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字,做不到。

試著寫下一段從不存在的歡樂

 

違背     自我意識     手自動無助的顫斗

 

 

 

嘗試讓風格敲打輕快的節奏

 

落下的     總是沉重似悲鳴的孤寂

 

 

心中缺的那塊拼圖     好像情感失去熱情

 

就算用最溫暖的懷抱也填不滿的空虛

 

很可笑的是     詩人總拿它大做文章

 

然後     甩甩衣袖       事不關緊要的離去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