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过客

楔子。

 

当   泪   水   划   过   我   的   脸   庞,   我   才   忆   起   你   已   不   在   我   的   身   边

 

我   再   一   次   走   到   你   家   的   门   前,   身   边   却   少   了   你。

 

“小   姐,   请   问   你   是   不   是   叫『莫   语   离』啊?”   不   知   何   时   我   的   身   边   站   了   一   位   阿   姨。

 

“对   啊,   我   叫   莫   语   离。阿   姨,   你   是   怎   么   知   道   的?”   我   点   了   点   头,   有   些   疑   惑.   因   为   我   根   本   不   认   识   这   位   阿   姨,   一   点   印   象   都   没   有。

 

可   是,   却   见   那   阿   姨   有   些   欣   慰   的   笑   了   笑,   说“   终   于,   终   于   出   现   了   啊!”

 

“   啊?”当   我   疑   惑   不   解,   一   头   雾   水   时,   那   阿   姨   拉   起   了   我   的   手。

 

“我   夫   姓『叶』,   我   的   儿   子   叫『叶   启   天』。”

 

  叶   启   天。是   我   在   最   孤   独,   叛   逆   和   无   助   时,   出   现   在   我   生   命   里   的   男   人。

 

那   一   年,   我17   岁。   他,27   岁。

 

 

第一章.

 

不   要   说   我   年   轻   时   的   爱   情   是   儿   戏,   因   为   我   也   付   出   过   真   情。

 

我   叫   莫   语   离,17   岁。     父   母   正   在   闹   离   婚,   和   朋   友   关   系   不   好,   学   校   成   绩   也   总   低   空   飞   过......   不   过   那   些   都   不   关   我   的   事。

 

因   为   我   有   他,   那   个   我   生命中最   重要   的   男   人。

 

“莫   语   离!”   怒   吼   进   耳!

 

“吓!”   睡   梦   中   的   我,   当   着   全   班   同   学   的   面   吓   得   站   了   起   来,   还   丢   脸   的   问   了   句"   放   学   了   吗?"

 

幸   好,   没   人   理   我.   不   对,   是   一   片   寂     静   才   对。

 

在   我   看   完   左   右   两   边   同   学   们   把   脸   埋   在   书   里   的   可   笑   表   情   后,   我   才   抬   起   头,   看   着   怒   火   高   涨   的   叶   老   师。

 

“呵   呵,   早   啊,「启」人「忧」天   老......   啊!”   我   话   还   没   说   完,   那   叶   启   天   就   很   没   礼   貌   的   举   起   手   往   我   额   头   拍   去。

 

“说   几   次   了,   要   叫   我   叶   老     师,   叶   老   师!   知   不   知   道!”说   完,   又   往   我   额   头   又   是   一   拍!

 

我   摸   着   额   头,   有   些   不   甘   地   看   着   那   叶   启   天   微   微   上   扬   的   嘴   角。

 

气   死   我   了!

 

 

学   校   的   天   台。

 

我   依   约   到   了   天   台,   用   眼   睛   巡   视   了   周   围。

 

“奇   怪,   怎   么     没   人?”

 

“奇   怪,   明   明   有   人!”两   道   声   音   同   时   响   起,     我   寻   着   声   音   的   方   向   望   去。

 

原   来,   那   男   人   就   站   在   我   开   启   的   门   后。我   轻   轻   把   门   关   上,   走   到   男   人   的   面   前。举   起   手,   狠   狠   往   男   人   的   额   头   拍   去。

 

“   啪!”

 

“啊!   痛!   你   还   真   的   打   啊!”看   着   他   揉   着   额   头,   皱   起   眉   头   的   模   样,   真   是   让   我   心   情   大   好!

 

我   走   到   铁   栅   前,   伸   了   个   懒   腰。他   从   我   的   身   后,   抱   住   了   我。

 

“   你   父   母   怎   么   样   了?”   他   在   我   耳   边   轻   声   的   问。

 

我   摇   了   摇   头,“   还   是   一   样,   每   天   吵   吵   闹   闹.   一   点   进   展   都   没   有。”

 

“   是   吗?......   啊!”   突   然,   他   惊   叫   了   一   声,   手   也   离   开   了   我   的   腰   身。   我   转   过   头,   看   到   他   抱   着   头,   痛   苦   得   要   紧!

