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七月》短篇

今年七月

 

──羽蕭

 

  

 

 

      那天,妳沒有告別,就這樣悄悄離開了我的生命。

 

      悄悄地妳走了,就如同妳悄悄地來;而我,是被遺落的那片雲彩。

 

      很多事情,往往到了盡頭,就會回想起最初的時候。

 

     

 

§                                     §                                     §

 

     

 

      五年前的事,妳還記得嗎?

 

      那時我是個旅行畫家,像隻旅雁般居無定所;每個城市,只如蜻蜓點水般地逗留,然後,帶走那邊最美麗的景色,細細收藏在我的畫筒中。

 

      路過這個城市的時候,時節才方入盛夏。

 

      襲來的輕風,像偉大畫家般輕鬆地一揮手,拍落頭上一片綠茵成拱,泫灑了整條街一地的萬紫千紅。

 

      妳背著輕風朝我走來,但它調皮地掀走了妳的扁帽,梳開妳一頭的長髮如墨。妳「哎呀」一聲,急忙彎身追起那被淘風叼走的帽。

 

      它一蹦一跳地滾來了我腳邊,事情就是那麼巧。

 

      妳挽起長髮露出一張白雪般的俏麗面孔,而我則伸出手遞上妳滾走的帽,我們四目相交而笑──

 

      ──這是妳我的邂逅。

 

     

 

      轉眼夏天走了。

 

      妳留我過秋,而我陪妳過冬,春天來了,我必需走。

 

      沒有怨恨,也沒有苦苦挽留,妳靜靜地幫我收拾畫具,只有稍稍的眼泛紅。

 

     

 

      「你是天邊的一朵雲彩,你耀眼因為你自由,我不能自私奪走。

 

      「我不要你記得我哭,因為我要永遠在你回憶裡,當那愛笑的女孩。」

 

     

 

      所以,妳沒有流淚,只是帶著微笑送我上車,揮手與我道別。

 

      我抱著畫筒,畏縮在車身的震盪中。

 

      小心翼翼地將一幅幅水彩畫在我雙膝上攤平,細細撫摸著每一個山水的紋路,端詳著我所留住的錦彩。

 

      然而,那畫中的世界,天不藍、草不綠、雪不白、楓不紅。

 

      我頓時發現,做為一個旅行畫家,我失敗了。

 

      下一站,我下了車,提足奔過了好幾條大街,回到了妳家門前。

 

      妳問我,我怎麼又回來了,而我將妳緊緊抱在懷中:

 

     

 

      「我失敗了,我不能走,因為我帶不走這裡最美的東西。」

 

     

 

      那兩年,是我此生中最美好的春夏秋冬。

 

      留在那城市的第三年,我的畫得了獎。

 

      我開了畫展,用畫展所得到的第一筆錢,為妳買了第一間房子──屬於我們的家。

 

      從此,不再有「妳」或是「我」,只有「我們」。

 

      我們以為就要飛黃騰達,但是一樁車禍,卻意外奪走了我的手。

 

      忘了持續多久,我似乎過了一段自我封閉的時間。我不想開口說話、也不想出去走走,時常就只是望著窗外發呆,而妳,總是如往般笑笑地守在我身旁,陪我聊天說話。

 

      只有偶爾,當妳以為我已經熟睡的時候,才會讓我聽見妳偷偷在哭,將一切的過錯都攬到自己身上。

 

     

 

      那天夜裡,妳又伏在我床邊輕輕在啜泣。

 

      我實在心疼,想親親妳的額頭,想告訴妳我從沒怪過妳──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的身體根本動不了。

 

      也唯獨直到這時,身旁的景物才慢慢清晰了起。

 

      白色的床單、白色的窗簾。冰冷的房間。

 

      刺鼻的消毒水味,從不間斷的心跳儀。

 

      還有妳的聲音……

 

     

 

      「……明天就要安樂死了,你知道嗎?」

 

 

      帶著哭紅的雙眼,妳輕輕撫著我的頭,努力微笑。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我簽了遺屬,說若我失去了自我意識與自決力,比方說,腦死成了植物人,那我希望能被安樂死,並捐贈出我的器官──

 

      霍然頓悟的我,在不過一扎針的震驚後,隨來的是平靜。

 

      原來如此。

 

     

 

      「我不相信你會永遠這樣子,我以為,只要能延緩它個一、兩年,你一定會醒過來的……可是,我是否錯了?

 

      「你是一片雲彩,你耀眼因為你自由……而我,是否終於成為了一個自私的女子?親愛的,你會怪我嗎?奪走了你的自由,還遲遲不肯鬆手?」

 

     

 

      妳彷彿看不見我的回眸,而妳每個呼吸中眼淚的酸鹹,充斥著我的心肺。

 

      妳偎在我身畔,像那久遠的從前一樣,心跳漸漸平穩,妳緩緩睡著。

 

      世界好靜,而我一個人,醒在在那才泛起魚肚白的清晨裡。

 

      黎明的第一道光射入我眼裡。

 

      在金光中,我彷彿見到了天使為我敞開天堂的大門,那聖潔的十字。

 

      我看了一眼這哭著睡去的妳,雙手抱握在胸前,對祂祈禱:

 

     

 

      「主呀,請您解救這受苦的靈魂,讓她別再自責,別再為我難過。請您給她力量跨越這段悲痛,讓她擁有新的人生!主呀,我求求您!」

 

     

 

      那金光越發刺眼,籠罩住了我全身,分解了世界的每一分色彩。

 

      祂有沒有聽到我的禱告,我不知道。

 

      因為當金光終於化開後,我所見到的,不是如茵的花園,而是一張張充滿喜悅的臉孔。

 

      但,獨卻少了妳的。

 

     

 

      經過了幾個月的復健,我已經能夠自由行走。

 

      得回了行動的自由,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離開醫院去找妳。

 

      我回到了家,卻發現到處堆都滿了灰塵。

 

      妳不在這裡。

 

      我回到了妳原本的住所,卻發現早有另外一家人居住。

 

      他們有個可愛的三歲女兒,壁爐上放滿了她在此成長的見證。

 

      我這才深切感受到,自己究竟離開了多久。

 

     

 

      到處都找不到妳,是究竟去了哪裡?

