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上抄截》episode 01

<i><u>episode   01</u></i>

 

 

 

 

 

      隨著比賽愈趨緊張,球鞋摩擦地板的聲音顯得格外響亮。一名接到球的正式隊隊員快速運球,飛快的假傳給隊友並在底線位置就位,待隊友將球傳回,手一觸及球的瞬間,他猛地躍起,高度令人驚嘆。一名敵隊球員騰起身子欲阻擋他灌籃,只見他收腰,順勢將球扣進籃框--零秒得分。

 

 

      全場陷入靜默,轉而譁然,讚嘆聲及掌聲四起。

 

 

      「霍宇碩在緊要關頭突破程海的防守,成功的在最後一刻灌籃。再次證明霍宇碩進攻無人能擋,高超的技術令人嘆為觀止!」

 

 

      陸妍荏盯著球場上被隊友當成英雄,團團圍繞的霍宇碩,又俯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毛巾和運動飲料,遲疑著。見他終於走向場外,決意要豁出去似的,眼睛用力一閉,猛地伸出捧著毛巾的雙手,紅著臉喊道:「請用!」

 

 

      霍宇碩瞥了她一眼,勾起唇角,俊傲依然,逕自走向朝他頻頻搔首弄姿的啦啦隊長,同時是他女友--姚馨甯。

 

 

      沒有太訝異於他的不理不睬,陸妍荏只是暗暗的喟嘆了口氣,認清自己這張平凡頂多只能稱上清秀的臉蛋……哪是帥氣瀟灑的籃球明星霍宇碩看得上眼的貨色?……不過這已經是第幾次了?每次都只敢借位,沒有膽量真的到他面前遞給他。陸妍荏懊惱地輕敲了自己頭一記,對於自己孬種的行為很是氣惱。

 

 

      突然身子一沉,一個重力壓向她,吃痛地呻吟了聲,她抬眼探向重量來源--穿著一身球衣,背上那大大的數字十八讓她疑惑了下--她記得隊上每個球員的背號,雖然沒辦法搭上每個球員的臉孔,但她不記得有十八這個數字。

 

 

      「抱歉。」中性略低的好聽嗓音在她耳畔響起,大概是剛運動完,他全身像是不斷蒸出熱氣似的,溫熱氣息噴灑在她身上,不自覺也跟著熱了起來,她有點心猿意馬,思緒很雜亂。隨即熱源離開,這讓她的頭腦稍稍清醒了些。陸妍荏有些狼狽的站起身,拂去身上的髒污,這才有空檔望向撞倒自己的人--他有著一張俊秀出眾的臉蛋,但不同於霍宇碩的類型。如果說霍宇碩冷傲放蕩像冬天,令人望之卻步,那麼眼前這有著耀眼笑容的男孩應該是夏天。同是大學生,他倒是比其他男孩多了一分稚氣。

 

 

      男孩因激烈運動而泛紅的臉頰滑下許多汗,還微喘息著。他吞了口唾沫並調整呼吸,瞅著被自己撞倒,平穩躺在地上的運動飲料和毛巾,然後抬眸朝著陸妍荏燦爛一笑:「給我的嗎?」

 

 

      陸妍荏有點看傻,險些迷失在他如星夜般璀璨的瞳孔。他的眼令人著迷,像漩渦,更像黑洞,稍微往前一步便會被吸去靈魂。他的問句拉回了她的注意力。回過神,假裝若無其事,她愣然應了聲,道:「或許。」這些東西本來是要準備給霍宇碩的,可是每次那些運動飲料的下場就是沒送出去又拿回家堆放,所以改送他也無妨。

 

 

      她有些落寞地看向不遠處的霍宇碩,他正和姚馨甯熱吻。無聲的長嘆,她揹起包包轉身,正要跨出步伐,手腕卻突然被攫住。疑惑萬分的轉身,陸妍荏愣愣看向拉住她的男孩,他經由接觸傳遞到她身上的熱度讓人留戀,有那麼瞬間陸妍荏希望他永遠別放開手。

