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知道

一直都知道(1)

 

 

不是有句話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嗎?

 

可是還有句話這樣說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知道我愛你,你卻假裝不知道。』

 

 

我很喜歡小芬,一直都很喜歡。

 

從小學三年級,她轉到我的班上來就一直很喜歡。

 

她從小留的一直都是男子頭,給人利落,瀟灑的感覺。

 

可是卻不會過於男子氣。

 

因為她的五官很秀氣,男子氣從不在她的身上逗留。

 

「你好可愛!」九歲的我,咚咚的小跑步走到她的面前,笑著對她說。

 

她直勾勾地看著我,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接著就被她揍了一拳。

 

我的身子很壯,真的很壯!只是……她的拳頭威力太大罷了。

 

讓我來不及對她說一句「你好帥!」就伴隨著老師的尖叫聲昏了過去。

 

這就是我和小芬第一次見面。

 

 

蔡小芬很喜歡漂亮,斯文的人,而且男女不苟。(>_<)

 

她也尤其討厭我這種死纏爛打(是努力不懈啦~>_<)有厚臉皮的人。

 

於是乎,她以後每見我一次就罵我一次。(有鑑於上次她揍我一拳昏倒的事,現在也不敢隨便拿拳頭來招呼我了。)

 

即使如此,我還是如願地成為了他的哥們儿。(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啊!奸笑中)

 

啊?什麼為什麼我這樣?

 

嘿嘿!這就要追溯到我那年英雄(?)救沒的事蹟上了!

 

 

還記得我十一歲那年,蔡小芬還是討厭我得緊。

 

而故事就發生於,我早餐努力不懈地想要和她有一段美好的關係(?)而護送(?)她回家。

 

「我說蔡小芬啊,我每天護送你回家,你也不用太感激我……」

 

正當我發揮我的說話文學時,見蔡小芬又要和我『打是情,罵是愛』時,她卻突然把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睜得大大的,然後「哇!」的一聲緊緊地抱著我,大喊「啊!!!!!狗啊!!!!!!!!」

 

還記得那時的我很怕狗,但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蔡小芬卻比我更怕狗!

 

於是,英雄不救美更待何時?

 

我抱緊了蔡小芬,像爸爸安慰我時一樣的安慰她,拍拍她的後背說“蔡小芬,別怕!我會保護你的!”然後邊學狗叫,邊緩緩移動着。

 

那狗狗也攝於我的氣勢(主角想太多了==冒汗),默默地退了下去。(其實是他拖著蔡小芬躲到了那時附近的店家裡去。==幻想啊~總是美好滴~)

 

那天我不僅僅救了蔡小芬,也搭起了我和她之間美好關係(?)的橋樑。

 

 

開始時,我滿足於和蔡小芬的『哥們儿』關係,一直到了十六歲,蔡小芬交了第一個男朋友時,我心裡開始不再滿意於現狀。

 

十六歲的蔡小芬不再留著男子頭,她蓄了一頭又長又直的美人長髮。

 

可是性格卻依舊不變。

 

但是這樣的她,美麗的外表還是吸引了一群蒼蠅,不過她也樂在其中就是了。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談戀愛了!!!(T_T)

 

她的戀愛讓我的不滿足爆發,讓我的慾望蠢蠢欲動!

 

不過也不過如此而已,我根本沒有實際上的行動。(窩囊極了==)

 

往往都是計劃好了,卻在執行時被她的笑容而俘獲,結果什麼也沒做,讓機會默默地溜走。

 

不然就是勇氣十足時,被她的粗聲粗氣給嚇得不得動彈。(這也叫勇氣十足?@@)

 

而武裝準備好時,卻被她一記凌厲的眼神給狠狠殺死!

 

不管如何,我的計劃似乎不會有實現的一天。(T_T)

 

也因為如此,我看著她的情人一個換過一個,年齡也一年大過一年。

 

一直到讀完大學,我都沒再想過實際上的攻略行動。

 

不不不!其實是有的,我想是有的,我總是找機會對她說「我喜歡你!」「我愛你!」「請你和我交往吧!」「你是我的唯一!」「天啊!蔡小芬和我在一起吧!」諸如此類的告白,不勝枚舉。

 

得到的答案卻千篇一律。

 

「啊?你剛才說了什麼?」

 

明明我和她告白時,周圍安靜得緊。(>_<)

 

什麼?霸王硬上弓?

