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irth [Lite story]

 

我不知道我在這裡躺了多久。

 

天空,那是天空嗎?

 

灰色、連接高聳入天的剝落水泥高塔。

 

湛白的雪花模糊了我的視線。

 

結成了冰,那是我的淚水?

 

我感覺不到寒冷,應該說,我也感覺不到我的身體。

 

像在大海裡飄蕩,感覺越沉越深。

 

我正遠離隧道口的光線,光點離我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她似乎要看穿我的靈魂。

 

火神在木堆上狂舞著身軀,四周的殘壁遊走她的影子。

 

暴裂的柴火,對遠方的餓獸嘶牙裂嘴。

 

這到底怎麼了?

 

一片巨毯遮掩了天空,像是永無止境的長夜,到底過了多久?

 

我很想跟她說話,說聲謝謝。

 

可是她似乎不能理解我。

 

我只能叫他安琪,我喜歡的名字。

 

沉默的安琪。

 

 

 

雪沒有停過,柴火下流成了小溪。

 

大地時常不安的悲鳴,震碎而四散的玻璃磚瓦,如天空落淚般墜落。

 

她發著高燒。

 

似乎什麼也不能做。

 

我很希望走的人是我,如果她不能選擇停留。

 

我很想大喊,只是迴盪在水泥叢林與大雪間的哭泣,道盡了孤寂。

 

到底誰告訴我,這世界怎了?

 

 

 

安琪靠著我。

 

我能感覺她的顫抖。

 

那火光微弱,似乎快滅了。

 

我的天使,我快要看不見你了。

 

隨著火光的消逝,我不知道我們會有什麼命運。

 

我期待著,很矛盾的,如同我降臨這世界的時刻。

 

一睜開眼,是另一個世界,但是不是我們現在這裡。

 

 

 

一大片雪白的丘陵。

 

露出的結霜尖塔,現在像是森林的枯木。

 

映射的白光讓我分不清天空與地平線。

 

雪地上留下了我與天使的足跡。

 

我聽到了遠處的鳥鳴,或許我們並不孤寂。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