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吸血鬼的三個故事:(完篇)

一個吸血鬼的三個故事    /   羽蕭   Zephon   W.

 

 

      《之三:女人和男人》

 

  

 

      離天亮還有好一陣子,他一個人坐在山裡的公車底站,手裡持著一張不知歷經多少風雨的合照。

 

      照片中,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男人,是他自己,而女人──他不禁憐愛地撫著照片中那像隻小貓般乖順偎在他懷裡的女子。

 

      女子,有著纖細卻姣好的身軀,一頭長長的平順秀髮,而嘴邊,是一絲不多的淺笑。

 

      豆大的雨落在公車站的鋼頂上,持續發出陣陣有節奏的聲響,而在那喧囂的雨聲中,他卻找到一種很特別的平靜,能夠讓他暫時忘卻這世界與時間的腳步聲。

 

      他閉上眼,在天雨的樂聲中回想起那個久遠的過去、那個純真簡單的年代,那時,他們彼此,都還年輕……

 

      「先生,等車嗎?」

 

      一個動聽的女聲突然笑笑地在他身邊開口問。

 

      他皺了皺眉,不知道是雨聲太大還是自己太入神,竟沒有發覺有人接近。

 

      「我等人。」

 

      他不動聲色地答,也不在乎旁邊究竟是人是鬼,仍然閉著眼睛想著過去,直到發覺對方沒有離開的意思,他這才睜開了眼──但空蕩蕩的公車站除了他外,哪裡有其他人?

 

      他不禁嘆了一口氣,道:「又裝鬼嚇人?這把戲還玩不累啊?。」

 

      這才,從某個黑暗的角落中,她顯出身形。

 

      「好久不見。」嘴邊那抹淺淺淡淡的笑,依然沒有改變,「你等了很久?」

 

      「千夜一夜,恍眼百年。」他靜靜地答,沒有看她,「妳恰好路過?」

 

      女子在他身邊坐下,神情有一點不悅:「你別用這種態度。」

 

      他一擺手,又垂下頭看著手上的照片,「可是我說對了,不是嗎?」

 

      這次,女子無話可答。

 

      「你又喝酒?」聞到了他身上的酒氣,女人微怒地皺眉,「我討厭你喝酒。」

 

      男子莞爾。

 

      她轉身掉頭就想走,卻突然察覺到他身上有著另一種味道,因而不禁腳步一止,旋而湊近他的身子仔細一聞,「你骨子裡有女人的味道!然後手上,有另外一個男人的──」

 

      ──話語猛地打住,她盯著他好一會,倒豎起的柳眉一舒緩,她不禁彎下身子,將他的臉輕輕抱在自己懷中,語調轉為深情而柔和。

 

      「對不起,你很想我是吧……不然怎麼又扮成我的樣子出去?」

 

      他傻笑了片刻。

 

      是的,這也許該算是他的怪癖。每當心情不好或是過度思念時,他就會把自己裝扮成她的模樣,尋找一種慰藉,看著鏡中的自己,說服自己她就在身邊不曾遠離……縱然從來都是被淚水卸了粧。

 

      「你真是個例外,魔鬼不應有淚。」

 

      片刻的猶豫後,她貼近他的臉龐,讓自己嫣紅而完美的唇瓣,印上他的,接著,她將他撲倒。

 

      「妳做甚麼?」

 

      沒有給他答話的時間,女子的嘴又已經吻上。

 

      如蜂蜜採花般,兩人的雙唇分了又合、合了又分,終於再也按捺不住,被女子壓在下方的他,雙手用力在女子肩上一推,將對方整個人擊上了屋頂,然而他的身子則平飛而起,緊緊抵住了女子。

 

      如此,彷彿無視地心引力,以一種凡人看來奇特的姿勢,他們的身軀繼續交纏著。

 

      被緊鎖在「下方」的女子反客為主,雙腳環勾住他的身體,將他的身體貼近自己,然後媚眼一拋,輕輕在他耳邊呵氣:「你很想要我吧?」

 

      「很想,很想妳能夠待在我身邊。」男子動作一止,在她的誘惑中不動聲色地答。

 

      她不禁「嘖」了一聲,因為被拒絕而有點受傷的她,心裡怒氣一揚,卻只在她唇邊化作嬌蠻的一扁嘴,柔柔而充滿歉意地說:「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很忙……」

 

      「忙忙忙,我們有永恆的時間,妳究竟是在為甚麼要那麼忙?」

 

      「別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悠閒,要穩固我們在家族中的地位沒那麼容易,我也很努力啊,你應該更體恤我一點的!」她故意撇開頭去不看他,怒意終於攀爬上她的眉梢。

 

      然而,男子只能夠在心底苦笑。

 

      想不到活著的時候要為了名利而打拼,就連死了後也一樣──噢,不,他們並不算是死了,而是以另一種姿態「活著」……

 

      他不禁開始眷戀真正的死亡。

 

      「我們別再吵這個了。」她突然吻了他一下,「今晚,我想好好愛你。」

 

      女子真誠的話語使他一愣,好久,真的是好久不曾聽過這樣好聽的調子了。

 

      她伏在男子的身體上,輕輕搖擺自己婀娜的身軀,用身體輕輕磨蹭他,但男子指尖因那女人的活血所帶來的暖意使她微感不快,妒意像發作的酒精一樣緩緩散佈她全身,驅使她抓過男子的手,放在自己的柳腰上。

 

      「你為什麼要去找別的女人,難道她比得上我?」

 

      「因為她不是妳,所以我找上她。」提起了那個死在他懷裡的女孩,他的聲音不禁顯得略為苦澀,「我以為她會愛我,因為我是我,結果我錯了。」

 

