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相信未來

朋友在臉書上分享的連結引起她的注意─「能為愛情拋棄一切的星座」,下意識地點入。

 

 

網頁引言:「愛雖然神聖偉大,但是敢於為愛情拋棄一切,還是需要一些個性和膽魄。」

 

 

她瞄得很快,對這種網路上自以為是的心理分析嗤之以鼻。

 

 

「第一名:水瓶座。」

 

 

猛然怔了一下。

 

 

「由天王星守護的水瓶座,面對愛情時可以從精明能幹的決策者,變成傾家蕩產笨到不行的白痴。當她愛上一個人時可以放棄自己所有一切。」

 

 

是這樣啊‧‧‧

 

 

「第二名:雙子座。」

 

 

接下來的名次也沒興趣看了。

 

 

現在她是處於什麼期呢?沒有答案。

 

那個拒絕溝通、吵架懦弱,堅持要分手的人似乎已經離她好遠好遠了。

 

 

 

 

 

 

我不愛妳了,妳走吧!

 

他沒有說出口,但是直透透的眼神跟緊抿的嘴唇就是這個意思。

 

她沒有哭,眼淚這該死的馬後炮總是等她離開難堪的當下後才止不住地奔流。

 

 

下週末她妹妹的婚禮,下個月答應朋友出席的婚禮,說好要去卻從沒認真計畫的墾丁之旅呢?更不用說她想重遊的香港,他想去的日本及更多更多要一起踏遍的地方。

 

 

沒了,沒了,這一切全沒了。這些之前的「未來」,就像五彩繽紛的泡泡們,用極為優雅的姿態飄到她頭頂上,倏地、毫不留情地、以極大驚嘆號的方式爆破。

 

 

他的生活再也不需要她了。

 

廚房那些髒碗盤、二個星期沒拖的地、老是阻塞的馬桶,還有陽台沒收進來的衣服怎麼辦?

 

 

沒什麼怎麼辦。講明白點,他不要她了。

 

她腦海裡竄過能證明她存在必要的事,全都渺小的可笑。「需要」這個字眼,可大可小,可強可弱,而事實擺在眼前,她假想的他的需要根本就不存在。

 

 

 

 

 

 

為愛拋棄一切啊!

 

離開所有,奮不顧身後,卻被愛拋棄,一無所有。

 

她苦澀的嘴角微微上揚,偶爾突如其來的情緒還是會讓淚水跑出來撒野。

 

 

「但糟糕的是,水瓶座往往愛上不好的人或者是不該愛上的人,以至於讓她的犧牲毫無價值,完全不知道她腦袋在想什麼。」

 

 

她想起看過的「鑽石求千金」真人實境秀中,被眾多女子圍繞爭寵的男主角,曾以痛苦表情拒絕其中一位女伴:

 

「妳的親切幽默,總讓我在相處時感到舒服自在。我相信能跟妳攜手共渡的日子一定萬分精彩。只可惜,我並不在妳的未來裡。」

 

 

是啊!還真可惜。

 

她冷哼了一聲,關上電視。

 

 

未來是狗屁。

 

她再也不相信未來了。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