 

拜託!她柔道黑帶一段耶!

 

我可不想英年早逝,去和老人家強位置咧!

 

再說了,我也不想和蔡小芬的關係到此為止!

 

什麼?活該?

 

是啦!我承認事情會變成這樣,我自己就是一等的罪魁禍首!

 

我和蔡小芬不上不下的關係,一直僵持到我二十八歲那年,才起了變化。

 

 

我不是家中的獨子卻是個長子。

 

二十八歲的年紀,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身邊的女性朋友除了蔡小芬外,其他都是鐵錚錚的男子漢!

 

所以才會產生以下的對話片段。

 

家裡的餐桌上。

 

媽媽「小斐啊,你年紀也不小了,快點找個好女人結婚吧!」

 

我「媽,哪有那麼容易啊?錢都賺不夠了,哪裡有女人要嫁我啦!」

 

我媽還沒回話,我大弟就打岔道。「媽,其實大哥的錢賺得好多啦!早可以找個媳婦了!」

 

媽媽一臉疑惑「那你大哥怎麼說賺不夠咧?」

 

大弟賊兮兮地一笑,說「因為大哥是gay啊!」然後不顧我殺人的目光,繼續埋頭吃飯。

 

幸好媽媽不明白大弟再說什麼,傻傻地問「阿弟啊,什麼是gay啊?」

 

我正打算蒙混過去時,大弟有不知死活的抬起頭說「媽,gay是同性戀啦!」

 

「碰!」的一聲,原本靜靜吃著飯的爸爸,重重地將碗筷放下。「啪!」從不動手打人的爸爸,打了我一巴掌!

 

我傻了眼,本來還看著好戲的大弟也匆忙地將碗筷放下,衝到爸爸的身邊,手抱著爸爸的手說「爸!我開玩笑的啊!大哥不是同性戀啊!」

 

然後一直默默吃著飯的小弟,看到這一幕,不自覺的大喊「爸!大哥真的不是同性戀!大哥喜歡的人是『武則天』啊!」

 

我爸皺了一下眉頭,「武則天?」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說「我喜歡的人是蔡小芬。」

 

我爸把手放了下來,又問了一次「你不是同性戀?」

 

我點了點頭,「我不是。」

 

我爸才重新做回椅子上繼續吃飯,而我老媽早已石化。(=   =我對不起我媽T_T)

 

事後我拼了命地向我老媽保證我絕不是同性戀,我有喜歡的女人,她叫蔡小芬,外號是武則天。一個我喜歡了十九年的女人。

 

我媽才稍微放心了。

 

但我沒和我媽說的是,我這一生除了蔡小芬外,不會再想娶其他的女子為妻。

 

 

一直都知道(2)

 

 

之後,我媽由月月催到天天催。

 

啊?催什麼?

 

不就是結婚生子那擋事嗎!

 

這天,我約了蔡小芬到小食館吃飯,還訂了個包廂。

 

菜上起了,我才停止繼續唬爛。

 

正經八百的握著她的手,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認真,我望著她,深吸一口氣後,對她說「蔡小芬,你給我聽清楚了!不要再用那招『啊?你剛才說了什麼?』來敷衍我!我不會在接受了!」我頓了一下,在深吸一口氣,勇氣十足!「蔡小芬,我喜歡你!你要嘛,拒絕我!以後都還是好朋友!要嘛,接受我!讓我給你一輩子的幸福!」

 

話說完了,蔡小芬卻是一片沉默,也不再拿那句「啊?你剛才說了什麼?」來敷衍我。

 

但是也不代表我就能鬆一口氣了。

 

我今生緊繃著,蔡小芬沉默了大約七八分鐘,我卻覺得已經過了一兩年了。

 

然後她才緩緩開了口「我也喜歡你。」

 

那一刻,我似乎正身處天堂之中。

 

 

