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經典文化教材-同人-BL-漁x屈(H)我們不會有完美的結局

在江邊,只見有位男性坐在旁嘆氣著

 

「唉…」沉默了許久「為了國家好,卻被流放。」他站了起來,正打算要回家時…。

 

「欸!你幹什麼!」有位拿著釣竿的男性衝了過來。

 

「你…你別過來啊!」就那麼不小心,拿著釣竿的男性摔了一下,兩個人就一起跌近江裡頭了,「你幹什麼!」他生氣的說著。

 

好不容易兩個人都爬上岸,他顯然很生氣「去死。」便將拿著釣竿的男性又踢回江裡頭,之後轉頭便走掉。

 

「……好心救人,結果卻受到這待遇…。」男性偷笑著「不過…真可愛。」

 

 

 

「三閭大夫,你別走啊!」拿著釣竿的男性是漁夫,正當行業不做去賣什麼包包…莫名其妙的從那天起開始一直纏著我不放,蟲子啊!

 

「滾!」我給了名叫漁夫的男子一個白眼。

 

嗯?你問我是誰?我都紅成這樣還不認識我,真是的…

 

我是屈原,又名三閭大夫,是楚國的詩人,但是因為某些事情被楚王給流放了…這頭死肥豬…。

 

「不然我送你包包嘛!」

 

「誰要那種破包包啊!」整天纏著我,又不去幹活,真是煩死人了…不過…他長的倒是挺好看的…喂!不對啦!可惡…。

 

「大夫…」

 

「大夫是你叫的啊!」不小心就動怒踹了他一下,感覺挺怪的?

 

「不然要叫小屈屈麻?」

 

「……」我停了下來,漁夫那傢伙撞到了我,我轉過頭看了他幾眼「漁夫啊…」

 

「嗯?」瞧他一臉好像小狗一樣開心的,我走向前一步,笑著看他。

 

「再見。」我很自動的將他踹下江,真不懂他腦袋是不是有問題…。

 

「小屈屈…嚕…」他應該要開心,他終於學會游泳了。

 

 

每天都這樣子過,他纏著我…我把他踢下江…他都不溺(膩)啊!

 

直到有一天…

 

 

「小屈屈!」

 

「……」我一踏出家門,就看到這死傢伙站在我家門外「幹麻。」

 

「買包包吧!」他很開心的對著我,但是我卻沒看到包包在哪

 

「包包在哪?」我東張西望著。

 

「在這呀。」他指向旁邊有個小孩,應說他是包包,看起來明明就小孩。

 

「你人口販子喔,你別跟我講他名字叫包包,我就再把你踢下江,還有…你是漁夫吧!還不去釣魚!」我用討厭的表情看著他。

 

「他就是我要賣的包包喔!而且我是賣包包的不是漁夫。」他拍了拍包包的頭,結果包包咬了他。

 

「……」你都已經叫漁夫了還不是漁夫…「滾開,別擋在這裡我要出門了。」

 

就跟平常一樣,我走在前,他一直跟在後頭,也有人說這樣很像金魚便便?我笑了,但是今天他卻有一點不太一樣…他變安靜了!感覺很不對…?我放慢了速度走到他旁邊來。

 

「欸,你怎麼了?」我居然主動開口問他,我是不是瘋了…

 

「因為你都對我好冷淡…」他居然嘟嘴起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算了…」我頭痛了…這傢伙是不是性向不正常啊…

 

我跟往常一樣,走到江邊坐了下來,其實我在期待會有什麼東西被撈上來,除了漁夫。

 

「唉…」死肥豬楚王…流放我你會後悔的!「唉…」

 

「三閭大夫…。」漁夫講話了。

 

「幹麻,你又想要說什麼奇怪的東西。」

 

「我明早要出海,可能回不來了…這小傢伙就交給你照顧了…」漁夫將包包遞給我,然後一副很失落的走掉,只留下呆呆看著的我…還有包包。

 

這件事一定有哪裡不對,明明是賣包包的怎麼會出海…不對!他本來就是漁夫了!不過…不回來是怎樣?少一個人給我罵很無聊欸…好吧…今天拿點酒肉去漁夫那裡跟他好好的聊聊算了。

 

 

到了晚上

 

 

「漁夫,漁夫你在嘛?」我,目前站在漁夫家門外,我把包包丟在家裡睡覺了。

 

「誰啊…?」咦?他的聲音怎麼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是我,屈原。」

 

「啊!等我一下喔!」聽起來裡面一陣混亂?為什麼漁夫要一堆問號啦!

