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前禱告

總是如此,和夏雨每一次用餐,我都得先按捺住飢餓,看著她向那位口中在天上的父禱告。

 

「閉起雙眼,她看起來更美麗了。」我沒有信仰,至少不信上帝。但我享受著端視夏雨的每一刻。虔誠的女人有種誘人的洞惑力,而越是形同白紙的女人,越能引起我想要在她身上染色的欲望。

 

夏雨絮叨唸完禱文,睜眼對我微笑說:「可以開始吃了。」我也對她報以淺淺的微笑,掩飾我每每在她進行莊嚴肅穆儀式時,腦海中冒出的各種壞念頭。

 

「我們交往有多久了呢?」夏雨一邊用牛排刀切下盤子裡頭那塊摻著血的嫩肩,若無其事的問道。

 

「差不多三個月左右。」

 

果不其然,夏雨小嘴一癟,說:「到今天為止,我們在一起已經兩個月又二十三天了,下個禮拜的今天才滿三個月。」

 

我猜想她大概瞥見我游移的目光,但我對數字真的不在行,只能用約莫的概述來塘塞她。但我心底知道,對於女人來說,任何值得紀念的數字她們都不會忘記。我連忙賠笑,為夏雨斟上滿滿一杯紅酒。她一隻手枕在下巴,望向窗外,好似想把我從當下這個空間遺忘。

 

一則以憂,一則以喜,面對生著悶氣的夏雨,我知道「當一個女人會為自己吃醋,表示她的心已經不再完全屬於她自己,有部份已經牢牢的捆綁著我。」

 

「是了,她很快就是我下一個愛的奴隸。」

 

 

離開餐廳,我一路護送夏雨來到她的家門口。座落於信義計劃區一條馬路之隔,以蒼老的身軀目試繁華與自身衰敗的老國宅。夏雨家就在這裡,她說這個房子是她爸爸留下來的,但我送過她幾次,都沒見到她的父親。大多數的浪子,就我所知都盡量避免和獵物的親人接觸,以免心軟,以及擔心被太多人認識會造成自己被獵物的親人們追殺的機會。

 

但我可不管那麼多,相反地,我覺得能夠認識老人家最好。畢竟一個能讓老人家喜歡的年輕人,對女孩子來說可是大大加分。

 

走進大樓前,夏雨對我回眸一笑。我擺擺手,搖上車窗,我把車子轉個方向,繼續回到台北東區的酒池肉林,繼續我其他尚未擺平的戰役。

 

轉進延吉街的小酒坊,一票豬朋狗友已經在店裡頭等我。

 

白天為人師表,晚上搖身一變成潮客的阿寧;靠著家裡有錢老爸,從高中就開著雙B四處把妹的把妹達人關山。以及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至少十歲的不老頑童Eric,每當我們四個人湊在一起,通常預示今天又會有一個精彩的夜晚。

 

酒吧是我們暖身的地方,幾杯黃湯下肚,暖暖胃、暖暖手腳。把多餘的良心和道義放在一旁,和女人接觸的夜晚,不應該有太多束縛。會來夜店的咖,管他是男是女,大家要的不過是短暫歡愉。我不問妳白天的工作,也不介意妳喜歡ABC,或外國舶來品。只要大家看對眼,就算彼此所說的沒有一句是真話又何妨。在台北打拼已經不容易,沒有慰藉的理由,誰還活得下去。

 

應該是很快樂的夜晚,負責為今晚第一支酒買單的Eric突然正色對我們說:「我有話想要跟大家說。」

 

「哇操!有什麼話就說,幹嘛一副好像要發表什麼競選感言的樣子。」關山搖搖手上那杯加了冰角的威士忌,笑說。

 

Eric苦笑,那笑容我沒見過。左右一瞧,阿寧和關山跟我一樣面面相覷,大家都猜不透老友笑容背後的意思。

 

放下酒杯,Eric的表情像是下了什麼決心,欲言又止。

 

「我要結婚了,所以……今天可能是我最後一次跟大夥兒一起跑夜店,當夜店咖。」

 

Eric的宣言,連平常幫我們服務慣了的酒保都震驚的停下正在為客人調酒的手,張耳聽著。

 

「兄弟,你沒醉吧?」阿寧對Eric問道。

 