下一刻,我卻墜入地獄最深處。

 

「但是這不代表我就要和你在一起。」這句話像根刺,刺入了我的心,痛麻了我。

 

「啊?」這聲驚呼,僅是我能脫口而出之聲了。

 

然後她低下頭,深思著說「我一直很想和你一直維持這樣的關係,很親近也很肆無忌讒。什麼事都能和你說,也什麼事都能拉著你陪我一起做。那一種關係讓我很自在,很舒服。而我很想一輩子都和你這樣。」

 

聽見她這麼說,我也急着回道「就算這樣,你也能和我在一起啊!那些事也照樣能做的!」

 

她聽了卻苦笑了起來「不行啊,如果和你變成男女朋友的話,很多事都會變質的……也……不會長久的。」

 

那時的我,慌到了極點,我不明白蔡小芬為什麼會這麼想。只能慌張地說「你沒和我在一起,怎麼知道會不長久?我會愛你很久很久的!」我認真地看著她說,她卻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再說下去。

 

我們沉默了一陣,還是蔡小芬開口,緩慢而清晰地說着「不管但是如何相愛,但是兩個人真的相處在一起時,就會發現對方的缺點,自己無法容忍的缺點。而當自己再也不想容忍時,感情會出現缺口,缺口也會慢慢廣大。到了那時候,想補卻也補不回來了。最後也只有分離一途……可是,如果只當朋友的話,不會變質的感情是有的,朋友的感情不會因為對方的缺點而輕易地出現缺口。」

 

那是我聽著她這麼說,我很想對她說,不用緊,我心胸很寬大,容忍量也很大。

 

最重要的是,我真的真的很愛她。

 

所以不管有多大的缺口都好,我都補得回來,你不用擔心。

 

可是她卻奪走了我說話的能力。

 

「我真的很想繼續和你位置這不變的關係,可是當你這麼認真地問我時,我發現我真的太自私了。以前我都偷偷地將良心丟進垃圾桶裡,視而不見,自私的接受你的溫柔,自私的接受你的容忍,自私的接受你的……愛。」

 

我看著她說,我看著她落下歉意的淚水,看著她抹去淚水,堅決地說「現在我真的不能再這麼下去了,我不能再讓你那麼傷心了,小斐。」

 

「傷心?我不……」傷心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她又對我搖了搖頭,抽出被我握在手心的手,伸向我的臉龐。

 

「不要再說你不傷心,看,你的淚都在抗議了。」她充滿憐惜的說。

 

當你擦去我的淚水,當我覆上我的臉龐,濕熱的觸感,讓我曉得我是真的哭了。

 

也讓我曉得了,我是真的被傷了心。

 

 

後來,她問我不傷心為何會流淚?

 

我笑了,說,因為眼淚的主人太遲鈍了。

 

 

一直都知道(3)

 

 

後來她離開了我的生活圈子,也離開了我所在的國度。

 

那天她離去的時候,我沒有去送行。

 

不是我不願意面對,是因為我捂起了雙耳,聽不到她離去的時間。

 

後來的後來,我和她的朋友告訴我,因為我沒替她送行,讓她一再地嘆氣。

 

再後來,她寫信和我說,她有了論及婚嫁的外國男友,叫我也快找尋屬於自己的女孩。

 

在後來的後來,她寫信和我說,外國男友很花心,她不和他在一起了。她還說她在外國的生活很寂寞,因為少了我這哥們儿。

 

 

哥們儿?也對,在她心中我只是她的哥們儿。

 

 

後來的後來,她寫信和我說,外國的生活很快樂,她又有了很要好的外國男友。

 

再後來的後,半年裡她沒在寫信給我。

 

卻在我手機留言裡,留下了「為什麼不回我的信呢?難道我們就到此為止了?我愛你,但是不想和你在一起,難道這就是你不再聯絡我的原因?」

 

 

她以為她離我遠些,我的心就能離她遠些。

 

可是她不知道,這樣只會讓我在夜深人靜時,更加地……想她。

 

 

再一次的後來,她寄了封結婚請貼給我。

 

收到請帖的那天,我沒去做工,因為沒心情,也沒力氣。

 

