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情

      伊莉站在德瑞克後方,用沾滿泡沫的纖細手指在他身上漫遊。「很癢。」他沒回身的笑了笑,抖動的身軀表達某種快感跟羞意。

 

      她沒有回答,僅是繼續撫摸他精實的背部肌肉。隨後她將手指轉向他的象徵,輕細滑過時的微妙觸感讓她覺得很享受;而他也悅於其中,她最喜歡他嚴肅卻又帶著一絲畏羞的表情,透過鏡子她看將他看的一清二楚。

 

      但他們不是戀人,他們兩天前還在銀幕前用鍵盤介紹著彼此的喜好,而今晚、他們共處在淡霧瀰漫的浴室裡;互相以溫熱的肌膚為對方服務,並努力熟悉彼此身體的每一處。

 

      沖完水後,他們各自擦拭著渾身濕潤的自己,沒有任何交集與談話,就連視線也沒對上;寂寞感充斥在彼此的心海裡,與淡微的性慾交纏在一塊兒。

 

      寂寞,是他們共同的特質,也是他們今晚聚在一起的原因。

 

 

      收拾掉一天的疲憊與汙穢後,他們躺在床上看電視。

 

      德瑞克轉來轉去沒個決定,一會兒看新聞、一會兒看影劇。

 

      「我想看這個。」伊莉受不了電視機來回閃爍的刺光,忍不住開口。

 

      「這個?」德瑞克挑挑眉目的問道,他僅是疑惑,沒有反感。「好。」他盯著電視機中正在斬殺殭屍的女打仔,似乎也頗有興趣。

 

      隨後他將遙控器扔向一旁並靠在她身上,甚至刻意將她的手拉到自己的脖子上,曖昧之舉挑起她心中的情意,她也以輕撫作為回應,在他半身上下遊走。

 

      「你好重。」莫約片刻伊莉開口,但這並不是實話,她只是想間接吐露自己的嬌態。

 

      「喔?」德瑞克緩緩起身,換了一個較輕盈無壓的姿勢靠在她身上,他仍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頸邊,表情很享受。

 

      進入廣告之時,伊莉換了一個位置,硬生生將德瑞克移開。他有些不解,困惑的看著她,但卻沒有開口發問。

 

      而她只是想調皮的讓他說出「怎麼了?」或者「換妳靠在我身上吧。」之類的話語。不過他並沒有這麼說,疑惑之容持續的很短,隨後繼續盯著電視。

 

      她心裡有些失望,只好逕自靠在他的胸膛邊,而他也沒有抗拒。

 

      支持他們這麼做的,或許就是寂寞。

 

 

      入夜之後外頭開始飄雨,寥寂的內心浩蕩著滴滴雨聲。

 

      「睡覺吧。」德瑞克瞥了一眼時鐘後開口,伊莉連回答的機會跟時間也沒有,他便逕自按下燈鈕。

 

      與其說是睡覺,不如說是抒發愛慾的前戲。他在她的敏感部位來回移動,上處及下處的部位力道不一,唯獨溫柔的氣息沒有變過。

 

      最後,他輕掀她的薄衣,將目標放在她白淨無瑕的胸上,轉眼間便用齒部咬含撫弄,而她也替他急躁敏感的勇猛地帶履行義務,直到他按捺不住心底的熾烈慾火。

 

      「我想要……」他低嘶的說道,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

 

      她沒有說話,依舊沉浸在自己的輕浪快感之中。

 

      「你這兒有那個嗎?」片刻後她才開口,並用手指做出措施工具的形狀。

 

      他搖搖頭,面無表情,但她的反應卻沒有他這麼鎮靜,反而一臉詫異的模樣。「──去樓下的商店買吧?」她壓抑住自己內心的衝突,溫順的開口。

 

      他聳聳肩,不以為意。「不用了吧?」即便她堅持的看著他,他仍不為所動。「直接進去吧。」他說,動作與唇型同步進行。

 

      「不……」她輕輕的推開他,尷尬的抿著下唇。

 

      「下次再弄,好嗎?」

 

      「不。」她堅決果斷的別開視線,隨後翻身。

 

      而他閉口不語,不再爭辯。下床撿起零亂衣物時的沉默格外的難為情,即便他為她穿上外衣時非常憐愛。

 

      「晚安。」他側躺於旁的說道。

 

 

