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夫與責任

很多事在發生的當下,從單一個人與事物來看,可能會引起許多的價值評斷。若放大以其環境、牽扯之人事物等範圍,或許單一的評價就非屬客觀。

 

世間事,許多皆是相對的。把事件中的人放在歷史洪流環境中再看時,從牽涉的範圍與涵蓋的層面談起,可發現世界並沒有絕對的價值評斷,而需相對的客觀。

 

從單一事件來回憶我的父親,我對他僅有「一介懦夫」可評論之。那年我18歲,當父親和母親從新竹回來時,母親悶悶的沒有說話,父親一如以往就回到他的書房。母親把買回家的食物處理好後,就向我說:「今天我和你爸爸發生了一件危險的事。」

 

我很好奇的問:「什麼事?」

 

母親說:「在去新竹的山路上,你爸爸為了超車越過了一輛機車,結果機車騎士竟然加速追趕,猛敲車窗要我們停下來。」

 

我怒氣漸起:「後來呢?」

 

母親語帶深意的說:「你爸爸就靠邊停啊!對方一直敲車窗要你爸爸下車,可能是因為對方載了女生,被轎車超車感覺丟臉,所以才這樣。」

 

我以為父親下車是為了好好教訓這個沒教養的機車騎士,但母親接著說:「你爸爸下車後,不斷的向對方低頭鞠躬道歉,姿態很低,後來機車騎士就沒跟我們計較,騎車走了。」

 

我憤怒的問母親:「爸爸為什麼這麼怕事,他不是柔道五段加黑帶嗎?對方這樣做很容易出事,為什麼不用柔道教訓一下這種沒水準的人?」

 

母親回答我:「你爸爸覺得不需要教訓他,若是為這樣的事情而鬧出人命,很不值得,他是為了一個完整的家才這樣低聲下氣的道歉。」

 

當時我聽母親訴說這件事時,完全沒聽見母親所要表達的重點。18歲的我血氣方剛,覺得父親真是懦夫、峱種,為了這件事,我氣得近一星期不和父親交談、不正眼看他,自那年開始,父親是懦夫的形象,始終在我心裡沒有改變過。

 

如今,父親已過世10餘年,而經過20餘年生活淬鍊的我,回首看這件事,心中很想親口問父親:「如果沒有母親、哥哥及我,你會怎麼做?會衝過去過肩摔還是仍舊低聲道歉呢?」

 

不過,這種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我想只能換來父親沉默的微笑。正因為牽扯太多人事物,父親在當下決定忍住氣、向年輕人彎腰鞠躬、低聲道歉,這樣的行為,我在這麼多年後,才覺得這是一件很難做到的事情。正因為我的父親,他要為背後的整個家庭負責,如果他為了一時面子問題,而在偏遠彎曲的山路跟這位衝動的年輕人發生衝突,不小心打輸了,右座的母親、家中未能自食其力的孩子們,該如何是好?如果打贏了,能得到什麼「獎盃」或「喝采」嗎?在駕駛座的父親一定萬萬都沒有想到,僅僅只是禮貌性的按喇叭超車,竟造成年輕人「腦羞成怒」,竟在那時短短的幾分鐘裡,父親他要面對「自我面子」及「自己身負之責任」,或許他在剎那間有過自我對話、天人交戰,最後,他為了「一家之主的責任」寧願承受「懦夫」的角色,當時年少的我不懂得父親的心情,而今,重新面對,驀然覺得父親是位負責任的好爸爸。

 

歲月洪流催人老、長江後浪推前浪,當年韓信「胯下之辱」,許多人身在其中,會覺得韓信是個沒有用的人物;但在今日,我們從歷史書上所看到者,皆是對他有著極高之評價。單一事件與歷史評價、懦夫與責任、主觀與客觀、絕對與相對,都可用不同角度去看待。在事情發生的當下,我可以說父親是「懦夫」,在事過境遷多年之後,我認為父親是位負責任的好爸爸。

回應 (1)

米花
2011-09-06 11: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懂
類似的事情也曾經發生過在我家
我想我比你幸運的是
我比你更早體會了爸爸當時選擇息事寧人的心情
回覆:2011-09-06 12:09 是的,你是幸運的^^

我是父親過世後10多年才領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