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

《頭髮》

 

 

      對他最後的印象,就是他在夕陽下染成紅色的背影,還有一頭隨風飄揚的,細軟的髮絲。

 

 

      他是個聲名狼藉但相當傳奇的問題學生,但倒不是因為他殺人放火還是拿西瓜刀砍到老師仆街不起什麼的,而是在那個還有髮禁,男生一律小平頭的年代裡,他居然留了一頭打了層次,長到幾乎齊肩的髮,更神的是這髮型他居然一留三年到畢業,任憑教官拿著電剪追著他在學校裡滿場跑,齊肩層次秀髮依舊瀟灑的飄逸著,迷倒一票學姐學妹。

 

 

      說實話,他相當適合留長髮,除了本身的髮質夠好之外,他宜男宜女的中性長相也是加分重點之一。

 

 

      她一直遠遠的注意著他,聽同學說誰誰誰前天又去告白了,哪個男生想學他留長髮,結果還沒從小平頭變成三分頭,就被主教拖進教官室電剪伺候。她覺得主教退休後應該很適合轉換跑道,從事家庭理髮,日理好幾顆頭的他,已經可以成功的剪出一顆顆整齊漂亮的平頭。

 

 

      學校不大,流言也傳得很快,所以三年下來,她清楚的記得他每一任女友的名字,知道他們怎麼在一起,又是如何分開的──都是聽來的。

 

 

      他們教室就在隔壁,經常打照面,但三年來他們卻從不認識彼此。

 

 

      就在畢業前一年,她聽說他跟女朋友和平分手,本以為他很快又會跟哪個學妹走在一起,但是很意外的,他身邊的那個位置卻一直空著,直到畢業。

 

 

      聽說,他愛上了一個讓他感到很棘手的女人,大家都謠傳那是黑道老大的女人。

 

 

      聽說,他愛上了一個難以接近的女人,大家都謠傳那是神祕的上班族大姊姊。

 

 

      聽說,他愛上了一個看起來很乖的女人,大家都謠傳他要跟小學生譜上一段禁忌之戀。

 

 

      傳歸傳,但是總沒有人猜出他心中的那個女孩到底是誰。

 

 

      直到畢業那天。

 

 

      那天是颱風前夕,夕陽如血染了校園遍地紅艷。她因為來拿回忘在學校櫃子裡的運動鞋,而與他在校園裡不期而遇。

 

 

      「嗨。」不知怎麼的,她開口向這個她一直熟悉,但卻從不認識的男孩打了聲招呼。

 

 

      「嗨,何怡君。」

 

 

      她嚇了一跳,不解他為什麼會知道她的名字,明明她一點也不出風頭,明明她是如此低調。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她迅速的回過神來,開口問道。

 

 

      「你知道我叫什麼嗎?」他反問,令她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你叫周子華。」

 

 

      「既然妳知道我的名字,那我為什麼不能知道妳的名字?」

 

 

      「我……」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好原地臉紅發怔。

 

 

      他嘆了一口氣:「何怡君,妳這個人很難追耶。妳的朋友都是些我不認識的傢伙,而且妳一下課就回家,最重要的是害羞得要命,好像一追就會把妳嚇跑了。」

 

 

      「我、你、這……」面對他爆炸性的宣言,她不知所措語無倫次了起來。

 

 

      「白白浪費我一年的青春。」他撒嬌似的向她抱怨,「不過一直沒追妳我也有錯啦。」

 

 

      「其實,如果你追的話,我有可能不會嚇跑喔……」她小聲的囁嚅,幾不可聞。

 

 

      看著他瞪著眼張大嘴的驚訝表情,她突然有股不知從何而來的成就感。

 

 

      「妳為什麼要告訴我啊?」

 

 

      他笑了,那是她從沒看過的笑容,有點苦澀,有點屬於成人的心酸。

 

 

      「之後,我不會在台灣了,要跟著我老頭去東南亞。」見她不解的歪頭,他補了一句,「跑路。」

 

 

      「那……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他揉了揉太陽穴,「所以,我才不敢追妳。」

 

 

      十八歲的夕陽放肆的渲染著她人生中第一個永別,他笑著,她無言,他們靜立好久好久。

 

 

      最終,他轉身,揚起了手瀟灑的揮了揮,「好好照顧自己。」

 

 

      他向她告別。

 

 

      而青春的曖昧結束在那個下午,自此如春夢秋雲,再無覓處。

 

 

  

 

  

 

      「媽,這誰啊?」女兒翻出了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男人摟著她的肩,親暱的並立著。

 

 

      「妳爸啊。」她瞄了一眼後回答道。

 

 

      「哇靠,老爸以前有頭髮喔?」女兒指著照片上髮長及肩的男子一陣怪叫,「還留那麼長,超騷包的。」

 

     

 

      「妳老爸聽說我的初戀情人留長髮,所以也去留了一樣的髮型。」

 

 

      「媽!原來妳的初戀不是老爸!」女兒驚叫。

 

 

      然後,她突然想起好久好久以前那個下午,還有,從此再也不見的那個他。

 

 

 

--------------

 

短文可以放短篇小說吧?

回應 (1)

苡夢
2011-09-14 20:0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頭髮殺傷力真驚人....(誤)
這篇好青春喔!!!
遺憾的美麗Q_Q怎麼讓我想到"親親"這首歌XD
回覆:2011-09-17 22:38 我超愛寫青春校園XD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