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道歉

什麼時候開始,他就對我沒了熱情?

每一次出遊,他總是大方地帶著我參加,毫不給任何女人機會,他名草有主。

我是第一個成為他們男人圈中的女人,高高在上,他不吝惜在朋友面前展現對我的疼愛,也不只一次要朋友義氣照顧。當陸續有女伴加入這個圈子,我也似乎成了唯一的女主人,領著那些女人分享他們男人的趣事。男人們的女伴一個換過一個,我仍是這圈子的元老,地位毫不動搖。

「你們看來真是恩愛。」我望著眼前這個剛加入圈子的女人,如此羨慕地對我說這句話。

他朋友之一的女伴,不知該算第幾號女友了,我卻比她更熟悉她的男友。我該驕傲,從我和他在一起之後,他身旁的座位一直是我,幾年過去了,男人們的女伴也換過不少,而他仍然只有我。

但什麼時候開始,他就對我沒了熱情?

還來不及驚覺的時候,他開始只和朋友出去,似乎忘了要我參與。從愧疚到木然,從安撫到冷淡,他不諱言自己不想再讓朋友譏笑,不想再沒一點自由。

我答應了,決定還給他這個所謂的純男人聚會,不再緊黏著他。我想給他自由,想讓他在朋友面前抬得起頭,想讓他在沒有我的時候暢所欲言。

我回到自己的社交圈,面對朋友的責罵,慚愧地無地自容。我交際了他的朋友,可是他卻從未跟我的朋友交際。朋友都知道我身邊有個深愛的男人,可惜除了名字長相,對他再一無所知。我從他的圈子半退休,唯一能回到那時候的感覺,就是他出遊後歸來,懶洋洋地報告他們今天去了何處。

我還是想回到那個圈子。

他面無表情地說了:「妳想去,以後等我放假了,我們再一起去。」

我灰心地答應,其實我不在意能去哪玩,我只想再看到,他帶著驕傲的笑容,將我融入在他們的圈子裡,我只想再看到,他毫無掩飾地表現他身邊只有我的神色。

我逐漸無法忍受不過問他的去處,爭取想再和他一塊露面的機會。他也逐漸不耐煩,表達不想再讓我參與的心思。

什麼時候開始,我連光明正大站在他身邊的機會都沒有?

爭吵的次數越來越多,甜蜜的約會如今只剩吵架的夢靨。約會不再是興奮,反而成了痛苦的折磨,每一次見面,我都暗自祈禱,希望今天不會再跟他吵架。

可惜幾乎都事與願違。

但我仍不放棄,每次的約會依舊悉心打扮,用著高興的口吻詢問今天想去哪玩。

不論我提了多少地方,他總是毫無興致地否決,連一眼都未曾瞧我。我不得不告訴自己,他連單獨和我出去都不願意了,我忍著傷心提議回家,那一秒他終於回頭看我,那一秒我見到了他的眼神,那一秒我心痛地快哭。

那是多不屑的神情。他答應這個提議,而我在原處,望著他離開的背影。

我不明白愛情怎會走到這地步?

我不願相信他已經不愛我,我告訴自己,他一定只想要屬於他的圈子,只要我不參與,久了,他一定會回頭發現我的好。

我忍著思念不去打擾他,一個多月過去了,他沒來過一通電話。我滿懷希望,在我生日的時候,他一定會打通電話來祝賀,至少會對我說生日快樂。生日過去了,電話聲仍舊沒有響起,我無法克制地大哭,傷心已經走遠了、變調了的愛情,而我連句生日快樂都沒得到。

我絕望地不再等他電話,重返了久違的朋友圈。

好久,電話那端終於響起了他久違的聲音,語氣聽來很開心,我答應他的邀約。

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心軟,就算只是一場無聊的電影,也像回到從前一樣。他沒有忘記我,我開心地無法形容,回到他的宿舍,我重溫他的懷抱,滿足而歡喜,帶著笑意枕在他胸膛熟睡。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起床,我摸摸身旁空著的床位,窗外仍黑,因為寂靜,遮掩不住走廊上開心的談笑聲。我坐了起來,懶懶地靠在枕頭上,希望他回房時能給我一個親吻。