 

我   走   到   他   的   身   旁,   担   心   的   问,“怎   么   了?   哪   里   不   舒   服?”   哪   知   话   才   问   完,   他   便   将   我   拉   进   他   的   怀   中。“   哈   哈”   的   笑   了   起   来。

 

顿   时,   我   便   知   他   戏   弄   了   我。   正   想   狠   狠K   他   一   顿   时,   他   却   用   深   情   的   语   调   问“还   记   得   第   一   次   遇   见   我   的   那   天   吗?”

 

 

我   知   道,   随   着   时   间   的   流   逝.   人   和   物   都   会   改   变,   但   是,   心   中   的   记   忆   却   不   会   变。

 

风   和   日   丽,   阳   光   普   照。

 

嗯,   不   错,   适   合   到   天   台   小   眯   一   下。

 

于   是   乎,   我   便   在   跟   老     师   报   告   上   厕   所   后   便   一   去   不   复   返   了。

 

“   算   我   求   你,   到   医   院   检   查   吧!”

 

“不,   我   不   想   浪   费   时   间。”

 

“可   是!”

 

隐   隐   约   约,   我   听   到   了   细   碎   的   说   话   声。

 

“   别   再   可   是   了,   我   已   经   决   定   了。”

 

是   噢?   那   决   定   了   就   闪   人   啦!   别   再   着   吵   我   睡   觉   啊!   我   在   心   里   念   着。

 

“......   我   不   会   放   弃   你   的!”

 

一   片   寂   静。

 

没   人   了?

 

“   啊~   继   续   睡。”我   打   了   个   哈   欠,   翻   了   个   身。          

 

咦?   不   对   劲!   好   象   有   脚   步   声   往   这   里   移   动?   不   会   吧?

 

……

 

“奇   怪?   没   人?”   一   把   好   听   的   男   声   响   起。

 

“......   算   了,   没   人   也   好。”他   自   顾   自   的   说。

 

呼,   还   好   在   他   进   来   前   躲   了   起   来。

 

我   靠   着   墙,   打   量   起   着   突   然   闯   进   我   的   领   地   的   男   子。

 

一   头   短   发,   配   搭   一   双   有   神   的   眼,.   还   有   送   入   那   丰   厚   双   唇   的......   香   烟?   老   师   在   学   校   抽   烟?!

 

哇!   左   耳   还   穿   了   三   个   耳   洞?什   么?   西   装   外   套   里   穿     的   是T   恤?

 

下   半   身   是   什   么   来     着?   牛   仔   裤   配   球   鞋?-_-

 

有   没   有   搞   错?

 

“   叶   老   师。”门   开   了,   是   我   班   的男   副   导。

 

“   是。”

 

“   这   里   不   能   抽   烟   噢。还   有,   你   该   向   校   长   报   到   了。”

 

他   把   烟   头   捻   息   后,   点   了   点   头。“   好   的,   待   会   我   就   会   去   了,   谢   谢   你   的   通   知。”

 

我   班   副   导   也   不   说   话,   点   了   点   头   就   走   了。

 

  看   来,   他   不   怎   么   喜   欢   这   叶   老   师。

 

“   对,   我   的   直   觉   应   该   不   会   错   才   对!”   我   不   自   觉   的   说   了   出   来。

 

想   不   到   的   是,“   什   么   直   觉   啊?”   还   会   有   人   会   回   答   我。

 

原   来   一   开   始   对   你   的   讨   厌,   也   是   我   对   你   爱   的   开   始.....

 

 

第二章.

 

他   举   起   手,   往   我   额   头   就   是   一   拍。“   我   是   不   知   道     你   有   什   么   直   觉   啦,   不   过,   下   次   再   被   我   发   现   你   逃   课   的   话......”

 

的   话?   “小   心   我   吻   你!”他   是   这   么   说   的,   没   错。我   没   听   错。

 

第   二   天。

 

课   室   里。

 

“莫   少   冲。”

 

“   有!”

 

“   鼓   天   乐。”

 

“   有!”

