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如果一直沉浸在夢裡,那將會永遠醒不來……

 

 

一片片的玫瑰花瓣掉落了,那鮮紅的顏色令人怵目驚心。

 

我站在湖邊,看著那玫瑰花瓣靜靜地掉落在湖面上,形成一圈一圈的漣漪。

 

 

這裡是哪裡?

 

我又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我轉頭看看四周,一片白霧。

 

這是一個看不到盡頭的世界,四周的霧氣遮掩著,好像一個神祕的國度。

 

我走著走著,不管走了多遠,就是一直在湖邊。

 

 

蒼白的腳趾踩著白色磁磚,每踏一步,那從腳底傳來的感覺,越冰涼。

 

 

這裡是哪裡……?

 

是在夢裡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睏了,眼睛再度睜開,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平常生活的世界。

 

腦中剛剛的那些景象,也許真的是夢吧。

 

我從床上起身,拖著疲累的身軀和微濕的汗水,走進了浴室。

 

梳洗好後,我拿著書包,走在熟悉的路上。

 

 

早晨的路上,車少得很,也安靜許多。

 

在往學校的路上,突然間,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狗叫聲。

 

會熟悉是因為我家之前也有養過狗,叫阿布,每當我走出門的時候牠就會對著我叫,只不過在養了兩年左右,阿布牠就不小心被車給撞死了。

 

「汪!汪汪!」

 

循著那聲音望過去,並沒有看到什麼東西。

 

我不以為意的往前走後,突然看到一個很熟悉的影子。

 

長得很像阿布的一隻小土狗,往我這走了過來,然後,對我搖著尾巴。

 

因為覺得可愛,我不禁的蹲下身子,往牠頭上摸了摸。

 

而我,也不禁的微笑了,畢竟,這還真有點懷念……

 

 

在學校,我跟兩位女生特別得好,她們分別是小惠跟小娟。每到下課,我們就會圍在一起,聊天聊地的,有時候討論功課、有時候聊著班上同學的八卦,或者說說哪個老師很機車的出好多作業刁難我們,總而言之,我們無話不談。

 

 

「天啊……昨天那三十頁的數學作業,我可是熬夜熬到半夜快三點才睡著,妳看,我的黑眼圈好重喔!根本就睡不飽!」小惠把課本放在桌上,抱怨的說。

 

「對啊!數學老師真的好機車喔!我昨天去圖書館寫到圖書館關了都還沒算完……」我附和地說。

 

「那我算好一點,我寫到晚上兩點多……」小娟無奈的說。

 

「對了,那個……」小惠接著開口說話,但是我卻突然的耳鳴。

 

感覺上有很大的壓力頓時塞在我耳裡,那就好像是耳朵進了水一樣。

 

「我……我先到旁邊休息……」

 

然後,我走到窗戶那,迎著風,看看校園景色。

 

也順便轉頭看看小惠和小娟,她們都一臉沉重的表情。

 

是因為作業太多而感到壓力很大吧?我猜。

 

 

放學時間,因為我們三個家裡的方向都不同,所以我們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後,就互相道別。

 

天還沒黑,夕陽還照耀著,就像有人不小心打破了顏料盒,把天空染成橘紅一片。

 

心裡突然不想這麼早回家,畢竟我平常放學都會去圖書館看書,但是今天……就讓自己放一次假吧!

 

 

在十字路口那等紅綠燈的同時,旁邊站了一個高我一個頭的男孩,他戴著帽子,突然開口說:「今天的綠燈……好難等喔……」

 

我看了看他,以為他是在跟別人說話,但是他眼睛卻看著我。

 

「呃……嗯,對啊……」突然跟他對到眼的我,頓時不知所措的回應。

 

「人生就像這十字路口吧……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往哪裡走才好……」

 

突然講起道理的他,我頓時不知道怎麼回。

 

「妳不這樣覺得嗎?」他看著我,對我微笑。

 

我有點皺眉的看著他,搖了搖頭,因為我並不這麼覺得。

 

我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指,然後開口說:「如果你有目的,那你就會知道下一個十字路口是要怎麼走,不是嗎?」

 

說到最後,我抬起頭看他,卻沒看到任何影子。

 

咦?人呢?

