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之番外篇-導讀

 

 

首先,得感謝蝶大啟發我這個靈感,進而付諸行動寫這篇導讀,蝶大的「2011   年兩岸   PK   入圍   20   部入圍作讀後感想集」裡,有對《長相思》精闢的感想文(雖然有點短   ^^”),有興趣的文友也可去參照參照~

 

 

 

 

自嘆寫文功力太淺,沒能讓所有讀者,感受到我寫《長相思》真正的意涵。當然,很多文友喜歡《長相思》是因為如意蠻搞笑的,也有人覺得讀的通順有意思,甚至有人是路過剛好看到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長相思》給讀者的感受,我都覺得很欣慰、很高興(至少不要讀的痛苦、捶胸頓足,甚至……看不懂@@)……

 

我想每篇小說訴求不同,想表達的意思也不盡相同,有時文采吸引點,讀者可能願意重覆看兩遍、三遍,去讀懂它;有時覺得故事內容平實、沒有太多起伏,看過笑笑也就忘了。《長相思》也許正是屬於平易近人的這種,所以當初,我才會把它定義為「輕小說」。正因為太輕了,這篇導讀更要加重語氣,讓人感覺到它真正的份量(啊其實我再怎麼寫,也寫不出令人熱血沸騰的戲碼   >_<)。

 

 

 

 

P.S.   有時想想,寫作者要是不幫自己的小說站台,那還有誰願意給『讚』呢?李安若沒先給媒體評色戒,搞不清楚的人還以為進戲院看了   A   片哩(噓……不要講出去~)!

 

 

 

 

 

 

咳咳……說到重點,之所以取名為《長相思》,是因為李煜的這闕詞:

 

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菊花開,菊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閑。

 

 

 

 

話說冠卿這個多愁善感(愛鑽牛角尖)的富家少爺,從小就羡慕爹娘的恩愛深情,一心一意嚮往著與相知相愛的人共度一生。可上天偏偏不長眼,叫好人不長命,叫夫妻情深卻不久長,遭遇喪父之痛後的冠卿,自此覺得人生無常,便不務正業、放浪形骸。一幕周伯為他打燈引路的場景,他看著老人壟起的駝峰、蹣跚的步伐默想著:「沒有娶妻生子,也沒體驗過愛人幸福的周伯,在庸碌辛苦地走完一生後,終歸成為荒煙漫草裡的一堆黃土,什麼也留不住帶不走。」(想必這一幕感動過不少人啊~~)此時的冠卿內心渴望愛,卻不知愛在哪裡。直到遇見如意,這個不貪圖他錢財、不戀棧他身分、安守本份,卻又不拘泥於行事的小ㄚ頭,第一次讓對人生絕望的他,心底有了暖意。

 

朝夕相處下的兩人情愫漸增,卻礙於冠卿那指腹為婚的媳婦兒,始終不敢表白。然而越是在意,就越容不下心眼兒裡的砂子,冠卿為了華丹與如意大吵一架,昔日的種種溫柔化為泡影,如意的絕情狠心斷了他與之攜手共度一生的念想。而後,又遇到莊家漢子前來尋仇,就在冠卿昏厥之前,如意念的《長相思》卻在心裡響起,這才明白生命的無常,是為了讓人把握當下,而不是待天人永隔後,才天遠山高的思念彼此。

 

 

 

 

當然,最後冠卿被救活了,也如願與如意成雙成對,大家歡歡喜喜的迎接新生命~XDDD

 

 

 

 

 

 

就醬……好像真的很無趣(冏),結局是不是應該來點黑色挑戰,再多插幾場勾心鬥角的戲,打鬥的場面再激烈一點,怎麼冠卿的娘連哭都要咬著帕子呢?唉,一點都不刺激……不過,我寫文的風格就是這樣囉,除非,真的被刺激到……(嘿嘿~~)

 

這是我想了一晚寫的導讀呢(呃,也不知道格式對不對   >_<),真心誠意為我的《長相思》所寫,希望了解的文友笑笑點點頭,不了解的文友當欣賞一則小故事,嗯,就醬……^///^

 

 

 

 

回應 (3)

我當初對色戒有頗有微詞~哈
石子
2011-09-15 22: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當初對色戒有頗有微詞~哈