      她聽不懂男子在打什麼啞謎,只知道自己不喜歡他口裡說出的話,因而由不得甩了他一巴掌,尖聲地質問:

 

      「甚麼叫愛你因為你是你,難道我不夠愛你?」

 

      「妳愛我嗎?」男子靜靜地問,臉上五條血痕正緩緩恢復原狀。

 

      「我當然愛你呀,你再說什麼鬼話?」女子不懂他為什麼這樣問。

 

      她當然不會懂。

 

      他莞爾,沒有答話。

 

      「那另一個男的呢?我知道你不吸男人的血,你只喜歡女人。」

 

      「他是我唯一的朋友。」男子感嘆地說,想起那場的夜雨,「卻也是那個真正會愛我,因為我是我的人……可惜我不會愛他,男人。」

 

      女子猛然抽身而起,憤怒再也抑制不住,翻身就落回地面,仰著頭朝男子高吼:

 

      「明明就是我最愛你,只有我愛你因為你是你,沒人比我愛你多!」

 

      看著對方也慢慢從屋頂落下,她賭氣地背過身,卻沒料到他突然從後面緊緊環抱住了她的腰支,冰涼而滾燙的吻,一個個印在她的耳邊,使她不禁嬌噌一聲。

 

      「妳知道嗎,我此生最滿足的時候,就是妳當年咬開我脖子的剎那……」

 

      對吸血鬼而言,無論是受誘的還是被誘的,側頸都是最敏感的部位,當他越漸朝那邊吻去,她所身受的麻養和興奮也越漸難當。

 

      他吻著她,記得每一寸肌膚的柔嫩,記得她身上所散發的香氣,也記得第一次她將身體奉獻給他時,她滿臉幸福滿足的神情……

 

      已看淡此生,他只想再看她那種滿足的樣子一次,再一次,哪怕再也沒有下次……

 

      他張口露出長牙,無聲地咬入她的頸動脈──

 

      「──呀!」張口大聲滿足地喊叫,處於絕對興奮狀的她,那種全身的舒暢的愉悅幾乎使她喘不過氣來,終於在神智在回復的下一剎那,她才驚覺他竟做了甚麼事!

 

      「你!」

 

      她即刻身子一旋,接住了他正軟倒的身軀。

 

      女子滿臉的驚恐,而男子卻笑得幸福。

 

      這強烈的對比,更顯得出女子難得的驚慌失措。

 

      「我……我的血是劇毒啊!」

 

      「我知道。」

 

      她的瞳孔睜得極大,眼珠子不停轉動著,腦海頓時只是一片空白,冰冷的眼淚卻從她熱漲的眼眶如天雨般洩落,一滴滴拍打在男子的笑顏上。

 

      「為什麼?為什麼!」

 

      第一次,她百年來第一次真的對他忿恨地吼叫,而他則是眼懷滿滿愛意地望著她,無力的手捧住起她的臉,輕輕在他額上一吻,吟唸著百年前為她所作的詩:

 

      「一夜相思淚百年,百年相思換一夜……」

 

      男子微笑著,感覺身輕如燕,這一被子從來沒有這麼輕鬆、這麼無憂過。他看見他今夜殺死那女子無怨的臉,然後看見那男子無悔的眼,彷彿所有的罪都得到了寬恕、一身的惡都被洗滌。

 

      接著,一切都淡化而去,他最後看見的,是女子的淚眼──她將第一次,和最後一次的眼淚,都送給了他。

 

      「不要哭……妳自己說惡魔不應有淚的。」他拭著她的臉頰,憐愛而溫柔地撫摸著,「我以為妳就是那種惡魔,不過至少我賭贏了一次。」

 

      「你的冷笑話還是一樣不好笑。」她緊緊握住他的手,拼命地輕吻他的臉,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的皮膚漸漸失去原本的光澤,雙頰慢慢地凹陷、筋脈凸顯,而那讓她感到幸福的微笑,終於再也掛不住──

 

      「──我愛妳。」

 

      開始失去韌帶組織的男子,用沙啞的聲音訴說了他最後的深情,天雨淚不停,當屬於他的一切都將轉眼風化成沙之前,他蒼白無瞳的雙眼望住女子,用眼神,給了她最後的笑顏。

 

      「我愛你……千夜一夜,永夜無終……」

 

      「千夜一夜。」男子終於安然闔眼。

 

      抱著他的屍身,女子失聲痛哭,但注意到他即將風化的脖子上,那條頸動脈裡仍保有他最後的血液,只要她喝了他的血,她就可以永遠和他一起──

 

      她張嘴,伸長白牙。

 

      但卻在咬口的剎那,一絲猶豫劃過心頭。

 

      錯失最後的機會,男子就在她的懷裡化成一灘紅沙,吹散在風雨之中,只留下他手裡的那張合照。

 

      而在這個瞬間,她依稀懂了他的孤獨、他的苦楚,還有他的愛……

 

     

 

      今夜,成全了三個人,卻死了一個女人。

 

      從此,在凌晨最寂涼的時分,總能隱隱聽得某種撕心的哭吼,夜夜年年。

 

     

 

     

 

<CENTER>

 

遠遠

 

聽到

 

教堂

 

 

大鐘打響

 

貞德在被綁上木樁上,沒人肯聽她懺悔,她一身的罪

 

她沒有哭喊,也沒流淚,只有默默唸著父的名,靜靜看教堂頂上十字的光輝

 

她以魔女的身份

 

受了刑

 

以上帝的名

 

被處了罪

 

 

貞德

 

 

貞德呀

 

我們

 

聽見

 

祂沒有

 

聽見

 

 

 

的懺悔

 

我們

 

沒有忘記

 

人子

 

忘記的

 

對妳

 

 

 

</CENTER>

 

     

 

     

 

一個吸血鬼的三個故事(完)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