 

      悄悄地妳走了,就如同妳悄悄地來;而我,是被遺落的那片雲彩。

 

     

 

      我拾起了我的畫筒,再次開始旅行。

 

      循著畫中每一個城市,尋找妳的足跡。

 

     

 

      一年很快就這樣過去,而這年夏天,我又回到了這與妳相遇的這裡。

 

      我仍是一個人,一隻單獨旅行著的孤雁。

 

      路過了同一間醫院,我忍不住走進自己曾經所待的那間病房。

 

      因為,這裡有我和妳最後一晚的記憶。

 

      病床是空的,我坐在同一張床上,從同樣一個窗口望出去。

 

      路過的護士見到我,嚇了一跳,請出了醫生,這才想起我是曾在這的病人。

 

      醫生像見到老朋友般和我寒暄。

 

      「你妻子呢?你已經去看過她了吧?」

 

      「你見過她!你知道她的下落?」我整個人愣住。

 

      醫生有點疑惑地望著我,然後走到窗前,推開了玻璃。

 

      我走過去,順著他的眼神第一次往下望去。

 

      底下,是一座綠草如茵的墓園。

 

     

 

      「我們將她葬在醫院附設的天主教墓園,已經一年了。」

 

      「一年?我離開這裡也只不過一年!」

 

      「你不知道?」他顯得很吃驚。翻開了手中的紀錄,緩緩地說:「兩年多前,你們出了車禍,雙雙成了植物人,還奪走了你的一雙手。」

 

      「不可能!我明明記得她──」

 

      「──你們本來要一起安樂死的那天早上,你醒了過來,但她卻沒有。我們只有遵循她的遺願,若她失去自我意識一年內都不能恢復,就將她安樂死,並將身體器官捐贈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這事我從來都不知道?」

 

      「因為……那時你才剛醒,我們怕這事情對你打擊太大,讓你再次躺回去。而當你簽字離開醫院的時候,我們要找你,你卻像整個人從空氣中蒸發了一樣。」

 

     

 

      所以,當我躺在那裡,天天陪我說話,照顧我的,是……?

 

      不──我想,那一定真的是妳吧?

 

     

 

      我靠在妳的墓碑上,望著頭上碧藍的天空。

 

      回想起那年,我還牽著妳的著手,享受才到來的夏天氣息。

 

      對我,只不過像是一年以前。

 

      然後,想起那天清晨,妳沒有告別,就這樣悄悄離開了我的生命。

 

      悄悄地妳走了,如同妳悄悄地來──我最綺美的那片雲彩。

 

     

 

§                                     §                                     §

 

     

 

      我舉起義手,握住鉛筆──

 

      ──或許,我不能夠再作畫。

 

      但是,我能夠將這最美的一切,點落於字句中。

 

      而以文字,繪出我眼裡最美的那幅畫。

 

      我笑了,就如同陽光笑了、如同夏天笑了……如同妳笑了。

 

     

 

      「瞧陽光依然那麼美……那麼美。」

 

     

 

     

 

     

 

 

《今年七月‧Memories   In   July》    詞/曲:羽蕭    Zephon   W.

 

 

今年七月    風吹動一樹的綠葉

 

我走在綠蔭成拱的小路上    激賞這昂揚的瞬間

 

想起去年    我們走在花嬌的時節

 

十指交纏嘴角嘗得風甜

 

 

記得那只不過是上個七月

 

短短不過一年    很多事情卻都已改變(幻滅)

 

但陽光依然那麼美    那麼美    為誰

 

 

我們的愛情就像七月    璀燦在百花爭豔的綠野

 

妳的雙眼是夏夜的星月    默默吐訴纏綿光纖

 

今天我走在同樣這條街    春風卻好像冷了點

 

往事一幕幕再浮現    最後和眼淚揉成了碎片

 

 

我們的愛情就像七月    一生一次璀燦在這季節

 

然後彷彿飛葉般飄遠    賞盡了一季的秋天

 

終於被埋葬在冷冷的冬夜

 

妳的臉煞像白雪    任春風也吹不開笑靨

 

留我一個人獨守這條街

 

 

去年七月    我們走在花嬌的季節

 

十指交纏嘴角嘗得風甜    記得那只不過是去年

 

 

今年七月    風吹動一樹的綠葉

 

我靜靜待在這座墓園    陪妳渡過又一季的夏天

 

 

瞧陽光依然那麼美    那麼    美

 

 

 

 

回應 (1)

玄九天
2011-08-08 11: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喔.....好浪漫啊~~~


王子...期待你寫一下現代正常版的愛情故事...

回覆:2011-08-08 14:14 這已經是很正常的愛情故事啦 @@
只是寫作方式故意往情緒方向一面倒,然後採近似詩體的句子來加強美感,強化感情...... 小仙女想看甚麼樣的「正常」愛情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