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與社會壓力

 

現在在台灣長大的每個年輕人,應該都會感到生活不易的壓力吧,就算父母有錢,小孩還沒養大就準備了好幾棟房子,但是就學、職場和家庭,都會帶來不同的壓力,我們每個人就在這種濃重的壓力氣息下生活、生存、奮戰,各種壓力就像空氣一樣瀰漫在我們四周,讓每個人都習以為常,但這些壓力真的是「正常」的嗎?抗拒壓力的人就難道一定是草莓嗎?

 

 

走過了幾個不同的地方,就可以明顯發現每個地方的社會壓力都不相同,與兩個極端的例子來說,美國的社會福利是很不錯的,就算沒工作也有失業救濟,不少城市有提供免費食物的慈善機構,吃不飽但也餓不死,而在大陸,食物價格相當便宜,前幾年在北京的時候,一顆饅頭一塊錢,一個便當五塊錢,這幾年已經漲了些,但應該也不至於太誇張,大城市這樣,內陸的小城市應該或更好一點了,所以,我一直有一種感覺,在一些地方,要吃飽活下去不困難,要享受高端生活就要付出比較高的代價,我個人認為這還算合理,不像台灣,連活下去都很困難。

 

 

於是在那些地方,就會產生一些在我們眼中看起來很怪異的人,例如我遇過一個朋友,年輕的他曾經在西藏漫遊了幾年,那可不是跟著旅行團四處觀光,而是紮紮實實地在山下、山腰生活好幾個月,慢慢的克服高山症,一步步爬上那片高原,然後在那片四處「尋找朋友」,經常好幾個月見不到半個人。問他那幾年得到了什麼,他說:「地球真的很大,用腳量是件很蠢的事。」,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這種事我可不會去做,他做過就好了。

 

 

還有一次,我遇到一個求職者,他來面試的時候衣衫襤縷的,渾身還一股味道,我問他為什麼搞成這樣,他說他一路從四川走出來,「真的是用走的」,經過我們公司的時候,發現在網上看過這家公司,就順便進來「看看」,看過了之後,覺得感覺挺好,便進來面試,他說他只是想看看裡面有什麼樣的人,看到我之後就覺得值得走這一趟了,心情很好的聊了幾句就瀟灑地走了。

 

 

這兩個人現在在幹些什麼我也不清楚,但他們都給我一種很紮實的感覺,他們真的花了心思去體驗生活,他們跨過大地,人也變得厚重,這種感覺不會讓他們增加學識,也不會讓他們獲得好職位,但整個人就會變得不同,至於不同在哪裡,那可還真不好說,那純粹是一種靈魂的感應。

 

 

老實說,我這輩子從國中一直忙到工作結婚生子,腦子裡總是轉著各種想法,每天都忙碌不堪,哪有時間可以「丈量地球」?但真的想一想,我忙了些什麼呢?無非是營營役役的設法搞錢,不是準備賺錢,就是挖空心思賺錢,賺不到錢的想法也很多,但總覺得沒時間去搞,有時間都搞錢去了。

 

 

搞了十幾年下來,錢是搞到一些,但追不上房價,挖空心思在社會上追逐,還是比不上通貨膨脹,距離心中的目標總是很遠,什麼時候才能安心搞那些不賺錢的想法呢?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為了這個問題,仔細的算了台灣人的經濟壓力,一個家庭需要房子,百萬千萬的價格,生了孩子要吃要喝,從幼稚園就開始花錢,其他的壓力先別算,光是經濟壓力就夠瞧的了,一個普通人,用「正常手段」,要多久才能鬆一口氣?答案可能是數十年,所以,如果要等到一切就緒才來實現夢想,那還不如趁早睡覺,因為到那時候,你我都老了,老得沒力氣亂搞了,夢想是個什麼感覺?只怕也忘得差不多了。

 

 

台灣為什麼出不了研究強者?為什麼人們不生小孩?答案就在其中,什麼時候台灣能讓人容易活下來,才會有些人放棄享受,去感受一些不一樣的生命路途,但只怕這一天會很遙遠吧,要怪只能怪我們生在這個小島上,關在這個狹小的地方養蠱,不互相吞噬怎麼活下去呢?

 

 

所以夢想之所以成為夢想,傳奇之所以成為傳奇,只因為能忍受異樣眼光、忍是孤寂、忍受不理解、忍受物質的艱辛的人太少了,這樣的人連旅伴都找不到,又怎麼能擁有終身的伴侶呢?

 

 

李安在成名前,在家裡洗了三年的碗,他的老婆可以理解,真是一個好女人,魏德聖借錢拍電影,連老婆都跳下去背書,這也是個好女人,幸虧他們都成功了,要是失敗了,就會多出一個像葉樹珊那樣的女人,連幫女兒準備的教育經費都要被挖出來還債,夢想是好的,但我可捨不得家人陪我受苦,所以我大概不會走上這種路,台灣人這麼多,少我一個傻子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吧。

 

 

說歸這麼說,我現在也算走在夢想的路上,不過這算是一個異數,不能算常態,能維持多久也很難說,只能爭分奪秒的走下去,試試看吧,實現夢想的路上,或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光,不然人活著是為了什麼呢?一棟夢想中的房子嗎?

 

回應 (1)

+1
小椿
2011-10-15 23: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1

天啊 忍不住浮起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