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Yes,沒有其他答案

「嘿!妳看。」他突然指向天空。

 

就在我視線對上天空的那一秒,突然聽見〝碰〞一聲,閃著漂亮的煙火。

 

在我驚訝之際,一雙厚厚又溫暖的大手包裹住我那雙小手。

 

「生日快樂嘿!」他用最溫暖的太陽笑容溫暖了我的心。

 

就是在那時候,我對他動心。

 

 

 

※※※

 

 

 

我喜歡把頭髮簡單的綁一綁,不喜歡特地梳妝打扮,手痠會影響到我的心情。

 

我知道我夠懶。

 

 

 

「緹菈,妳今天自己去上學好不好?」姐姐臉色蒼白的說著。

 

我擔憂的看著她問:「妳要不要看醫生?」

 

「晚點老爸會載我去,妳快去學校,不然就要遲到了。」

 

然後我騎著腳踏車出發。

 

 

 

我喜歡綁的髮型,人人都稱之為公主頭。

 

但我不是公主,也沒有公主性格,只是懶得綁好馬尾,因為我特別講究要整整齊齊乾乾淨淨。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常綁馬尾的原因。

 

 

 

上學沒有遲到,可是有人遲到。

 

那個人還是我從小到大的玩伴,傑諾。

 

其實他長得很高,是班上屬一屬二的,所以沒人敢欺負他。

 

我卻比他嬌小得多,好險他會保護我,所以班上也沒人敢欺負我。

 

誰欺負我就會被他抓出去教訓。

 

儘管我討厭打架、動粗。

 

 

 

聽女孩子們的說法是,他喜歡我。

 

根據我對他的了解度,無法確定,但我們是很好的玩伴,這點無庸置疑。

 

而且他總是會給我吃好的、玩好玩的,如果我有什麼願望,能實現的他會盡力幫我實現。

 

簡直比聖誕老人還更像聖誕老人。

 

我非常感謝上天安排我們認識。

 

他簡直就是個天使。

 

 

 

他為什麼會遲到呢?

 

我真不明白,這是他第一次遲到。

 

 

 

※※※

 

 

 

「緹菈,妳聽說沒?傑諾他父親被抓了。」

 

在生物課下課之後,朋友帶我到廁所跟我說。

 

「真的嗎!?」我真的非常驚訝,傑諾的好人父親怎麼會被抓了呢?

 

「嗯!聽說他在公司偷偷挪用公款,可是傑諾的父親根本不承認有這樣的行為。」

 

我想那是有人栽贓!可惡!

 

傑諾之前有跟我說一件秘密,就是他父親的同事有幾名是個壞蛋,專門欺負他父親,但是他父親也無可奈何。

 

也許就是那幾名壞蛋害的!

 

「等他來了再說吧。」丟下這一句,我就回教室了。

 

 

 

然而,他今天一整天都沒來上課,我很擔心。

 

班上謠言四散,有的還很誇張,我是有些生氣,但我不知道真正的真相,所以無法反駁。

 

乖乖的、少惹事,會比較好。

 

 

 

捱到放學後,我立刻騎著腳踏車到傑諾家。

 

「叮咚、叮咚叮咚!」我按了很多下,等待人來開門。

 

傑諾出來應門,他一見到我,有些開心,但是臉上的愁惱還是很多。

 

「我可以進去嗎?」

 

「嗯!」他讓我進去,並且拿出果汁給我解渴。

 

我很難開口詢問。

 

「妳大概在學校聽說了吧?...我爸被抓的事。」

 

我點頭。

 

「他被栽贓,卻又沒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目前被拘留住,我媽正在思考下一步動作,我不曉得同學見到我會怎麼說。」

 

「其實說得跟事實沒有太大的差距,你還好嗎?」我很擔心他。

 

他苦笑著,「我很怕我爸真的會坐牢。」

 

「放心吧,上天一定會給他公道的!」我握住他的手安撫道。

 

 

 

※※※

 

 

 

認識了十幾年,熟了十幾年,但我一點也不了解傑諾的心裡。

 

原來,他是這麼的喜歡我。

 

所以才會如此守護我。

 

 

 

傑諾父親的朋友找到證據,所以那幾名壞蛋就這樣被關進牢內,他很開心的說我是對的,然後很感激的感謝上蒼。

 

為此我也很高興。

 

他約我今晚在頂樓見面,有個驚喜要送給我。

 

 

 

晚上十點,依約到頂樓去。

 

他遞給我我最愛吃的冰淇淋,俯瞰著夜景。

 

其實二十層樓高的夜景還算不錯,我自己覺得。

 

