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聽音樂的天時地利人和3

偶有因而不宣的失落感壓上肩頭,心裡積了厚厚一層塵埃,令心靈浮躁,一點一點。人趴在柔軟的床上,不想說話,既不想笑也不想哭,幾乎想進入無感的狀態,包括肚子餓。聆聽Diana   Krall的Narrow   Daylight。吉他撥動你無力動彈的心弦;琴鍵輕輕地起伏,緩緩沉靜你欲飛的心緒;略微沙啞的嗓音以極冷靜的姿態為你輕拂落塵,撫平起皺的心湖,悄悄趕走心裡那隻突然長大的獸。像日月星移般理所當然、悄無聲息。

 

 

陰天,連續兩天的沉悶空氣,渴望天降甘霖,一個被迫待在房間內的午後,試著無感於此刻令人窒息的空氣。聽Billie   Holiday,不論是I’ll   be   seeing   you、It   had   to   be   you、More   than   you   know,甚或Body   and   soul。迷霧般的聲線,像隔著毛玻璃看窗外風景。

 

 

微風吹拂的夏夜,尚未深。站上小陽臺,漫無目的舉目望著一點點亮起的燈火。聽Eagles的Waiting   In   The   Weeds。簡單的曲調但有豐富的樂器層次,和著時而孤獨時而溫暖的唱聲,好似此刻輕吻你臉頰的涼風,有那麼一瞬間你覺得自己彷彿不曾失去過些什麽,若真有的話,也如微塵,輕如鴻毛。意猶未盡,接下去聽Desperado吧,鋼琴和人聲輕聲對唱,直到鼓聲加入,令你好似想通了什麽…。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