      這夜,伊莉幾乎沒有闔過雙眼。她不停的盯著德瑞克沉酣安適的睡相,遲遲無法入睡。期間內他不斷的抱住她,而她沒有閃開,反而非常期待他能夠擁的更緊更近,鬆手之後她又開始等待他下次的擁抱睡姿。

 

      他抱了她四次,但全是在沉睡的情況下。

 

      她聽著他的呼吸聲,看著他的面龐,問著自己為何處身於此?但她想了一個晚上也想不到原因。說來可笑,兩天前他們才剛認識,鍵盤上的字句盡是一些幽默逗趣的玩笑,但他們根本不了解彼此。

 

      只對彼此的身高體重有著初步的明瞭,看完照片後便相約見面。

 

      但這是他們從來沒有過的經驗。

 

 

      伊莉徹夜未眠,她知道德瑞克手機設定的鬧鈴時間是七點十五分,在這之前她早就非常清醒。她期待著他起床之時所對她道的早安。

 

      直到鬧鈴如她所願的響起時,他卻僅是將它按掉,隨後繼續賴床。

 

      「不起來嗎?」她問,但卻沒有獲得任何回應。

 

      最後,鬧鈴再次傳出更大的聲響時他才徐徐起身。

 

      她並沒有得到她滿心期盼的早安。「今天要遲到了。」他只這麼說了一句。

 

 

      她看著他離去並走向公司的背影,獨自上車。她手裡拿著他所買的早餐,卻完全沒有食慾,她在車上點了一根菸,突然替自己這趟旅程感到不值。最後嘆了幾次氣,她才開車步上回家的路途。

 

      當晚,她坐在電腦前等他下班,待他上線時已經很晚,但諸於內心的矜持她遲遲沒有按下那道視窗,直到她抑制不住迷亂的心緒後,終於閉眼的按下Enter鍵。

 

      「還不睡嗎?」現在接近十一點,她憂心如薰的起頭。

 

      隔了很久他才回覆:「要睡了。」

 

      「今天上班還好嗎?」

 

      「非常睏。」

 

      「我也是。」她喜喜的敲打著鍵盤,以為這段閒聊會持續下去。

 

      沒想到他們的對話卻終止於這句話。「那妳也去睡吧,晚安。」他說。雖然打字固然無法得知對方的真實情緒,但她卻覺得他的文字特別冰冷,宛如能夠瞧見他毫無情緒的面容。

 

      「晚安。」她遲了一會兒才擠出這樣的文字,心中還抱著一絲他能夠再次敲字的希望,不過事與願違,最後她才落寞的將視窗關掉。

 

 

      之後的兩天,他們沒有任何交集,彷彿當初見面與初次網上聊天時的熱絡氣氛僅是一場夢。她不斷的回味這兩天的記憶,但卻沒有再次與他攀談。等待對方親自上門原來是這麼的煎熬,被動的驕縱其實只是一種藉口。

 

      她心想他上次所說的:「下次再弄,好嗎?」

 

      <font   face=標楷體>下次?還會有下次嗎?</font>她會心冷笑一聲,隨後按了一個陌生的視窗並開始敲打鍵盤。「你好,我是伊莉。」她特地弄了一個迷人的笑臉表情,對方回答的速度也很快。

 

 

      他們各自行走在寂寞的旅程,途間偶爾會停下來,在他人身上找尋慰藉。

 

 

      <font   face=標楷體>「我不是一個人,但我很寂寞。」</font>

回應 (19)

最前頁 前一頁 1 2 後一頁 最末頁
真不錯捏
七色目
2012-08-02 11:2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不錯捏

用寂寞來連結一夜情的彼此。

用嫻熟性的撫觸來對照都會男女如空中樓閣般的心靈。

故事中的男性只想快速赤裸裸的佔有,而女性卻還渴求在相遇之間產生新的情愫。

寫法猶如日常早餐店裡的總匯三明治,令人熟悉。

但入口的滋味確讓吃得人既懷念,又驚喜!
回覆:2012-08-02 13:18 很高興你喜歡這篇劣舊作。

第一次有人這麼形容呢,原來我也可以像總匯三明治啊,而且還可以「台灣味專屬」。
喬一樵
2012-08-01 22: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颱風夜,明天又放假,是該把這篇拿出來再宣導一下床上安全了 (菸~
回覆:2012-08-01 22:50 若真要打廣告的話我還得等冰河來才行,我一個人沒法獨挑大梁啦。

