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房子的夢想

大約十年前,公司要派我去大陸,我答應了,於是決定買房子,老婆說得好:「我們去大陸工作,你這些年收集的這些垃圾要丟哪裡?給垃圾車嗎?還是又租個地方放?」

 

 

買房子對大多數人是件很大的事,可是對我這個忙碌的生活白癡,那也就是要不要而已,岳母來幫忙找了一個多月,終於找到一個小小的舊房子,三十多年的老房子,五樓頂樓,當然沒有電梯,上上下下的都靠雙腳,夏天大太陽曬的時候,整個房子像在著火,唯一的好處是價格便宜,便宜是比較級的,在當時的台北縣,房子能便宜到哪裡去?

 

 

於是我借了錢,簽下賣身契,老婆就有了生平第一棟房子,可這房子不住人,只是用來堆放兩個人多年來買的小說、遊戲和電腦,然後我們就到大陸的公司去報到了,前前後後在「新家」沒待幾天。

 

 

去大陸過了幾年,直到老婆終於懷孕了,實在不敢待了,大陸不是養人的地方,太多奇怪的食物了,所以跟公司溝通後,陪老婆挺著大肚子回到台灣待產,幾次回來度假不算,終於算是「回家住」了。

 

 

之後日子過得很快,孩子生下來,從整天喝奶到牙牙學語,滿屋子亂爬到慢慢的學會走路,我才終於發現這棟舊房子的大好處,那片每到夏天就熱死人的頂樓,原來竟然是一片可以看見天空的地方,每天早晚,雙胞胎男孩就在這片樓頂歡笑玩耍,原來我們還想把這片頂樓蓋上違建來遮蔽太陽,現在捨不得了,在這片都市叢林中,居然還有一片可以看見太陽和雲朵的私家小天地,這可真是太難得了,蓋起來豈不是太可惜?

 

 

於是小孩們就在這片天空下奔跑歡笑,盪鞦韆、種花、學會騎腳踏車,隨著弟弟的降生,他們也一天天長大,大家都覺得房子不夠大了,可是現在的房價跟十年前不能比,大屋子又很貴,我們混得雖然不差,但也要借不少錢,另一張賣身契又等著我簽。

 

 

人生總有變故,因為一些變故,最終還是沒有簽下賣身契,我們擠在這個溫馨的小窩看著太陽升起又落下,我總夢想著一個更寬闊的空間,那片空間應該有太陽,在這個都市裡,這真的很困難,但我一直這麼希望著。

 

 

短短的幾年內,房價跳了好幾階,就拿我住的這附近來說,仲介公司的牌價至少提昇了30%,我這棟小屋估計也要漲不少,但我的屋小,漲的也有限,總之補不上夢想中那棟新房子的大洞,所以,關於房子的夢想始終還是夢想,而小朋友們也還在頂樓盪鞦韆、騎車和歡笑,這世界變化很快,但對小朋友來說,每天都是值得歡笑的,我希望他們能一直這樣下去。

 

 

一棟適合全家住的房子,現在竟然也成了夢想,台灣啊~真不愧是夢想之地啊,遍地難以實現的夢想啊~

回應 (1)

形草
2012-05-28 16: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確實啊,
想起好多年前鄭智化有首歌:

我身上背著重重的殼,努力往上爬,
卻永永遠遠跟不上,飛漲的房價。

給我一個小小的家,蝸牛的家,
能當風遮雨的地方不必太大~


好像歌名就是《蝸牛的家》吧~
臺灣買房確實無奈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