搖搖頭,Eric盡可能表現出他的清醒,說:「你們知道小慢吧?就是之前大家帶著『家眷』結伴一起泡溫泉,在彰化銀行工作的那位。」

 

「記得?怎麼,你該不會要娶的就是她?」我說。

 

「對,祝福我吧!沒有兄弟們的祝福,這婚我很難結的下去。」

 

「好笑!你今天跟我們說,也只是告知而已。欸!兄弟你怎麼突然就要結婚了?在座諸位中就屬Eric大哥你經驗最豐富,我們哥兒三都是聽你跟我們諄諄告誡的箴言在夜店討生活。你今天突然要劃清界線,這我說什麼也沒辦法馬上接受。」阿寧性子比較急,失聲咆哮。

 

我按住阿寧,就怕他說太多,傷了朋友們的感情。其實我也不大能接受,好好一匹東區的夜店狼,就這樣收起銳利的指爪。可是,終究是自己兄弟的心願,不想接受還是得接受。

 

阿寧不甘心的哭了,像是一位受騙的孩子。關山沒有什麼反應,因震驚過度而沒法兒回過神來。

 

這天晚上,Luxy的電音放得再大,舞池裡頭的妹翹臀搖得再熱烈,我都感覺不到。也許自己偶爾也有想安定下來的念頭,稍早聽見Eric的宣言,突然發現自己其實內心其實潛藏著為人夫,甚至為人父的基因。

 

夜店的空氣霎時間變得難聞不已,我走下樓呼吸一下忠孝東路的夜色。在Luxy裡頭聽不見外頭的聲音,出來才發現台北天空下著細雨。

 

摸摸身上口袋,我唸著:「奇怪,早上買的那包藍當怎麼不見了。啊……找到了。」

 

我沒有注意到就在騎樓底下,有位穿著墨綠色雨衣,身高約一百六十五公分的精瘦男子正在暗處對我虎視眈眈。

 

「喔喔喔喔喔!」他向我衝過來,嘴裡發出怒吼聲。我轉身想要避開,卻已經來不及。幸好Luxy一樓的保全夠機警,他早就注意到這位行跡詭異的男子,見他朝我衝過來,一個箭步擋在我和他之間,一記紮實的右拳打在男子肩頭。

 

男子受痛,向後退了幾步。他咬緊牙,又想要衝過來。保全不再放水,接下來這拳朝他臉上招呼過去。誰知男子也不是省油的燈,靈巧的往下一蹲,避開了保全這一擊,並且用自己的膝蓋頂向保全的腹部。

 

第一個倒下的竟然是孔武有力的保全,我被眼前這如同電影情節的一幕嚇得手上的煙都差點拿不住,對男子說:「你要幹嘛?」

 

男子逼上前來,我腦海中用力思索眼前這位先生會是哪一位跟自己燕好過的女人,她的先生、男朋友、老哥或老爸。

 

男子一把勒住我的脖子,夾在他腋下,將我的頭靠在他胸膛,吐著重重的氣說:「小子,不想死的話就給我離夏雨遠點,知道嗎!」

 

聽到男子這麼說,我會意過來:「原來這小子是為了夏雨而來……」

 

正要解釋,樓上衝下來兩位保全,他們把男子架開,還不忘給他兩下,為同事報仇。

 

男子被壓在地上,仍舊不忘對我吼叫:「小子!不要再接近夏雨,聽到沒?聽到沒?不想死就……」保全用皮鞋往男子頭上一踩,吐了口口水說:「在老子的地盤生事,你他媽不想活啦!」

 

阿寧等人此時也聽說下頭出事,見倒楣的苦主是我,紛紛過來關心。我對他們擺手示意,告訴他們自己沒事。但嘴巴說沒事,內心卻是驚魂未定。

 

人家都說出來混的,總有一天要還。我想到自己縱情聲色場所多年,不知道積了多少感情債。也許今天就是我要還的時候,想想也怪不了人家找我拼命,畢竟有誰願意自己心愛的女人被骯髒的野男人給動了。

 

