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凝霜,四周,幽幽淡淡,寥寥無息。

 

 

千年老樹落下飄飄白霧,雨絲倚風搖曳,穿著墨黑長袍的男子靜靜站立,落花飛舞。

 

 

呼息,更勝冰雪寒冷。

 

 

幾百年了。

 

依舊是此地。

 

衣著華貴的稚嫩人類,誤觸獵人陷阱,鋒利的齒刃,緊緊咬陷進腳踝,他從未見過更脆弱的生命,瞭解那幼童將因失血而死。

 

 

他救了那個孩子。

 

尾隨而來的人類,卻殺了他的父母,兄姐弟妹,族人。

 

 

也是陰雨沉沉的夜。

 

 

世代隱居高冷深山的家族,幾乎喪生殆盡,只剩下他,和那些法力更低微的妖異,那個夜,他也在這裡,偕著他的族人驚慌奔竄。

 

黑夜睡夢中,淒厲悲鳴響徹天際,直到烈火焚焚,吞沒山谷。

 

 

之後,復仇,成了他累世的障。

 

 

誓不休。

 

 

無垠飄泊,終年累月。

 

 

人類,脆弱而愚昧,他勝的多,失手少。

 

 

悲嘶長鳴的獸奔疾嘯,提醒他棘手人物到來,那是宿敵的家臣子弟,身歷無間輪迴。

 

 

彼此世世代代為敵。

 

他撒下仇恨的網,糾纏不休。

 

生生死死,世代輪替。

 

 

她來了,銀劍正劃開他的背,鮮血噴灑出眩麗的花般的濃霧,奪命的咒,緊密嗜血的纏繞著他驚惶的魂。

 

 

結束了嗎。

 

 

不,她緩慢低頭,凝視著胸前冰毫般細絲,穿透她失防身軀,迎面而來,在身後,張開傘狀艷麗無比紅絲,是她的血。

 

奠祭了無聲的冤。

 

 

她仰望,墨黑長袍遮篕了天地,那雙嗜血的眼燃燒著瘋狂色澤。

 

 

是這樣既悲傷痛苦又憤恨驚怒的眼神,每每穿梭在她的夢裡,令她寢食難安。

 

 

冰冷夜,山稜歎息。

 

 

他在旁守候,直至確認敵人死去。

 

 

漫天血腥緩緩平息。

 

 

他是哀淒欲絕的荒鬼,啃噬死亡,療心底深處汨汨不絕的傷。

 

 

日日夜夜年年,他啜飲悔恨滋味,聽風雨唱一聲聲支離破碎。

 

 

他是狼。

 

 

寥寥山雪,孤寂夜行的狼。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