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我與老人

   回想起小時候,舊家是在小巷裡,那是一輛車經過都會嫌窄的巷子,雖然它很狹小,但我的童年時間大部分都是在那度過的。因為它的狹窄,所以根本不會有大車經過,但也因此,巷子裡常常會被人當作放置廢物的地方,像冰箱、冷氣甚至是壞掉的摩托車,什麼東西都有。

 

   我常常和隔壁的死黨們一起去「探險」,到那廢置區找一些有的沒的,通常都會在那裡耗上一個下午吧。一直以為是我們的秘密基地的地方,不知道在何時來了一位老人,在旁邊搭了一間鐵皮屋,開始與我們一起「分享」這秘密基地。

 

   聽了媽媽說之後,才知道他是「拾荒老人」,雖然當時年紀小不清楚這是什麼意思,但是卻很天真的認為,他的工作還真有意思!   他會將廢物再生利用,利用接和技術將廢物結合起來,給予它一個新生命和新用途。

 

   跟他的第一次接觸,是我媽叫我拿用完的沙拉油桶和一些吃完的罐頭給他,其實我是很不願意的。因為他的家,在白天仍是給人漆黒的感覺,沒有任何居住的氣息,只有一片片鐵皮讓人覺得很冷漠,那是多麼的不舒服啊!

 

   「伯伯!我拿東西給你!」就這樣叫了幾聲,就聽到「吱吱吱吱」響,沒有上油的鐵門打開,我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臉,深刻的皺紋就好像在他臉上畫上了數刀,烏黑的臉有著白斑斑的短髮和長鬍,我看到他的一眼,居然是一個感覺─「他好像好累啊!」當我把東西交給他後,就想轉身離開,誰知他竟叫住了我,正當我不知所措時,他遞給了我一顆橘子,他那條條皺紋彎曲笑道:「別跟媽說喔!」之後我有時候就會跑去看他作東西。

 

   記得那天是大熱天的傍晚,他依舊坐在外面看著自己撿來的廢物。我走到他身旁說:「伯伯為什麼只有一個人?」他看看我然後拿張板凳給我,然後深深的嘆氣自言道:「唉!我本來是開鐵工廠的,雖然不大卻還是能過活。我有個…兒子,以前吧!我把他養那麼大,也不求回報,只希望他能回來看看我們倆…他媽生病也不回來…錢花完了工廠倒了他媽也走了…還是不回來…」是淚嗎?還是汗?我忘記了!他摸摸我的頭然後推著他的推車走了出去,我就坐在那看著他,天空被最後的太陽罩紅,背對我的他,影子看起來是如此的寂寞。駝駝的背,有著出乎意料的堅強,瘦瘦的胳膀,有著不服輸在支撐,他的腳是受傷的,他的右腳向前緩緩的踏一歩,接著左腳緩緩的拖了過去,然後再推著推車,再踏歩,再拖…

 

   一次放學回家,發現巷子正在拓寬,廢棄物都不見了,而他也不見了…他不是我的朋友,也沒有啟發我什麼,也許我們根本不算認識,也許只是片面之緣,但是我忘不了他那天的背影,那時候的我不知道什麼叫堅強,不知道什麼叫悲苦,何謂現實無奈,而現在的我,痛苦嗎?悲嗎?無奈嗎?只要想起了他的背影,我想我應該要堅強吧,因為這不算什麼吧!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