 

此時,綠燈了,我抬起腳往前走。

 

但是心裡卻抱怨著:怎麼遇到了一個怪人?

 

而我,竟然還回應他……

 

 

晚上,躺在床上,很快的,又進入了夢鄉。

 

 

又是那個場景。

 

我站在湖邊,看著玫瑰花瓣不斷地掉落。

 

已經不想四處走動了,因為我知道,不管再怎麼地走,就是找不到出口。

 

拉開身上的白裙,我坐在湖岸上,兩隻腳輕輕地放進湖裡面。

 

那是個很冰涼的感覺,但卻很舒服。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夢到這場景。

 

如果一直沉浸在夢裡,那我將會永遠地醒不來。

 

但是今天,我醒了不是嗎?

 

 

雙腳輕輕的攪動,激出少許的水花。

 

很奇怪的,不停的有玫瑰花瓣掉落。

 

我抬起頭,看著那無盡的一片白,這裡沒有天空和白雲,就只是一片白。

 

鮮紅的玫瑰花瓣,不停地從上方緩緩掉落,然後在湖面上產生大大小小的漣漪。

 

 

隔天,我又出現在這裡。

 

又再隔一天,我依舊出現在這裡……

 

 

為什麼,在夢裡的我,會一直徘徊在這個地方呢?

 

 

 

我決定去尋找答案,這個近乎於無解的答案。

 

 

 

 

看著那不停掉落的玫瑰花瓣,我閉上雙眼,享受著這寧靜。

 

 

突然間,一個粗糙又長繭的手出現在我腦袋裡,我莫名地喘不過氣,不禁馬上驚覺地睜開眼睛。

 

仔細看,玫瑰花瓣依舊從上面掉個不停。

 

我摸摸自己的喉嚨,喉嚨那剛剛好像被一個力道施壓過,令我很難呼吸。

 

我咳了幾聲,那狀況沒了,彷彿是我想太多。

 

站起身來,摸摸自己的腦袋。

 

 

現在,在夢中不是嗎?

 

竟然這些夢是因為我的思考所以才形成的,那我剛剛……為什麼還會思考呢?

 

不,等等……

 

剛剛那不是思考,而是突然的,突然地那畫面就印在我腦海裡。

 

可是,那畫面代表著什麼意思嗎……?

 

 

無解,就如果這個夢一樣,終究是無解。

 

 

沒有答案。

 

 

 

 

「姐姐,妳也是一個人嗎?」放學的路上,突然有一位小女孩抓住我的手。

 

我看看她,她可愛的對我笑著。

 

問我是不是一個人?是想找我一起玩嗎?

 

「我不喜歡麻麻,所以姐姐陪我玩好不好?」

 

果然,是要我當她玩伴。

 

看看時間,手錶不知道什麼時候沒電了,但離剛剛的放學時間應該還不晚。

 

我在她面前蹲下身,對她說:「……但是姐姐只能陪妳玩一下喔……妳想要玩什麼?」

 

「我……我們來跳格子好不好……?」

 

不等我的回應,她就把我拉到她們家院子那。

 

空地上畫了一堆大大小小的格子,線條歪來歪去地又扭曲,果然是出自於小孩子的手。

 

「那要怎麼玩呢?」問完我牽起她的手,但卻在她手上看到一堆瘀青。

 

這一條一條的瘀青,怎麼看都覺得是被打的,家暴嗎?

 

想著,我不自覺地望向他們的屋子,靜悄悄的,裡頭好像沒有人的樣子。

 

難怪她會想找我玩……

 

「你看,這就是靜兒她家耶……」旁人越來越接近的聲音,我看到跟那小女孩差不多年紀的兩個男生這樣走過,他們邊說邊指著這棟房子。

 

「妳叫靜兒嗎?」我轉過去問,但是,卻沒有看到那小女孩的人影。

 

……?