 

過沒多久,漁夫開了門,身上…居然裸上身…我的臉居然有些微紅…

 

「抱歉…因為家裡很亂…進來吧」漁夫的臉上紅紅的…

 

其實他家裡跟我家比起來…很乾淨…除了幾瓶擺在一旁的…酒

 

「你說不回來是真的麻?」我隨便找張椅子坐下,並把酒肉擺在桌上。

 

「嗯…」看他那樣子…好像真的是要離開了…

 

「好啦!哪,我有帶酒來,喝到不墬不歸吧,看在你整天都纏著我的份上。」

 

「……」他沉默了些許的時間「那就喝吧。」

 

我跟漁夫就這樣,把我帶來的酒跟家裡的酒全部喝完…

 

頭好暈…「漁夫欸…」我好像喝醉了…居然不自覺得趴在漁夫身上。

 

「你…沒事吧…」身體還真重…第一次喝到這種程度…

 

「嗯…好啦…那我先回去囉…」身體不聽使喚…眼前…「漁夫…你好多個喔…」

 

「在我家休息吧,你這樣子也回不去啊…」唔…唔…眼睛好花…

 

「喔……」眼睛一片白茫…然後黑掉了…

 

 

「小屈屈你好重…」我感覺得到我在某個人的背上…好溫暖…

 

「我…才沒有…」

 

才那麼一下子,我就被放在床上,有個人抱著我…

 

「屈原…你好香…」就在那一瞬間,有個溫溫熱熱的東西從我嘴中滑入,很巧妙的動著…但是我卻不會討厭…

 

「唔…」眼睛睜不開

 

可是…好像…快沒空氣了…「唔…」我輕輕的推開壓在上面的東西。

 

「怎麼了…?」一隻手撫上了我的臉,撥開我的瀏海,我勉強的睜開眼睛…是…漁夫…?

 

「漁…夫?」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雖然很模糊…

 

「醒了麻…」他趕緊從我身上下來,但是剛剛…的確…「抱歉…」他別過頭去,不讓我看他的臉。

 

「為什麼你…要這樣子做…」突然感到臉上有溫熱的東西滑落,而且好像越來越多…

 

「不知道…」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寂寞。

 

看著這樣子的他,我居然感到心痛…我不是很討厭他嘛…

 

「如果…你真的一去就不會回來了…那…。」我靠了過去,主動的吻了他…。

 

「你…唔…。」那溫熱的東西是舌頭…他的舌頭在我口中翻攪著…感覺到一陣不對勁…有反應了…。

 

他轉過來將我壓在下面,怎麼辦…身體好熱…。

 

「你這是在誘拐我嘛?」他將我的衣服給解開,嘴巴湊上了胸前紅腫的部分…。

 

「唔…不要…。」我感到一陣酥麻,從未有的感覺。

 

我試著想把漁夫給推開,但是力氣就好像被奪走般…使不上力。

 

「你沒有資格對我講不要…。」嘴巴上忙著,雙手也沒有空閒…從胸到腰…甚至那腫脹東西…他一把抓住「很有精神麻…。」他不斷的對腫脹的東西給予刺激,我不自覺的發出聲音來…。

 

「啊…」連自己都覺得訝異,這…是我的聲音麻…。

 

「挺可愛的…。」力道越來越大…那前端開始麻痺…糟糕。

 

「不可以!快要…」來不及說完…射了…我眼睛閉著,不敢看著他…。

 

「射了呢…第一次這樣子嘛?」他的手從背部往下滑,我縮了起來,接著…他的手指直接插進了那縮緊的洞穴。

 

「啊…痛…好痛…」這種痛…是第一次感受到…痛到都在顫抖著…。

 

「接下來就不止了…」漁夫的聲音…好可怕…。

 

突然感覺到,有個熱熱的東西抵在屁股,該不會…

 

「進去了…」

 

「呀…好痛…拔出來…好痛…」我苦哀求著,但是他好像就沒聽到一樣,不止這樣…還開始抽動著…。

 

沒多久,這種痛楚漸漸轉變成快感…我隨著節奏發出了聲音,好想停下來…可是卻不聽使喚…

 

 

直到我們都累了為止…

 

 

 

「唔…」外頭灑進來的陽光叫醒了我,才發現身旁已經沒有人了「漁夫呢?」起初還以為是作夢,但是身體的痛覺提醒了我…是真的。

 

我起身看到桌上有張紙條,上面寫著『對不起…說不回來是騙你的,但是這樣子對待你我的良心過不去,所以只好以死謝罪…對不起…我是真的,很愛你。』短短的幾句,讓我看的眼淚都掉了下來…怎麼可以就這樣死掉…。

 

 

我穿好了衣服,跑了出去,第一個想到的是江邊,一到江邊我就看到了漁夫的船跟釣竿…人呢?

 

漁船跟釣竿對著我說,漁夫已經跳江自殺了…聽到的當下心情整個崩潰…我怎麼了…

 

「漁夫…不可以死…雖然我之前都那樣子對你…可是…直到昨晚,我才清楚明白我是愛你的…怎麼可以…嗚…」我慢慢的走下江去「我這就來找你了…」

 

 

漸漸的水淹過了我…漸漸的我沒有了空氣…意識隨著水而流去…

 

 

好奇怪…我明明就是很討厭他…

 

 

回應 (2)

Midnight Blue午夜藍
2011-07-18 23:3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
四絃
2011-07-18 23: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噗......我想屈原地下有知應該會長嘆一口氣才是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