 

“   菜   衣   林。”

 

“   有!”(文文偷笑ING)

 

我   望   着   讲   台   上   的   新   班   导,   有   些   无   奈。

 

“莫   语   离。”

 

“   有~”

 

“   不   用     拉   那   么   长   的   音。”

 

“   是~”

 

……-_-

 

“   相   少   聋。”

 

“   有!”

 

我   的   新   班   导   不   是   别   人,   就   是   我   昨   天   在   屋   顶   巧   遇   的   新   老   师——   叶   启   天。

 

倒霉啊我!

 

“   老   师!”   我   举   手。

 

“   什   么   事?”

 

“   我   要   上   厕   所。”

 

“5   分   钟   回   来。”

 

“   好。”5   分   钟?5   小   时   后   见   吧!

 

可   是……

 

校   园   某   处。

 

睡   不   着,   唉……

 

“   不   睡   吗?”   一   个   身   影   落   坐   于   我   的   身   后。

 

听   这   声   音......  

 

不   会   吧?!

 

“你   没   忘   了   我   昨   天   说   的   话   吧?”

 

昨   天?   我   转   过   身,   看   着   他。

 

“   你   敢   吻?......”

 

  顿   时,   我   傻   了。

 

嘴   唇   上   贴   着   另   一   个   人   的   唇   瓣,   很   柔   软。

 

或   许,   我   该   打   他   一   巴   掌   或   是   推   开   他。可   是,   我   却   什   么   也   没   做,   呆   在   了   那   边。

 

 

那   次   之   后,   他   真   的   言   出   必   行。

 

而   我   也   逃   课   逃   出   了   劲   来。

 

今   天,   当   然   也   不   例   外。

 

学   校   的   天   台。

 

我   大   大   方   方   的   躺   在   学   校   天   台   的   正   中   央,   等   着   叶   启   天   来   捉   我。

 

等   着?

 

对,   就   是   等   着!

 

“   最   近,   你   很   爱   躲   天   台   噢!”随   着   说   话   声   和   脚   步   声   的   靠   近,   我   轻   轻   地   闭   上   了   双   眼。   闭   上   双   眼   的   同   时,   另   一   双   不   属   于   我   的   唇   也   落   在   了   我   的   唇   上。

 

我想我是着迷了。

 

最   近,   我   逃   课   的   原   因   变   了,   不   再   是   为   了   赌   一   口   输   给   他   的   气。

 

而   是   为   了   他   的   吻。

 

与   他   纠   缠(   双   唇)   了   一   会,   才   慢   慢   地   将   双   唇   分   开。

 

我   突   然   伸   手   将   眼   前   的   大   头   抱   着。

 

“   怎   么   办?”   我   问。

 

他   被   我以   不   舒   服   的   姿势抱   着,   却   也   不   挣   扎。

 

“   什   么   怎   么   办?”他   的   声   音   极   为   温   柔。

 

不   知   怎   地,   我   的   泪   水   突   然   落   下。   沾   湿   了   他   的   眼。

 

他   见   我   落   了   泪,   伸   出   手   把   我   抱   进   了   他   的   怀   中。

 

“   他   们   又   怎   么   了?”   他   问。

 

他   问   的   他   们,   是   我   的   父   母。

 

在   一   次   与   他   的   交   手(   玩   捉   捉)   中,   我   不   经   意   的   哭   了。他   慌   张   地   安   慰   我,   我   将   心   中   一   切   的   不   顺   都   向   他   述   说。

 

好   象   就   是   从   那   次   之   后,   我   和   他   的   关   系   就   悄   悄   地   变   了   质。   我   也   悄   悄   地   爱   上   了   他   的     吻。

 

我   靠   在   他   的   怀   中,   将   眼   泪   鼻   涕   都   往   他   的   身   上   抹。

 

他   也   不   骂,   似   乎   已   习   惯   了   我   的   任   性。

 

我   又   吸   了   吸   鼻   子,   才   缓   缓   地   说“这   一   次,   爸   找   了   律   师   来。”

 

“......”

 

“   跟   妈   说『我   们   的   婚,   这   一   次   是   离   定   了!』。   我   妈   听   了,   就   大   喊『你   这   没   良   心   的,   说   离   就   离   吗?』   然   后   也   不   管   我   在   不   在,   就   拿   起   身   边   拿   的   动   的   物   品   往   我   爸   和   那   律   师   身   上   砸。”

 

“......”