 

怎麼不見了……?

 

我四處看看,除了剛剛經過這裡的那兩位小男孩,沒有其他的人。

 

 

算了,回家好了。

 

 

家中,依舊沒有半個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都沒有看到爸爸媽媽。

 

而且,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一回到家就覺得眼皮很沉重,很想睡覺……

 

 

 

 

又來了。

 

又是那個場景。

 

我已經不知道來這多少次了……

 

 

但最近,我發現了一件事情。

 

就是那些不停飄下的玫瑰花瓣,好像越來越多了……

 

湖上,漂了許多花辦,就像是一個澄清的湖被鮮血給感染紅了……

 

 

一想到這,我才發現整個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的,通通被染紅……

 

 

 

 

我驚醒,身上被嚇出一堆冷汗,心頭好像被繫上了一條繩子,越繫越緊……

 

看看時間,手錶依舊一直停留在放學時刻不久,我看看外頭,天已經亮了。

 

趕緊收拾書包,然後出門。

 

 

途中經過那小女孩的家,我不以為意地繼續往前走。

 

「姐姐,來陪我玩嘛……我不喜歡麻麻,因為她每次一看到我就動手打我……」

 

走到一半,突然間聽到小女孩的聲音。

 

我轉過頭,卻什麼東西都沒看到。

 

 

一個響大煞車聲,傳了過來。

 

我循著聲音望過去,看到一堆人站在一台車的後面,基於好奇心,我走了過去。

 

卻看到一堆人對著地上的那東西指指點點的。

 

「牠突然衝出來……」

 

「司機可能沒注意到吧……」

 

我站在人群背後,透過人群,我看到了一隻小狗躺在地上,是那隻長得很像阿布的小狗,然後,我看到我媽站在一旁,皺著眉頭,似乎遮掩不了臉上的傷心。

 

 

「媽……」我伸出手過去,想要安慰她。

 

但……

 

 

在一瞬間,那畫面全都消失不見了……

 

 

……?

 

 

我的手定格在那,久久不能縮回來。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子……?

 

 

我走著,卻覺得心頭上有著難以形容的情緒正在慢慢的像泉水般湧出來。

 

我……

 

每踏出一步,我就覺得我的腳有如鉛塊一樣的重。

 

為什麼……我……?

 

 

心頭上的繩子,越懸越緊,緊到令我喘不過氣來。

 

我手顫抖著,突然覺得好冷,冷到整個背脊裡……

 

我又開始耳鳴了。

 

 

 

不知不覺,走到了教室,和小惠和小娟坐在一起聊天。

 

但是,我只靜靜地坐在一旁,沒有說話。

 

「話說那個人找到了嗎?」小惠說。

 

「不知道耶……我看新聞都沒有報出來……」小娟說。

 

接著,靜靜的,我從她們身邊走過。

 

 

 

我所不知道的是……

 

在我走後,小惠對著我所消失的方向看著,然後緩緩的對小娟說: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耶……雖然她走了,但我總覺得她還在我們身邊……」

 

 

 

 

「今天的綠燈……好難等喔……」

 

突然間,一句熟悉的話從我耳邊從來。

 

「人生就像這十字路口吧……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往哪裡走才好……」

 

我抬起頭看,不知不覺的,我走到了之前那十字路口。

 

「妳不這樣覺得嗎?」她對著我說,然後微笑著。

 

我慢慢地握起手,緩緩的開口:「你……不用等了……因為,再怎麼地等,它也不會變成綠燈的……」

 

不知道此時,我是以什麼樣的表情、什麼樣的心情說出這句話。

 

「為什麼啊?」他歪著頭問。

 

「因為……我們……」說到這,我發現我出不了聲音了。

 

喉嚨那,好像有什麼東西卡住了……

 

 