色戒上映的時候,我人還是常住香港附近,禮拜天去海港城排隊排好久,進去看完,只覺得他氣氛營造很成功,但女主角的整體表現跟劇中戲分對白,看完整部戲,完全搞不清楚女主角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阿王力宏演的又很糟,哈哈哈。 我那時也寫了長篇大論,然後在網路上跟一堆人辯論....不過有點離題了.... Ora
回覆:2011-09-15 22:30 呵呵呵......那時王力宏的氣勢,整個完全被梁朝偉給壓垮,讓一個生手去演這麼吃重的角色,實在是犧牲打啊~
話說我還是找了個快下檔,人潮已經消退許多時偷偷去看的。所以該評的文都看過了,劇情的脈絡也差不多摸清楚了,但是當看到「精彩」的那幾幕呈現在眼前時,還是禁不住臉紅心跳(啊!!!!我回去要長針眼了 >_<)~那時我突然想到,王力宏的老母親去看這部戲時,是如何鐵青著臉走出戲院的.....=_=
雖然我感覺這整部戲根本就只有一個演員(梁太搶戲了),但礙於那時對李導的讚譽,有如淘淘之江河,前撲後繼,以我這什麼都不懂的小咖,若膽敢說這部戲的不是,可能馬上被口水淹死,所以,我還蠻好奇石大當初是如何評《色戒》的說~XDDD
喬一樵
2011-09-15 19: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張藝謀拍了十面埋伏,黃金甲後,有人批評只會搞大場面,大卡司,失去了活著和一個都不能少那時的真摯情感,無法感動人心。
於是他又回去拍了山楂樹之戀,這次被批評太平淡太矯情。
一齣戲該輕該重,端看看的人當下心情尋求的是輕是重,風信子想述說一個輕快圓滿的故事,也說完了,有人被觸動,有人打呵欠,不如此,那也未免太奇怪,不是嗎?
回覆:2011-09-15 21:24 樵大說的這幾部我剛好都有看耶 ^__^~
剛看《一個都不能少》時,心底一直在想:執著到底是什麼?而後發現,張導的戲一直都很執著,演復仇者的執著、對愛情的執著、對人性的執著......
說到《山楂樹之戀》啊~我最記得有一幕,是女主角靜秋,欣喜又有點兒羞赧的跟在老三後面,默默的走在田埂裡的那段。整個背景就僅是黃綠交錯的油菜花,老三不時地回過頭看她,而她僅僅是微微笑著,寧靜的畫面佈滿濃濃的、屬於青春氣息的純情,多溫馨、多懷念.....
樵大說的對,故事是輕是重,端看讀者當下的心情,而我這個寫作者,僅能表達自己想表達的意思(當然,功力深淺也有關係啦 ^^")。我記得冰河好像也在某處留言版說過,小說要歸在哪一類,在於讀者認為故事本身是何歸處,而不是作者想歸在哪裡就算(應該是冰河說的沒錯吧~),所以,就算只有少許人認同這篇文,我也會覺得很欣慰,尤其還是編輯大大和評審們的認同~~^///^
啊....
蘇愚
2011-09-15 11: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啊....

我一直以為是李白的這一首。

長相思,在長安。絡緯秋啼金井闌。
微霜淒淒簞色寒,孤燈不明思欲絕。
卷帷望月空長嘆,美人如花隔雲端。

上有青冥之長天,下有淥水之波瀾。
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長相思,催心肝。

所以我一直以為是大悲劇,一直不敢看哩!
回覆:2011-09-15 16:03 原本也想用李白的這首,不過詞長了點,也太悲涼了(看到魂飛苦、催心肝,就覺得難過m_m)。
蘇大多慮了,到目前為止我還沒寫過什麼太悲壯淒慘的文,雖然公德圓滿過於俗套,不過動不動就為愛去死,我也不怎麼認同。唯一破例的是《天使之愛》第一部,女主角的前世為救米迦勒不惜犧牲自己,回到現代也有妖魔為救她而死,因為故事本身有些靈力與魔力的比拼,所以傷亡在所難免(有點狡辯~XDDD),況且寫妖物的死比起人,比較不會太痛(啊!!!我沒血沒目屎了......)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