 

“奇   怪,   我   应   该   早   习   惯   他   们   这   样   闹   了   啊!   为   什   么   在   遇   见   你   之   后,   又   会   觉   得   心   痛   了   呢?   为   什   么?”我   呆   呆   地   问   着,   看   着   他,   他   的   眼里似   乎   有   着   心   疼。

 

那   心   疼   是   为   谁   呢?   是   为   了   我   吗?

 

我   呆   呆   地   想   着,   然   后   他   吻   上   了   我   的   唇。

 

“   我   们,   在   一   起   吧!”他   结   束   那   一   吻   时,   是   这   么   说   的。

 

 

第三章.

 

或   许,   从   那   时   起,   你   就   已   是   我     生   命   里   的   住   客,   只   是   你   不   知   道。

 

我   叫   莫   语   离,   是   个   学   生。

 

他   叫   叶   启   天,   是   个   老   师。

 

我   和   他   相   爱   了。

 

“当   然   记   得   了,   你   这   坏   蛋!”怎   么   会   忘   呢?   与   你   的   相   遇,   是   我   生   命     里   最   大   的   奇   迹。   虽   然   我   认   识   他   不   过   短   短   的   几   个   月,   可   是   他   却   在   我   的   心   里   占   了   好   大   的   位   子。

 

虽   然   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暂。

 

我   和   他   偷   偷   地   爱   着,   不   能   被   任   何   人   发   现。

 

今   天,   我   和   他   又   溜   到   天   台。

 

我   和   他   很   少   到   外   头   约   会,   也   不   知   道   到   底   是   什   么   原   因   才   变   成   了   这   样。

 

也   不   是   因   为   怕   老   师   或   同   学   们   碰   见,   又   不   是   因   为   他   对   我   不   够   认   真。好   象   是   因   为,   有   一   次   我   和   他   到   游   乐   园   玩   的   那   天。我   和   他   很   都很静,   没   话   聊。

 

一   直   到   了   后   来,   到   他   家   的   时   候   才   恢   复   了   平   常   的   氛   围。

 

所   以,   我   们   都   很   默   契   的   不   约   出   去   玩。

 

最   多,   就   是   到   他   家   里。

 

“   小     离   啊!”   他   叫。

 

“   嗯?”

 

“如   果   有   一   天,   我   从   你   眼   中,   你   的   身   边   消   失   了   的   话.......   你   会   想   我   吗?”   他   问,   看   着   我   的   眼   睛。

 

他   的   眼   神,   透   露   出   害   怕   与   无   助。

 

他   这   样   的   眼   神,   从   一   个   月   前   就   不   断   出   现。

 

让   我   看   得   心   疼。

 

我   回望   他,   额   头   抵   着   额   头“你   不   会   从   我   眼   前,   身   边   消   失   的,   连   如   果   都   不   可   能.   我   不   会   让   你   消   失   的。不   会   的........”

 

“   是   吗?”

 

我   用   力   地   点   了   点   头,“   对,   就   算   你   不   消   失,   我   也   会   很   想   很   想   你   的!   所   以   答   应   我,   不   要   消   失,   不   要   离   开。”

 

对,   不   要   消   失,   不   要   离   开。我   需   要   你,   只   有   你。

 

爱     你。

 

 

他   失   约   了。

 

“   好,   我   答   应   你。”

 

当   时,   他   是   这   么   回   答   的。   明   明,   就   答   应   了。

 

“   莫   小   姐,   小   天   在   接   收   治   疗   时   都   不   喊   苦   呢。”

 

“   嗯?”

 

“     呵,   小   天   他   在20   岁   时,   被   验   出   有   脑   癌   时,   每   一   次   接   收   化   疗   都   会   想   不   要   活   了,   想   要   放   弃.   常   常   对   我   喊   苦,   说   不   要   治   疗   了,   又   不   一   定   治   得   好,   那   么   辛   苦   干   吗?”   叶   母   说   到   伤   心   处   时,   眼   角   并   出   了   泪   水。

 

她   停   顿   了   会,   继   说“   可   是,   当   他   脑   癌   又   复   发,   要   接   受   治   疗   时,   他   遇   见   了   你。   他   为   了   你,   接   收   了   他   原   本   不   想   接   收   的   治   疗。”

 

“   为   了   我?”

