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紅茶冰-同場加映

走到操場周圍的階梯,我們坐了下來。

 

 

黃昏的天空,夕陽溫暖不在,只是半遮掩地透露出部分亮光。

 

 

「其實我沒你想的那麼堅強。」樂怡說,語氣輕柔。

 

 

沒有回答,我靜靜地聽著,目光放在前方不遠的人工跑道上。

 

 

「在搬到台北之後。」樂怡嘴角換上微笑,「我常常氣自己的無能為力氣到哭了。」

 

 

『那時候我也非常氣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我說,『到最後,不得不逼自己用一種假裝淡然的方式面對。』

 

 

「假裝淡然?」樂怡問。

 

 

『假裝淡然。和這個城市大多數的人一樣。』我說,『雖然已經這樣告訴自己了,卻還是有一種無法直接面對的感覺。』

 

 

「那時候,我一直在想是不是長大之後所有問題都能迎刃而解?」樂怡說,「像是能夠得到充分自由之類的。」

 

 

『那時候的我們,根本沒有自由可言。』我說,『聯考就是全部。』

 

 

「嗯!」樂怡點頭。

 

 

『完全被莫名其妙的城市生存守則困住了。』我說,『哪兒也去不了。』

 

 

「莫名其妙的城市生存守則。」樂怡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難怪當時我不能任性地留下來。」

 

 

 

 

看著樂怡的表情,我想起剛認識時的她,

 

 

常常微笑著說些什麼話,而那些微笑中總是透露出一股不願服輸,勇往直前的傻勁。

 

 

還有總是一付任性的樣子。

 

 

「笑著說出的話,會讓我有種什麼事都會變得更簡單的錯覺。」有一次,樂怡這樣回答我。

 

 

『喔!』那時候我傻傻地點頭,只是一直到了現在,我還是似懂非懂。

 

 

 

 

後來,我仔細地回想,好像,好像連最後一次見面,她都帶著這麼的微笑對我說再見。

 

 

 

 

「到台北之後......嗯......,」樂怡欲言又止,「到了台北之後,我打了幾次電話給你。」

 

 

『我知道,只是......。』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聯考前的那段日子,老爸將我和外界完全隔絕,連同學的電話都沒辦法接聽。

 

 

「我還有請伯父記下電話給你。」樂怡說得很輕很輕,這句話卻沈甸甸地壓在我心上。

 

 

『高中聯考,我考得不好,我爸為了這件事氣到幾乎一整年沒跟我說過話。』我頓了頓,『他很在意親戚問起我的成績。』

 

 

那時候的我,處在一種非常矛盾的狀態,想要努力達到和樂怡的約定,卻又沒辦法克制自和老爸賭氣,以致成績總是浮浮沈沈的。

 

 

「嗯!我懂那種處境,」樂怡點頭,「畢竟我們同樣身處在那樣的龐大壓力之下。」

 

 

『雖然難過,但我相信......』我停了下來。

 

 

「但你相信,我們會遵守彼此的約定,考上同一所學校。」樂怡接著說。

 

 

『嗯!』我點頭,『至少我一直保持這樣的信念。』

 

 

「就是這樣,所以最後總是會遇到的,」樂怡笑得很淺,淺到我幾乎快要無法察覺,「是這樣嗎?」。

 

 

『是這樣。』我堅定地說。

 

 

「我相信自己。」樂怡說,「也相信你。」

 

 

『只是,如果我們其中一個失約怎麼辦?』我說,自言自語的。

 

 

「沒有如果。」樂怡露出笑容,「因為我們遇見了。」

 

 

 

 

是啊!沒有如果,因為我們真的遇見了。

 

 

沒有人能預知未來,甚至連能否達成某種約定也沒辦法確定。

 

 

就只有盡力,盡力朝著約定的方向前進。

 

 

無論迎面而來的是微笑還是眼淚,

 

 

至少,

 

 

至少最後,我們走到彼此面前了。

 

 

 

回應 (1)

雨天晴
2011-09-07 21:3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哇哇~新的欸(歡呼)
沒有人能預知未來,甚至連能否達成某種約定也沒辦法確定。
上頭這句話真的有說進心坎裡呢~(點頭如搗蒜)
回覆:2011-09-08 02:14 呵,我有寫了一些補充內文的片段,會慢慢貼上來
希望你會喜歡^^
雖然比賽已經在進行中了 一一|||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