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關於你的信

      他們有段曲折的愛。

      那是悲慘、痛苦以及淚水交加,得以湊合成一首曲子,而卻還沒有那麼完美的一首半情歌。

      戰爭的年代。

      家家戶戶只要有男人,無一不為國家出征作戰,無一倖免。

      他們被壓迫,害怕那警察權力而恐懼不得以拒絕,我曾聽到,他與她在即將分開時是多麼傷心。

      我知道,每一個戰爭令人自覺恐懼。

      我知道,當時的政府令人跌入深淵。

      我不知道,戰爭會令他與她天人永隔。

      不相見……

      「華茱,這一去不知道多久才能回來,妳就拿著吧!」他語帶哽咽,兩行淚痕就這麼掛在顏面上,任誰都覺難過。

      「你……我們逃走吧!」被喚華茱的女子是這麼說著。

      華茱一頭俏麗短髮,顏色清秀,待人和善,深得許多村內的長老、孩子喜愛。

      她可是那時在村內出名的可人兒,不少公子前來提親,她一一婉拒,她的父母總愛開個玩笑:「妳唷,就賴在家一輩子吧!」

      「他們會發現的,不必……只要妳顧好自己,我一定會帶著榮譽歸來!」他這一番話又令華茱備感悲傷。

      「拜託你,如果在那兒平安,寫封信,託人把信拿回來……」

      第一天。

      華茱依舊是清晨就醒來,身旁依舊少了溫度,她還是有些悲傷。

      她坐起,望向天空。

      也許沒有人知道她在等信。

  

      第九天。

      「街上的人呀怎麼不回家,天色晚了有些悽涼……」

      華茱哼著,眼框有些泛紅。

      她在等信啊……

      陸續的幾天,她依舊沒有等到消息,她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差,華音每日都得將姐姐叫醒,因為華茱每日都做惡夢。

      也許是看不過華茱如此,華音某日對姐姐吼著。

      「若妳一直盼,姊夫能歸來,那我准許妳繼續!」華音怒吼著,華茱卻依舊不改面色,神情淡然地望向天空。

      下雨了……

      「但妳這樣姐夫是不會回來的!」

      也許是顧及妹妹華音,以及媽媽,華茱清醒了。

      她扛起一家生計,每日帶著妹妹出門做工。

      她每出門一次,每盼望一次,她希望他早日歸來。

      這天,大雨滂沱,但華茱卻非常高興。

      是信。

      她收到了信。

      她瘋狂地拆開信封、接著是將信攤開,連續的動作顯示出她非常急,似乎想將信上的內容很狠的咀嚼一遍、再一遍。

      她閱讀完以後,漾開笑容,內容似乎是令人喜悅的,似乎暗示著他將回來的訊息。

      於是,她開始做夢了。

      那男人在戰場上倒下的……惡夢。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