 

“   对   ,   为   了   你。   他   说   他   答   应   你   了   的。   所   以,   治   疗   对   他   来   说   一   点   都   不   苦。   只   要   是   为   了   你。”

 

“好,   我   答   应   你。”他   说。

 

后   来,   我   又   和   叶   母   聊   了   很   多。   内   容   满   满   地   都   是   启   天。

 

 

第四章

 

那   天,   我   和   叶   母   聊   到   很   晚。

 

在   要   告   别   时,   叶   母   给   了   我   几   封   信。

 

说   是   启   天   给   我   的。

 

叶   母   还   说“   我   会   在   这   里,   是   因   为   小   天   叫   我   帮   他   守   着,   叫   我   帮   他   传   达   他   的   消   息   给   你。   他   说   你   一   定   会   出   现   的!   结   果,   你   真   的   出   现   了!   总   算......   我   总   算   了   了   他   的   心   愿,   真   的   是   太   好   了!”   对   啊,   真   的   是   太   好   了。

 

他   没   有   故   意   失   约,   相   反   的,   他   还   用   尽   力   气   的   想   要   守   约。

 

后   来,   叶   母   还   给   了   我   一   个   地   址。

 

叫   我   一   定   要   去   看   看   他。

 

 

静思墓园。

 

我   望   着   眼   前   的   墓   碑,   叹   了   口   气。

 

“   原   来   你   在   这   里   啊!”   我   说。

 

我   蹲   了   下   去,   把   手   上   的   水   果,   花   和   一   切   他   爱   的   食   物   摆   在   他   的   面   前。

 

然   后,   开   始   对   他   碎   碎   念。

 

“   喂   你   这   坏   家   伙,   知   道   吗?   我   就   像   无   头   苍   蝇   一   般   到   处   找   你!   知   道   吗?   你   真   的   好   有   种,   一   点   线   索   都   不   给   我,   害   我   找   得   好   苦.......”我   伸   出   手,   摸   着『   他   的』   轮   廓。

 

“   一   直   找   到   后   来,   我   的   父   母   真   的   离   婚   了。   他   们   要   我   选,   是   跟   爸   还   是   妈?   那   时   我   觉   得   好   烦,   所   以   就   回   他   们   说『你   们   只   要   给   我   该   给   的   生活费就好,   我   跟   外   婆!』   我   这   样   说   了,   你   知   道   吗?”

 

“对   了,   我   外   婆   不   住   这   个   城   镇,   她   住   在   乡   下   哦!   外   公   去   得   早,   外   婆   一   个   人   很   孤   单.   所   以   我   想   就   不   理   你     这   失   约   的   混   蛋!   去   陪   外   婆   就   好   了!”

 

可   是,   哪   里   知   道   在   要   去   找   外   婆   的   前   一   晚......   我   像   发   了   疯   般   走到   你   家   门   前,   拼   了   命   的   敲   你   家   的     门!   你   知   不   知   道?   知   不   知   道?.......   奇   怪,   我   眼   里   进   沙   了   吗?   怎   么   会   有   水   呢?   奇   怪.......”

 

“.......   混   蛋!   你   到   死   都   想   着   我,   叫   着   我   有   什   么   用?   我   都     不   知   道!   你   是   笨   蛋   啊?   留   点   线   索   给   我,   不   行   吗?   混   蛋!!!!!   害   我   都   看   不   到   你......混…蛋。”

 

 

最   后   一   封   信。

 

启   天   留   给   我   的,   每   一   封,   让   我   哭   泣   的最   后   一   封   信。

 

给   我   生   命   里   的   住   客:

 

我   知   道   我   失   约   了,   可   是   我   不   会   道   歉.   因   为   我   努   力   过   了,   你   知   道   的。   可   是   有   两   件   事,   你   定   不   知   道!你   定   不   知   道,   我   多   么   想   成   为   你   生   命   里   的   住   客!你   定   不   知   道,   我   多   不   想   失   约.   你   定   不   知   道........

 

 

~完结~

 

 

生命中,往往有许多遗憾。

 

不是努力,就能完整。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