那天我給自己買了一打啤酒,打算灌醉自己,卻不打算忘了她。

 

我還打算懦弱地不去參加她的婚禮,就縮在自己的龜殼裡,就好。

 

就當我喝得腦子不怎麼清醒時,門鈴響了起來。

 

我模模糊糊打開了門,打算把不速之客一吼而退。

 

哪裡知道,我喝多了,竟然看到了她。

 

她還淚流滿面,一見到我就狠狠地抱緊了我。

 

口裡還發出了我喜歡的聲音,我不希望聽到的結論。

 

她說「我喜歡你,我愛你!可是我卻不能讓自己擁有你!我很想打破我那奇怪的想法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卻拿著棒子停在那裡,怎麼樣也揮不下那棒子!」她哽哽咽咽繼續說「小斐,你不要對我不理不睬,我好想你,我該怎麼辦?我覺得我已經瘋了,我想和你一輩子在一起,卻不想和你踏上紅地毯!甚至,我還選擇了一個我不愛的男人結婚……為什麼我會這樣,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她擦了擦眼淚,雙手越抱越緊「小斐,我好像語無倫次了。小斐,抱我好嗎?把我鑲進你的身體裡,把你融進我的生命裡。小斐……」

 

最後,我執行了我想實現的,拋棄了所有理智。

 

那一夜,是瘋狂的,毫無理智的。

 

那一夜,我和她互訴愛意,她不停地說愛我。我不停地說,我等你。

 

 

後來我醒了,她也不在身邊了。

 

開始我以為那是場夢,一場很美很美的夢。

 

可是當我看到她留下的紙條,我知道了,昨夜的一切並不是一場夢。

 

而紙條寫著的,讓我苦笑不已。

 

『來參加我的婚禮吧!小斐!芬留。』

 

 

後來的後來,我一直聽到有關她的消息。

 

蔡小芬離婚了。

 

蔡小芬交到一個有錢的凱子。

 

蔡小芬分手了,因為她搞上了蕾絲邊。(女同戀)

 

許許多多的消息,卻也比不上她寄給我的信和手機留言裡的問候語關心來得多。

 

在二十五到四十歲之間,父母與親戚總不忘催我快點結婚。

 

弟弟們也老勸我,別再等了,老哥。

 

一直催,一直勸。

 

但我始終沒有動搖,我想條忠犬,一輩子只有一個主人。

 

一輩子,就為一個人。

 

就為蔡小芬。

 

四十歲之後,我的父母和親戚也慢慢地不再催了。

 

因為他們都慢慢地向天神報到,準備下一世的旅程。

 

弟弟們也有了家事,忙著顧孩子,忙著享受天倫之樂。

 

 

而我和蔡小芬呢,再一次見面後,就不再分開了。

 

為什麼?

 

因為蔡小芬她說她想開了,即使不做情人,我們還是能一起生活,互相照顧。

 

什麼?你說她的想法很矛盾?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等到她了。

 

 

蔡小芬說「在國外過的好累!」

 

我問「為什麼累?」

 

她說「因為沒有你在。」

 

我聽到時,我開心的笑了。

 

 

那年,她回來時,已經五十好幾了。

 

她老了,我也老了。

 

 

年幼的蔡小芬「父母為什麼要離婚?要離婚為什麼要在一起?要在一起為什麼要分手?要分手又為什麼要在一起呢?重要的是,為什麼要有了我?」

 

年幼的我「因為……」我也不知道……

 

年幼的蔡小芬看了我一眼,似乎知道我也不知道答案,又繼續說「媽媽說,要談戀愛才會知道幸福的滋味。要結婚才會知道享天倫的滋味。要離婚才會知道婚後生活的不愉快即將結束!」

 

年幼的我還是什麼也說不出。

 

年幼的蔡小芬也不為難我,說了句「算了!」然後牽起我的手,說「小斐,我搞不懂大人的想法。不過我不要想大人一樣!小斐,我和你就這樣子一輩子吧!」

 

 

那時的我,怎麼也沒想到,蔡小芬的一句話竟然成了預言。

 

 

EnD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