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

我是個戲子,我偽裝。

 

 

 

「我要上床。」

 

Candy衝進我的房間,也不顧我和女伴衣服都已經脫了一半,兩個人在床上正準備進行例行性的感「性」交流時刻。

 

「妳他媽腦袋有洞啊?沒看到我在忙嗎?」我隨手把剛脫下的襯衫朝她丟過去。

 

「我不管啦!你今天一定要給我一個交代。」Candy甩開我扔到她身上的襯衫,對我嘶吼。

 

公主病的人我看過很多,有穿衣服的,沒穿衣服的,但我真的真的沒有辦法滿足Candy的願望。

 

「唉……」我歎了一口氣,把棉被蓋在女伴身上,對她說:「等我一下。」

 

 

我步出房間,Candy亦步亦趨的跟在我身後。

 

我們來到陽台,從牛仔褲口袋我拿出習慣抽的Caster   7和打火機,點上一根菸。

 

回顧兩年前她成為我的室友,成為公寓的一份子,房客來來去去,她始終在我身邊。Candy很奇妙,她從來不覺得我抽煙有什麼不好,不像某些女人會勸阻我,好像我的健康就是她們的幸福。也許其中有些人是認真的,但有些人只是慣性的重複社會教條上所規範的無聊事。

 

所以我總是獨斷獨行,抽我的。

 

 

 

「妳想談什麼?」我靠在陽台欄杆上,對Candy好生好氣的說。聳聳肩,心底清楚自己惹出來的麻煩得自己解決。

 

「什麼都好。」Candy望著我,眼波流動。當空間只剩下我和她,彷彿我就是她的全世界。

 

「什麼都好對我來說就是什麼都不好。」

 

「那……」Candy沉吟了一會兒,說:「你這次帶的女人跟昨天帶回來的不一樣。」

 

「So?」

 

「你有沒有想過找個人好好定下來。」

 

「有啊!我有想過,但誰會跟我這樣的人定下來?天底下女人是很多,但我總是跟二手貨在一起,因為我也是二手貨啊!」

 

「我不懂,可能我的心比較小,裡頭只能住著一個人。」

 

「我的心也不大,但我心上那扇門的鑰匙孔已經腐朽,沒有人打得開了。」

 

「讓我試試。」

 

Candy坐在我腳邊,依偎著,像是在渴求,又像是在撒嬌。我裝作沒看見,因為她想要的,我不能給。

 

 

女伴耐不住寂寞。

 

步出我的房間,她穿著我的白襯衫,露出渾圓雙乳中間的深溝。

 

「你還要我等多久?」女伴走向我,雙手挽著我的頸子,她輕輕吻了我的左臉頰,對我說。

 

「我在忙。」我只能對她苦笑。

 

「我以為唸哲學的人都喜歡解謎呢?」

 

女伴鬆開雙手,向後退了幾步,直到落地窗前。

 

她雙手插腰,把襯衫往後褪,露出襯衫底下,有著一整晚等著我解開,維多利亞的秘密。

 

「我最喜歡申論題了。」

 

「我以為這是是非題。」

 

「是非題太簡單,申論題卻要一個晚上才能寫得完。」

 

「呵呵,你能寫滿整張考卷嗎?」

 

「正反兩面,還要跟老師多要幾張答案卷。」

 

「唸哲學的人都像你這麼下流嗎?」

 

「下流的人每個系都有,只是我比較不喜歡假裝我喜歡讀書甚過女人。我的手能夠創造論文,也能創造高潮,有人的手只能用來唸書?只能用來寫作業?只能用來考國家考試?只能用來做做善事?偽善有很多種,說著違背人性的空話,我想這是很常見的一種。」

 

「所以我才會跟你在這裡。」

 

「是啊!因為妳不想把研究室弄亂嘛!」

 

女子今晚是我床邊的伴侶,昨日,明日,她是另外一個人,而我依舊是我自身。虛虛實實的遊戲,總要有人起個頭。

 

 

 

 

 

 

 

 

 

 

 

 

 

 

 

 

 

 

 

 

 

 

 

 

 

 

 

 

 

 

 

 

 

 

 

 

 

 

 

我跟女伴聊了好一會兒,Candy被晾在一旁,可能等得累了,她趴在地上沉沉睡去。

 

女伴蹲下身,輕撫Candy,對我說:「你的狗好可愛喔!」

 

「妳也是愛狗勝過愛男人的女人嗎?」我打趣問道。

 

「偶爾。」女伴對我笑著說。畢竟此時此刻,她對一位能幹、苦幹實幹男人的需求勝過對一條狗。

 

我挽著女伴的腰,步出陽台,然後悄悄把陽台落地窗關上。

 

Candy喜歡跳上床跟我一起睡,但某些夜晚,她必須睡在地上。

 

 

 

我是個戲子,我偽裝。我從小聽得懂動物言語,但其他人不懂,所以我只好裝作不懂。

 

回應 (10)

Midnight Blue午夜藍
2011-10-02 19: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啊,我是混血兒~不過沒什麼混血兒的跡象(?)就是了~
回覆:2011-10-02 23:06 反正最早的祖先可能都一樣……
羽翔
2011-10-02 14:4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為什麼要趁我睡覺的時候開成人趴?
(=3=)
回覆:2011-10-02 23:07 因為妳是蘿莉
琉影(暗香蘭影)
2011-10-02 12: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喜歡這篇,舖陳的真好!可惜不能投珍珠。
回覆:2011-10-02 23:07 刺激香豔請看其他人的^^
這只有保護級。
冰河晨曦
2011-10-02 09: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篇是我覺得這個情慾夜晚中產生出來的短篇中最得我心的,力道強,有餘味,整個就…就超讚的啦!(我可以純粹鼓掌就好了嗎?XD)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完這篇文後,覺得自己的嘴角揚起有點邪氣的角度,就忽然覺得很惡趣味。
回覆:2011-10-02 23:07 妳「汪汪」了嗎?
Midnight Blue午夜藍
2011-10-02 07: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同瞧瞧,第一篇看得懂得...
剛才看了"餐前禱告"後還正想著:我大概永遠也看不懂亞麻律的文章|||
回覆:2011-10-02 08:38 妳真的是混血兒喔?(戳戳)
三月貳
2011-10-02 06: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狗的心聲的確有可能如此。

牠們忠實的為主人著想,心裡只有主人而已。

就算被拋棄,淚汪汪的眼裡也只有最初的念頭。
回覆:2011-10-02 08:38 三月你來啦?等你發一篇^^
樂~
2011-10-02 03:3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同意不過~~

作弊
回覆:2011-10-02 03:38 吵死了!!!總不能人狗……嗯?
喬一樵
2011-10-02 03: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堪稱第一篇,讓我看懂的律大文章!
不過這擺明來鬧趴的。
回覆:2011-10-02 03:37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張苡蔚
2011-10-02 03: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噗,我也要睡地上
回覆:2011-10-02 03:07 老人家睡地上會風濕吧……
樂~
2011-10-02 02: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回覆:2011-10-02 03:05 蘿莉快去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