「我有點不太舒服,先回去休息了。」跟朋友道別,我跳進車裡,戰車今晚的副駕駛空著。我看著空蕩蕩的座位,突然想起夏雨那張談不上美麗,卻有著無限溫柔的可愛小臉。想到她,心底不禁甜甜的。也不知道哪來的衝動,我用力踩下油門,相隔不到四個小時,我又一次出現再夏雨家樓下。

 

看了看手錶,才剛過十二點,猜想夏雨應該還沒睡,本來想要撥手機給她,後來決定給她一個驚喜。從附近7-11買了一杯熱巧克力,我走進大樓,向管理員表明來意。管理員聽了沒有多問,還鼓勵我兩句,放我進了電梯。

 

雖然沒來過夏雨家,但我知道她的住址,就在B棟十七樓33號。走出電梯,循著門牌一路找著,33號就在大樓最角落。

 

夏雨家門外掛著一把黃色洋傘,門上貼著飽經風霜的紅色春字,門外左右的春聯已經斑駁,看來許久沒有人更換。我輕輕按了兩下門鈴,門鈴聲雖然不響亮,但在靜謐的夜晚還是突兀的劃破四周的寂靜。我壓低自己的呼吸聲,就怕吵到左鄰右舍。

 

沒見有人應門,心想夏雨可能已經睡了,但抱著一絲奇妙的幻想,我輕輕轉動她家的門把。出乎我的意料,夏雨的家門竟然沒有鎖。

 

「該不會……其實她剛剛在門邊,悄悄的為我開了門?」我一面猜想,一面抱著孩子般的好奇心打開門,緩緩走進玄關。

 

「咦,腳底下怎麼濕濕的?」迎面而來是一股好重的濕氣和霉味,我摀著口鼻,踩著濕答答的地板一路往裡頭走。

 

「小雨、小雨,妳在哪裡?」我輕聲喚著。

 

走廊的盡頭的房間,透過半掩的房門,我見到裡頭有微弱的搖曳燭光。

 

 

此刻回想,我不應該走進去,不應該推開門,更不應該忘記Eric告誡過關於女人的箴言。

 

「越是外表像修女的女人,越是要提防她內心壓抑的渴望。」

 

直到推開房門,我才明白Eric說的一點都沒錯。男人不能對女人失去戒心,尤其當自己意外發現女友有著啃噬男人脖子、吸吮鮮血的性辟。

 

 

 

 

 

 

 

 

 

 

 

 

 

 

 

 

 

 

 

 

 

 

 

 

 

 

 

 

 

 

 

 

 

 

 

 

 

 

 

 

 

 

 

 

 

 

 

 

 

 

 

手上那杯熱巧克力翻倒在地,夏雨這才從細細品味嘴中美食的樂趣中驚醒,她一臉羞愧的看著我,吐舌頭裝可愛說:「糟糕,我剛剛忘記要餐前禱告了。」

 

回應 (7)

妙哉
羽蕭 Zephon W.
2011-10-06 00: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妙哉

真的是絕妙耶... 亞麻律每篇都超有特色... (對,我是潛水夫)
話說PK賽我是支持苦艾酒的 ...
回覆:2011-10-06 07:48 話說好久之前POPO辦過義大利餐廳下午茶,那時候見到羽蕭兄,您那副立體的五官真的是令人印象深刻啊!!
凌鶯
2011-10-02 10: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女人充滿慾望,男人才會這被飽足模樣給誘惑麻──〈縮肩膀〉〈吐舌〉
回覆:2011-10-02 23:08 前輩說得是(筆記…)
樂~
2011-10-02 03:1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知道耶

因為被紅酒誘惑到啦!!! 沒空去體會夏雨家陽台有沒有比較好睡~
回覆:2011-10-02 03:18 阿寧(踢)
樂~
2011-10-02 03: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不是愛跟?

當然就跟到夏雨家了
回覆:2011-10-02 03:15 夏雨家的陽台有比較好嗎?
樂~
2011-10-02 03: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紅酒好喝嗎?
回覆:2011-10-02 03:07 妳不是睡在陽台了= =
唷唷
張苡蔚
2011-10-02 03: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唷唷

以後我已要禱告,哈
回覆:2011-10-02 03:05 哈哈,有錯字。
煙波
2011-10-02 03:0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可愛w
餐前禱告呢!
回覆:2011-10-02 03:05 心誠則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