幾個男人的聲音傳來,毫不遮掩地和他笑罵,我熟悉的那些男人。但我不熟悉地,卻是他們口中提到的陌生女人的名字,一個代替了我坐在他身旁的陌生女人。

我的心沉到谷底,平靜地連一絲氣憤都沒有,我穿衣梳洗,收拾自己的袋子,打開了門。男人們臉上帶著詫異,似乎不知道我在這裡,包括他,想是他沒預料我會這麼早起。望著那群男人倉皇離開,我簡單地向他道再見,他想討好,擠出笑容想帶我出去吃早餐,我的回答只是簡單的關門聲。

好可笑,原來女人永遠也打不進男人們的圈子。為了表現自己的大方得體,在男友面前替他做足面子,卻忽視了自己的朋友。

我整整哭了三天,終於決心斬斷這段感情。

和他約在安靜的小餐廳,我平靜地向他提分手。他臉上寫著倉皇失措,似乎不相信我竟會向他提出這些話,他激動地挽留,再三表達自己有多愛我,信誓旦旦會改進自己一切缺失。我望著他的臉,忽然覺得他好陌生,這些話早在幾年前,我就想聽了,可惜他卻一拖再拖。每一次我都告訴自己繼續等待、繼續忍耐,但每一次回報我的卻是失望,直到我心死為止。

我無情地離開,他追了出來,求我冷靜思考幾天。我仔細望著他,這個我愛了好幾年的男人,從沒像今天這樣對我低聲下氣,我走了,再也不願回頭瞧他。

出乎意料,他的朋友打了電話來,替他再三求情,好像沒了我,世間的一切就不再有意義。我無法應付他朋友多番求情,終於還是答應再見一面。

那一天,他處處討好就怕我不高興。他帶著我來到兩人曾經共遊的地方,說著我們當初熱戀時的種種話語。我望著前方海洋,想起我和他曾經在此嬉鬧玩耍,就像昨天一樣清晰,也想起熱情消逝後,他也曾經在這裡,冷言冷語地瞪著我,無視我哭得傷心,絕然捨下我離去。

愛情消逝了,再也不會像當初那樣令人動容了。

他為了討我歡心,帶著我去吃山珍海味,買了幾件漂亮的衣服送給我,像是彌補這段時間來對我的冷落。天終於暗了下來,我安靜地喝茶,他也小心翼翼地央求我回到他身邊。我抬頭望著他,答案只有一個。

他後悔的神情一覽無遺,我道了句再見,從容地離開餐廳。

轉角的街燈下站著一個男人,我迎上前去,與那男人擁抱了許久,他的手掌溫暖地拍拍我的頭,幾年的光陰,我嚐盡了苦,他也嚐盡了等待。坐上了他的車,我將大包小包的袋子收在腳下,他看了一眼:「那些是什麼?」

「沒什麼,只是些來遲的道歉。」

身邊的男人笑了笑,載著我往燈火通明的一端離開,我的好友們還在等著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如昀來訪(〃´•∪•`)
hello愚敏ヾ(●´▽`●)ノ
愛情好像也是有保存期限的呢,時間久了自然就不新鮮(嘆)
尤其是女主角起床就看到一件那麼讓人心痛的事實真的很讓人不捨 !!
看了愚敏得這篇短文感觸很深呢 !!


 
2014-07-08 21: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抱歉,沒注意到短文有回應,所以回晚了
是啊,如昀說得沒錯,任何事都沒有永遠的
所以經營就成了很重要的一門課
 
回覆
最後還是太便宜了那個男人。
最後還是太便宜了那個男人。
得不到和已失去才是男人眼中的好肉,而且男人永遠不甘心自己是被拋棄的那個,他不是最後懂得了珍惜愛他的女人,只是不願意接受罷了。
假設女主最後心軟,恐怕不久之後現提出分手的就是那個男人。慶幸女主還有一個好桃花,只是現實中恐怕也沒有那麼多願意默默等待多年的男人。
2014-04-23 17:5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啊,現實永遠無法盡如人意。
寫這篇短文,只想略表女人對於愛情執迷的委屈苦澀,怎麼重新懷抱重視自己的人生。不過誰知道呢,故事沒完,現實依舊無法猜測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