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man [Lite story]

刺眼的陽光,覺得眼睛正在被燒灼。

 

刺鼻的腐敗氣味,一種很噁心的感覺。

 

我在哪裡,背脊一陣的發涼。

 

 

對了,昨天在天橋下的路邊攤喝了幾杯。

 

那是老留的的生日,他剛離婚不到一個月。

 

好像有一個怪怪的老頭翻著路邊的垃圾桶。

 

從他身上發出框啷框啷的聲響。

 

然後呢?

 

然後呢?

 

一個穿西裝的年輕人踹了他一腳,散了一地的銀幣,清脆的聲響。

 

不,那不是銀幣,是一串又一串的鑰匙。

 

他慌張的在地上摸索著。

 

 

然後呢?

 

 

頭好痛。

 

我好像又聽到清脆的響聲,混雜著烏鴉的譏笑。

 

 

我總算能夠張開眼睛,真是痛。

 

這裡?

 

這裡不是河邊的垃圾收集場?

 

我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那個掛滿鑰匙的老邁身軀。

 

 

「你醒啦?小兄弟。」

 

「我怎麼會在這裡?」

 

「昨天你喝醉啦,被一群酒店的少爺搶光東西,然後丟在這裡。」

 

 

我慌張的往身上摸著。

 

我的錢包、手機、鑰匙?

 

只留下鑰匙?!

 

這下慘了,馬的太保流氓!!

 

頭好痛,本來以為是宿醉,現在摸到頭上一個很大的腫塊。

 

 

「哈哈,不值錢的都被搶走了,反而留下最值錢的東西!!」

 

那老頭狂笑著。

 

我的錢、信用卡、該死的,還有客戶名單跟手機。

 

 

「你笑什麼!」

 

我想要趕快去報警,突然發現我站不起來?!

 

 

「小伙子,你的腳好像被打斷了,

 

難怪我昨天拖你來這裡的時候,感覺怪怪的。」

 

 

我感到一股錐心的劇痛,當我試著移動我的身體。

 

完了、完了完了。

 

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懼,我好像突然眼睛看不到天空,一陣的黑暗。

 

 

「呵呵,別擔心,晚一點清潔隊會過來,他們帶你去醫院的。」

 

「老伯,是你救了我?」

 

雖然還是很氣憤、害怕、但是總算腦筋清楚了一點。

 

 

「你怎麼不說是我搶了你,哈哈,只是我沒搶到什麼。」

 

「還在痛嗎?我用兩根竹竿綁住你的右腳,所以應該好一點。」

 

「謝...謝謝...」

 

 

感覺肚子一陣的絞痛,讓我很想吐。

 

不由自主的作嘔著。

 

 

「小兄弟,忍著點,這裡是垃圾場,氣味難聞了點。」

 

「老伯,你住在這裡嗎?」

 

 

「哈哈,我住在這個城市,這整個城市都是。」

 

這是什麼回答,感覺這個老頭果然是有問題。

 

「不懂阿,哈哈!」

 

 

本來想要閉上眼睛,不要再跟這個怪老頭講話的。

 

腳與頭的刺痛,讓我閉不上眼睛。

 

一陣陣的金屬敲擊聲,那老頭身上的鑰匙相互摩擦著。

 

 

「老伯,你身上幹嘛帶那麼多鑰匙,應該都是撿來的吧?」

 

「呵呵,是撿來的。」

 

 

他突然開始翻著一串串的鑰匙,如數家珍般的說著。

 

 

「這一串鑰匙是秘密,這一串鑰匙是災難,

 

這一串是慾望、這一串是權力。」

 

鑰匙閃著黃銅的光芒,有一些沾滿了油漬,有一些上著一層層的鏽蝕。

 

「很快的就被丟棄在垃圾堆裡,因為新的主人、打了新的鑰匙。」

 

 

「這一串是家、這一串是智慧、這一串是希望。」

 

潔白而純淨的白金,閃耀著日光。

 

「他們很珍貴,只是他們的主人都很糊塗,會被遺忘在街上。」

 

 

「我的鑰匙呢??」

 

我很緊張的想要再找我的鑰匙。

 

 

「那群太保很笨,沒搶走最值錢的東西。」

 

 

我聽到垃圾車的聲音。

 

那老頭向我揮揮手,緩緩的消失在刺眼的陽光裡。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