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我最想對妳說的話

 

 

我們的開始,是在很吵鬧的地方,在夜晚,天空是黑色的畫布,煙火在天上胡亂地綻放。

 

 

四周的聲音大的很安靜,胡亂地尖叫聲,胡亂的人擠人。

 

 

妳還記得嗎?

 

 

那句話,我聽得很清楚,在天上放下最後的煙火的時候,我對著天空吶喊。

 

 

到現在我都還在懷疑,我是怎麼在那麼吵鬧的舞會裡,聽到那句話。

 

 

「我們交往吧!」

 

 

妳在我耳邊大叫。

 

 

正在黑暗中舞著螢光棒的我沒有任何的回應,但是我聽到了。確實的聽到了。

 

 

直到現在,我還是在聽,回憶裡最美的旋律。

 

 

 

 

 

一杯卡布奇諾,因為妳染上愛喝咖啡的習慣,桌上幾隻史努比還有一些不及意的相片,那些妳送給我的卡片我還收著,當然還有妳做的眼球布娃娃還有那條幾乎用不上的圍巾。

 

 

那些現在被我放在最深處的東西。

 

 

很高興有妳,在我的生命中的一小段,三年,陪著我。儘管我從未給過妳什麼,那種妳需要的而我沒辦法給的。

 

 

妳離開了我。沒有說原因。但我想,我是知道的。

 

 

 

 

 

少了一顆心的幸運草叫做什麼?

 

 

這是我對妳說的最後一句話。

 

 

而在一年後,我新建的部落格上了一句自己不知何時打上的一句話。

 

 

狗屁!我只知道少了妳叫做寂寞。

 

 

胡亂在紙上寫些胡亂的東西。

 

 

一點也沒有,想妳的感覺;一點也沒有,想哭的感覺;一點也沒有,在多人的街頭回頭看看妳是否在我身後,等待拍我的那一瞬間;一點也不在意,妳早已不在我身邊的這個事實;一點也不在意,自己欺騙自己。

 

 

 

 

 

卡布奇諾太甜,這根本不是咖啡,泡沫多得讓人想將它撈起。

 

 

現在的我們,消了泡的卡布奇諾,冷冷地在一片甜蜜的想像中,散開。

 

 

留下久久不去的苦味。

 

 

 

 

 

每當下雨的時候,偶爾會想起那些有妳的雨天,肩膀總是會淋濕。

 

 

但現在的傘下,肩膀很冷,很冷。

 

 

 

 

 

在心理面的我,是想再見妳一面的吧,我想。

 

 

但在妳面前又能說些什麼?

 

 

妳好嗎,好久不見之類的屁話之類的,我不知道。

 

 

 

 

 

「嘿!我很想妳」

 

 

不過這麼一句話,就足以讓我的世界下起雨來。

回應 (1)

茄子
2011-08-08 10: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很有感覺
尤其這兩天又在莫名其妙下雨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