不管怎樣,這夜是可以順道宣導一下囉。
Hello
Evans
2012-08-01 20: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Hello

(驚)

我只是改些錯字而已怎麼會跳到最新短文的區塊啊(抱頭掩面),佔到大家版面真是非常抱歉。再來就是這部舊文跳到這麼前面讓我好不好意思啊啊啊。←挖土跳入中
回覆:2012-08-01 20:52 當年微醺的狀態下,它就這麼出現了…然後成人趴也跟著出現了…。
冰河晨曦
2011-10-02 13: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如果發了你的就被洗下去了,外加上我剛剛翻了一下電腦,以為找得到某篇高中時期的舊作結果找不到(汗)
踏在同一塊土地上就直接出來開趴了何必坐在電腦前,畢竟難得見面。
是啊,來台灣時反而更難,我光想到到時候每次一上來追到天昏地暗就覺得真是甜蜜的負擔XD
所以情慾趴是由你開始開趴的,看來你在雞圈也淪陷了啊(指)
回覆:2011-10-02 13:46 即便你不在大家還是惦記著你,你看多甜蜜啊。
等等,誤會啊,我寫這篇文可沒打算開趴的意思。
昨天一個人喝酒時,想寫篇關於寂寞的文,便這樣產生了。
我的動機很單純的。(別開視線)
冰河晨曦
2011-10-02 13: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啊,真的不巧就是從昨天傍晚故障到今天傍晚,不然三人行,必有我濕焉嘛!
本來想今天白天去圖書館上網,可是因為要去很遠的地方找二手電腦店(還跑兩趟),回家後又修了老半天,結果就完全沒跟到情慾趴了,不過也是好在有花時間全心去搶救,現在才能上來。
可是現在才來參一腳,感覺好落寞喔…(冷風吹過)大家都不在,沒有當下那個FU
你這個女性心理戲比我以往看你寫得來得更好更貼切,真的(我不是說平常不好喔XD)
回覆:2011-10-02 13:31 濕焉,濕焉。 ← 笑翻
啊,也是啦,畢竟我們時差不同,唉。可是聽你說你來台灣時用電腦的機會反而比較少,這樣反倒更難同步(?),不過其實踏在同一塊土上應該都好解決。
其實這篇真的是昨晚無意間無聊打的,結果沒想到竟然變成成人趴的起頭,大家馬上就陷進去了,不過我也快被洗掉啦|||。P.S. Evans教學:男人若想寫女人戲先灌酒就對了。 ← 大誤
冰河晨曦
2011-10-02 09: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為什麼我唯一不在的晚上偏偏就有這種好事發生(翻桌)
好啦…網路故障算我錯了啦(跪哭)
我很喜歡她的心境轉折,寫得很貼切很細膩,惆悵得讓人感同身受。
要我是她也會很猶豫…之後那個疙瘩一直在那邊的感覺,好刺啊
回覆:2011-10-02 12:55 原來昨天你網路故障啊,我們等你等很久耶。
心想:這冰河今天怎麼睡這麼晚?
冰河要不要參一腳,現在還來的及。
P.S.謝謝冰河喜歡,這篇是我邊喝酒邊打的…。 ← 原來以後要將女性心理戲寫得更好就用灌酒的
喬一樵
2011-10-02 01:5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Evans,拍拍,我都搞過一排看過去都是我一雙腿,這種天怒人怨的事了,雖然只持續五秒鐘就被某荷給斷腿了←還在記恨。
回覆:2011-10-02 01:53 那個慘況我有瞧見,不過阿律自己也爽在心中不刪的啊。
短文區的成人趴XDDDD!!!!!
唯綠(綠裛)
2011-10-02 01:4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短文區的成人趴XDDDD!!!!!

那大家可以一起來貼文嗎=wwwww=

響應活動,不關啦~~~~~(眼睛一閉牙一咬就過去了...囧)
回覆:2011-10-02 01:42 一整排留言跟短文都是與圈內有關,我都害羞了。
喬一樵
2011-10-02 01: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非寂香豔戲暫時不能爆,不過等波波播完戲,我倒是可以爆一小幕相關的情節。
回覆:2011-10-02 01:42 波波播完了,快!
唷唷
張苡蔚
2011-10-02 01: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唷唷

我最喜歡這句 「下次再弄,好嗎?」
回覆:2011-10-02 01:33 能不能說明一下?別像一樵這樣做安全宣導喔拜託…。
最前頁 前一頁 1 2 後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