 

 

      「毛巾丟給我就走了?真不貼心。」男孩低聲抱怨了句,喚回陸妍荏亂糟糟的思緒。她沉吟了好一會兒,拿起事先準備的毛巾輕柔地幫他拭去汗水,看似無奈,她卻莫名其妙地由衷感到慶幸--是慶幸準備的東西終於派上用場,也是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幫男生擦汗。這是她一直以來很嚮往的情景,而他如孩子般任性的要求卻意外地滿足了她亟欲為人付出心力的渴求。並不是因為把他錯當成霍宇碩的替身,她非常清楚眼前這個人不是。

 

 

      移開毛巾,陸妍荏試圖遏止自己太過澎湃的情緒……那太強烈,太讓人不安。有那麼一刻她幾乎要以為自己愛上了眼前這個陌生人,她甩甩頭,想藉此搖醒自己。她刻意忽視自己難以平復的情緒,轉移注意力似的開口:「你很渴吧?快喝點東西吧!」

 

 

      「妳常來看比賽。」是肯定句。程海笑著對眼前熟悉的面孔道。他一直在注意她,尤其是她看比賽時專注的神情,還有激動的吶喊加油的樣子,覺得她真的很吸引人。身為候補球員的他從來就不被看好,球技平平,能進來校隊已經是個奇蹟。這樣的自己在看到陸妍荏之後,不知道是不是佔有慾作祟,竟然希望她的加油只屬於自己。他日夜練球,幾乎到了不眠不歇的地步,好不容易才擠身成為正式球員,爭取到上場和霍宇碩較量的機會。他顯然是太過興奮,所以今天的表現有些失常。在球場上時只要想到觀眾席有她,他就會興奮的無法冷靜。雖然他很清楚她加油的對象從來就不會是他,他仍然努力表現,盼望她的視線會因此駐足在他身上,一秒也好。但是經過今天的觀察,她的視線顯然沒有移開過霍宇碩,這讓他非常懊惱,暗自把他當成假想敵。

 

 

      他多希望她的視線是追著自己跑。這個強烈慾望讓他無意識的走向陸妍荏,等到他回過神時已經撞上她。他一時找不到話題開口,只好妄想她能把沒送出去的東西轉送給自己。他向來就不奢望太多,能和陸妍荏有交集,他已經很感謝上帝了。可他似乎太過高估自己的定力,太過低估陸妍荏的吸引力。他原本並沒有打算拉住她--在他成功得到她的禮物,她轉身要走時,他應該就此滿足。他沒想到小小的進展會把他胃口養大,變得貪得無饜,未經思索就對她做出任性的要求。

 

 

      「是啊!」她露出『你怎麼知道』的表情,漾起笑容:「我猜,你是新隊員?」

 

 

      「猜對了。」程海回覆,露出潔白的皓齒。

 

 

      「我喜歡你的背號。」陸妍荏道,清麗的臉上掛著淡淡笑容。她直覺程海是個好相處的人,而且有種讓人想和他說話的魅力。或許是他親和力十足的笑容,也或許是自己太過不堪寂寞,不管是哪個原因她都懶得追究,只知道自己挺喜歡這個人的--還有背號。

 

 

      「謝謝,十八是我的幸運數字。」程海笑彎了眼,像得到主人寵溺的貓,長久空虛終於被安撫。

 

 

      「是嗎?十八也是我的幸運數字。」陸妍荏笑開,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和自己有了一個共通點的男孩,像是國小時找到和自己同月同日出生的人一樣興奮難抑。她不了解只是這樣一個相交能引起她幼稚的喜悅,但她顯然很樂意進一步了解眼前這個人。

 

 

      「我叫陸妍荏。」

 

 

      「我叫程海。」

 

 

      他們因突然而一致的正式介紹相視而笑,沒有發現此刻他們瞳孔中相映的是彼此,視線被對方佔滿,再容不下其他人。

 

 

 

<i>To   Be   Continued   ...</i>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