。「再說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我還捨不得重演員們~XD
2012-04-10 20: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所以小雪也要來一本幕後花絮寫真集嗎?(挑眉)
上好的美男,不看嗎?XDDDDDDDDD
2012-04-10 20:48回覆

沒關係,很快就要殺青了唷!血丹青也在橫店拍,還沒殺青啊........眾演員們不要哭喊啦!
2012-04-10 20: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血丹青是還沒殺青啊!現在不是才到拿血畫畫而已?XDD
眾演員大叫橫店真的好熱好熱啊!想趕快脫離穿越,快點去演幾部正常的,他們想演時裝啊!:P
2012-04-10 20:4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