今夜的星星不多,但有月亮,滿迷人的。

 

傑諾沒說什麼話,我們都靜靜地享用冰淇淋。

 

吃完以後,他拿出手帕幫我擦擦嘴和手。

 

 

 

「嘿!妳看。」他突然指向天空。

 

就在我視線對上天空的那一秒,突然聽見〝碰〞一聲,閃著漂亮的煙火。

 

在我驚訝之際,一雙厚厚又溫暖的大手包裹住我那雙小手。

 

「生日快樂嘿!」他用最溫暖的太陽笑容溫暖了我的心。

 

就是在那時候,我對他動心。

 

 

 

回家之前,他給了我一封信。

 

老實說,那封信挺長的。

 

我花了好久時間才讀完。

 

還有,花了更多時間重看。

 

這裡頭充滿著傑諾從小到大的心情,我猜這是影印下來的日記,然後,最後有幾行是親筆寫的。

 

〝妳如果肯願意給我機會,明早我會在妳家門口等妳,再給我答覆,Yes   or   No。〞

 

 

 

※※※

 

 

 

其實我睡得不好。

 

心情複雜難以言喻。

 

 

 

早上,他果真在門口等我,姐姐自行先去學校,而他載我去學校。

 

「妳...有答案了嗎?」他很緊張。

 

我的心一直狂亂的跳著。

 

撲通撲通撲通...

 

如果他聽得見就會知道我的心情也是一樣很緊張的。

 

「我...」正當我要回答時,他突然煞車。

 

我看見,一輛貨車往我們疾速駛來。

 

「小心!」路人高聲大喊。

 

然後...

 

我驚嚇到昏厥。

 

傑諾...我還沒給你答案呢!

 

 

 

醫院。

 

刺鼻、令人想嘔吐的藥水味。

 

我沒事。

 

那傑諾呢?

 

他在哪兒?

 

父母親焦急的看著我,一直問我問題,我什麼也沒答,只是用雙眼去尋找一個很重要的人。

 

傑諾。

 

「妳想見傑諾吧?他去商店買妳愛喝的果汁,說妳醒來一定會想喝果汁。」母親說。

 

他平安無事。

 

太好了!

 

「妳沒事就好,醫生說妳只是驚嚇過度而昏倒。傑諾還擔心的一直猛問醫生為什麼妳還沒醒,比我們還擔心。」母親看著我。

 

我的臉紅了。

 

 

 

他提著一袋飲料走進病房。

 

父母親拿著他們的飲料離開病房,給我和傑諾一個空間。

 

「我很擔心妳,很怕妳就這樣不醒來。」他猶豫著要不要幫我把瓶蓋打開。

 

我拉拉他空空的右手,看著飲料,他了解我,幫我打開瓶蓋並插入一根吸管。

 

喝下幾口,我滿足了才回答:「我沒事的,很抱歉讓你這麼擔心。」

 

他還是很緊張,我看得出來。

 

我繼續說:「其實在昏倒前我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我還沒給你答案。」他更緊張了,吞吞口水等待我的回答。

 

「你知道我向來有些遲鈍,後知後覺,在遇到這麼恐怖的事以後才搞懂自己的真心。」

 

我笑了笑,「你知道我最怕的是什麼嗎?」

 

他用無法確定的眼神告訴我他不知道。

 

「我最怕的是我將永遠再也見不到你。」

 

然後,我們擁抱,安心。

 

「剛剛醒來之後我一直在找你,很怕你出事了,幸好你沒事。」

 

他笑了。「我才不可能出事,別忘了我可是體育班的,很快就抓著妳閃過貨車。但是當妳昏倒時,我以為妳撞到什麼而昏倒,我真的嚇壞了。」說完,他又是那副緊張不安的神情。

 

「我只是嚇昏而已啦!這下可好,我爸媽都知道你有多喜歡我了。」

 

他又笑了:「這很好阿。」

 

「是阿~所以我的答案不用說也知道了,對不對呀?」

 

「不行,妳還是得說。」他很執著。

 

「沒關係,我們有的是時間可以說。」

 

最主要的是我想先離開醫院,那味道真讓人受不了。

 

 

 

除了Yes,沒有其他答案。

 

 

 

回應 (2)

慢慢寫,多宣傳,就會有人看了。
涼風草
2011-09-09 05: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慢慢寫,多宣傳,就會有人看了。

我想寫久了就會有人看看。加油。
風紫兒
2011-07-15 17: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妳文筆很不錯耶
挺好看得^^
回覆:2011-07-15 17:38 謝謝^.^只是希望別人也可以來看看~~

我貼的是我以前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