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

      她強壯的內心有如是一座金字塔,但她與他在一起時,卻卑微的彷彿僅是微小的一粒砂。她愛他,他愛她,但這份愛卻太過強烈,濃濃的愛意就像膠水般一樣被擠壓出來;她便被這份感覺掌控生活。

 

      在他人眼裡她是一朵盛開的花,她是珍珠,是有個堅毅靈魂的珍珠,但在他的陰影之下,她卻無法綻開自尊,無法闡揚刺眼的光芒。

 

 

      她曾是一場颶風。然而現在,她僅是一陣強風罷了,看似堅強實際上卻非常脆弱。她曾揚帆啟航幾千遍,到處種下屬於自己的才華種子。即便受到社會的惡語相向,支持她的即是這憧憬的力量;一路伴隨。

 

 

      她可以是自由女神像,她可以是聖女貞德,但他畏懼著她內心深處的光芒,便把她留在黑暗之中……讓她忘記什麼叫做真實。

 

      她沒辦法再發光發熱,因為她累積而起的自信早已變成一盤散沙。重重的淚水滴在自己的雙膝上也束手無策,因為她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體諒、接納與守候。因為她愛他。

 

 

      ──她曾是一枚珍珠啊!

 

      是啊,她曾主宰屬於自己的世界,逃脫他人的刻板束縛,就因為她明白自己的中樞之核,身負穎悟之才,卻仍然敗在給予自己的迷思當中──我真的無法相信她竟然已化為一枚貝殼;黯淡無光。

 

 

      她曾不可阻擋,如雪崩般迅速。然而現在她已遲鈍,深陷入膠著又痛處的愛當中。我每天都在祈禱他們可以分開,甚至希望他們不曾相逢。

 

      她已經不再是自由女神像,更不再是聖女貞德,因為她內心深處的光芒早已熄滅,她被他留在黑暗之中……

 

 

      誰可以幫她?誰可以幫我一起幫助她?

 

      有人知道是否有出口嗎?這裡有出口嗎?

 

      是一個──可以不必低頭的出口,是嗎?

 

      低頭,低頭,低頭……她沒有錯,我們都沒有錯,為什麼我們卻被歸咎於錯誤的一方?我們──錯在哪裡?為什麼他要我們選擇低頭?

 

 

      因為我曾也是一枚貝殼。是的,我曾允許他人主宰我的世界,但我卻因為她而變的勇敢,我已經走出黑暗。

 

      可是──她卻步上我的後塵。我瘋狂的期盼他的世界不能帶走她的珍珠,她真的不必變成一枚貝殼。她才是她世界唯一的主宰,她是勇敢的……我知道她仍能繼續堅持下去。

 

      我真的相信,她會永遠都是一枚珍珠。

 

 

      如今她依舊選擇變成貝殼,靜靜的躺在自己的天堂。

 

      我拭去臉上的淚珠,雙手合十的為她祈禱。

 

      「妳是顆美麗的珍珠。」

 

 

      踏著微濕的泥地,我憶著她耀眼爭光的模樣,離開墓園。

 

 

      ﹡﹡﹡

 

 

      與《今天我收到花了》一同謹獻給所有面對家庭暴力的人。

 

回應 (3)

齊洛
2011-09-18 17: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因為愛而甘願被束縛,這是為了愛而選擇盲目...肢體暴力往往也會伴隨著精神暴力,但苦盡甘來的又有幾位?
盲目地追隨著愛人,只是咬緊牙關忍過這一輩子,換來的又是什麼?
看完之後覺得很悲哀,許多珍珠就是這樣被折磨到黯淡無光...
即使有辦法逃脫這樣的生活,卻又不肯給予自己選擇的權利...
回覆:2011-09-18 20:05 愛情是盲目的,雖然《一賤鍾情》裡一點家暴的意味也沒有,但也是我想傳達的意念之一。有時候是他們不願意放過自己,即便沒有了愛,也輸在現實的壓力之下;難以喘息。孩子、經濟、語言攻擊及社會的迷思──通通都是問題,但的確、有時候是有機會的,但往往卻是沒有踏出最主要的選擇之步。
淯然
2011-09-16 21: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比喻的真好,從文章中感受到深沉的悲哀.......

有時不是不自救,而是老一輩觀念,在能有機會改善的情況下,是勸合不勸離。
而因妥協而從被打變成言語的精神家暴,這樣是不是就有什麼改變呢.....唔,離題了。
回覆:2011-09-16 21:38 社會大眾的迷思及社會化的結果也是助長家庭暴力的歸因之一,破除迷思更是目前宣導家庭暴力的急需管道與方式之一。了解自己、才能了解他們,必須先跳脫出自己的框線,才能了解家庭暴力及受暴婦女的本質。P.S.精神暴力也是家庭暴力的一種,其傷害其實比肢體暴力還要來的嚴重及可怕。
家暴,悲哀又確實地存在。
程 雅望
2011-09-16 17: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家暴,悲哀又確實地存在。

看得出Evans對家暴的用心,足以見得Evans是個內心良善的人。沒有激烈的用詞遣字,卻讓人在柔軟間受到一股深沉的悲哀。 有時,不是旁人,社會不救她們,而是有些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卻又不願被救
回覆:2011-09-16 21:35 謝謝金黛希的閱讀與稱讚,我原以為家庭暴力是個沉悶的議題,不太會有人反應;沒想到獲得大家的點閱及迴響,感激不盡。
金黛希說的沒錯,很多受暴婦女總是陷於自己製造的漩渦之中,當他們奮力將巨石推上山頂,巨石卻總在登頂前再次滾下山,一次又一次…。
其實放不放手的決定權皆是在於他們自己的手中,但──卻往往無法放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