心頭上的某種東西,越懸越高。

 

我覺得更加的冷了。

 

 

因為……

 

 

因為我們……

 

 

「不存在……」沙啞的,勉強的,從我喉嚨擠出這幾個字。

 

 

因為我們都已經不存在在這世界了……

 

 

卻在說出這話的時候,整個崩潰。

 

 

而他可能知道我所要表達的是什麼,漸漸的,他化身為一點一點的光點,然後飛散消失。

 

 

 

因為我們……我們都已經死了……

 

 

 

一滴淚水,從我眼角流了下來,然後,越流越多,就像洩洪的洪水不停的流。

 

耳鳴的情形好了,但是我卻覺得全身好冷,好像身處於寒冰地帶。

 

 

漸漸的,我想起一切了……

 

 

 

 

原來我迷失了……

 

迷失在那湖邊。

 

 

 

那並不是夢,而是真正存在這兒的。

 

那鮮紅的玫瑰花瓣,不是花,而是我的血……

 

 

 

那雙粗糙的雙手,則是殺害我的兇手。

 

而手錶所停的時間,是我被殺害的時刻……

 

 

 

我會覺得冷,我會耳鳴,那都是因為我在湖裡。

 

 

 

 

也因為我死了,所以我能見到那些也是死者的靈魂。

 

 

那隻像阿布的小狗,真的就是阿布。

 

 

那個被家暴的小女孩,印象中她是在一年前被發現慘死在愛喝酒的母親手下。

 

 

那個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的男孩,則是三個月前出車禍的同校同學。

 

 

 

而我……

 

 

 

我的靈魂,還在那湖邊,還在這世上不同的走動……

 

 

 

 

『對於前一個禮拜的某位女高中生失蹤事件,目前已有進度。警方在附近的湖裡撈出了一名年輕女性屍體,經判斷後,確定這位屍體就是那名失蹤的女高中生。而經由現場的採集和線索,警方並不排除他殺的可能……』

 

 

 

如果一直沉浸在夢裡,那將會永遠醒不來……

 

 

這次我,真的永遠醒不來了……

 

因為我,真的迷失了……

 

 

 

 

[完]

 

回應 (6)

秋天的貓
2015-10-09 22: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也許以後也會跟他一樣吧。
在消失在這世上的那時候⋯⋯

秋天的貓,出沒。

哈囉,倪小恩!

我覺得寫的很好呢!!
有一種無法說出口的感覺,滿滿的在胸口。
不過,以後真的是這樣吧!
加油!!


下次見!
拜拜~


秋天的貓,隱去⋯⋯
回覆:2016-02-18 22:36 哈囉 我到現在才看到你的留言 (歹勢
謝謝你的喜歡哦
晨光
2013-01-29 22: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好看!!!
有想哭的感覺耶...(是我淚點低嗎?!
回覆:2013-02-03 22:21 這個.....我是覺得還好啦(搔頭)
傻兒
2013-01-22 14: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好看(拭淚)Q___Q
可以叫你恩恩嗎(?)(咬手帕)
結局好悲慘QQ(繼續哭)
回覆:2013-02-03 22:20 哈哈 可以啊^^ 愛叫我什麼隨便叫 我沒有在在意的
不過....我挺納悶妳真的有哭嗎?@@
>''<
寧夜.祇冉
2012-04-21 08: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很好看喔:)
回覆:2012-11-05 08:17 謝謝XD
惸星
2011-10-16 14: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看b 太好看了!!
其實前面女主角和小娟和小惠說話
他們根本沒聽到吧!
前面舖梗真的超讚的 (笑)
不過死掉了還是有點可憐QAQ
回覆:2011-12-10 19:04 現在才發現你的留言~
謝謝妳喔!XD
Rainbow
2011-10-05 13: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幸好最後解釋了1切 我明白了 她死了 ..文章寫得很有動力 不知怎樣形容!
回覆:2011-10-05 13:48 謝謝妳囉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