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傻情人

 

「請我吃糖果。」女孩俏皮的張開手掌討著糖吃。

 

「為什麼?」男孩呆呆的不明所以。

 

「今天是特別的節日。」很肯定的點了下頭。

 

「什麼節日?」他還是呆呆的。

 

「情人節。」居然給我忘記,女孩瞪著男友。

 

「阿.......啊?」等他想起來後,又是張嘴驚訝的痴呆表情。

 

 

◎§§◎

 

 

「駿佑果然是大健忘!」

 

氣嘟嘟的臉望著對街面情無辜的可憐男孩,女孩生氣地雙手叉腰。

 

每次都忘記。

 

要提醒多少次才記得住啊!

 

真是的。

 

 

「宜宜!妳在哪裡?」依舊傻呼呼的繞圈子找人。

 

 

在心裡大罵幾次笨蛋後,女孩依舊坐在原位等待。

 

如果要他來這邊找人,那大概已經是兩小時後的事吧!

 

 

手機響了,她很快接起來,並大聲喊說:「我在對面!笨蛋!」

 

 

然後一個笨蛋沒注意紅燈,想要直闖大馬路,結果被一堆車子猛按喇叭。

 

「傻瓜!笨蛋!找死啊!」

 

女孩心急的把他拉過來大吼,然後很不開心的又坐回椅子上。

 

 

 

人家也想過個愉快的情人節嘛!

 

 

 

「別氣了。我剛剛買了妳最愛的娃娃。」趕緊把熊娃娃放到她手上,並親了下她的左臉。

 

許宜宜嘟嘴,高駿佑馬上摟住她,給她一個安慰的吻。

 

「別再生我的氣了...好嗎?」他可憐兮兮的表情讓女孩終於心軟。

 

點點頭,這才笑了。

 

 

 

 

 

如果才交往三個月,就必須面臨一堆考驗,那該怎麼辦?

 

 

 

「欸欸,妳男友傻呼呼的妳怎麼會喜歡他?」朋友不懂這種男生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就是說阿,每次都忘記重要的日子。」另外一個朋友替她打抱不平。

 

她只能微笑,努力微笑:「我就是喜歡他阿。」

 

這樣的答案OK嗎?

 

 

 

 

 

「但是妳男友跟別人手牽手耶!」眼尖的朋友又指向男主角說。

 

馬上跳起來跟著看,果然!高駿佑牽著一名學妹的手,而且學妹眼睛還紅紅的,好似剛剛哭過。

 

 

 

這是什麼情況?

 

才剛過完情人節耶!

 

許宜宜咋舌,自己居然會被騙這麼久。

 

可惡!

 

那她也可以腳踏多條船啊!

 

 

 

二話不說她在黑板上寫著誠徵男友的大字標題。

 

 

 

〝許宜宜誠徵男友,要求真心對待,要專情,要溫柔體貼,要一起上下學......

 

意者請來班上找人〞

 

 

 

幾天後,她挽住第二名男友的手,甜蜜蜜地在走廊上聊天。

 

就是故意表現給某個花心人看。

 

 

 

「啊!!」高駿佑驚呼,十分訝異眼前的女友和別人一起甜蜜的模樣。

 

她...怎麼變心了?

 

什麼時候開始的?

 

 

 

馬上走到他們身邊質問:「許宜宜,他是誰?」

 

她故意親密的貼在男友身旁說:「我男友阿。」

 

「那我...」我算什麼?

 

「這位同學不好意思喔!要上課了,不送囉!」然後和男友互相甜蜜的說掰掰,還親了一下對方的臉頰,各自回到教室裡頭。

 

高駿佑只好等待機會,找時間說清楚了。

 

 

 

 

 

下課時,許宜宜根本不給他機會找自己聊天,她一直和朋友聊天,就是不看高駿佑一眼。

 

當然,她的朋友們注意到了。心裡都覺得很怪。

 

不是都各有其他男友女友,怎麼高駿佑還跑來纏人?

 

 

 

 

所以她們決定放學找他說說。

 

 

 

 

 

 

撐到放學,許宜宜當然和第二名男友回家。

 

她們兩個趕緊抓住高駿佑到公園逼問。

 

「喂!你不是和學妹交往嗎?」A朋友問。

 

「我沒有!」怎麼可能阿!他這麼愛宜宜。

 

「那上次那個眼睛哭紅的可愛學妹是誰?你還牽著人家的手。」B朋友接著問。

 

「她是不小心被我的球打到,所以我帶她到保健室去啦!」

 

「阿!我們以為你們在一起耶!誰叫你們手牽手!」慘了!誤會可大囉!

 

 

 

 

 

於是,兩名友人決定把許宜宜約到公園。

 

許宜宜也換好衣服到公園等著朋友去看電影。

 

來的卻是高駿佑。

 

「你怎麼會來這裡?」困惑地,她找尋朋友的蹤跡,卻不見人影。

 

「她們兩個幫我約妳的。」他回答。

 

為什麼?

 

她們明明知道、知道他是個花心男!

 

 

 

 

「上次是誤會,那個學妹不小心被我的球打到,所以我才帶她到保健室去。我不是故意牽她的手的!」

 

但是───

 

「你們不是在一起嗎?」別人都這樣傳。

 

「那是別人亂傳!我沒有!」

 

 

 

 

要不是今天壽星是某某人,她才忍氣吞聲盡量不發脾氣。

 

 

 

 

「真的嗎?只有喜歡我一個人而已?」她紅著眼眶問。

 

那......那個答應幫她的男生,想必也已經知道了。

 

「嗯!所以妳還願意跟我在一起嗎?我知道妳跟那個男生只是做做戲而已。」

 

高駿佑微笑著,一步一步緩緩靠近,手上拿著巧克力糖。

 

 

 

「如果妳有問我,我就會馬上誠實回答妳。可是妳都沒問清楚,就直接判定我跟學妹有關係。」他說。

 

許宜宜揉了揉眼睛,很難過的道歉:「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都怪她一時的憤怒讓她忘記要把事情弄清楚。

 

幸好他們還能在一起。

 

「那我們還在交往吧?」高駿佑笑問,把糖果塞到她的手上。

 

「嗯!」她很用力的點頭。根本不想放棄這段感情。

 

「情人節快樂。其實我原本想送的是糖果,但是一直找不到有賣這個巧克力糖的店家,所以才什麼也沒買,只好裝傻。」吐吐舌,他說。

 

「對不起。是我太任性。」她握著糖哭泣。

 

 

 

 

幫她擦擦眼淚,高駿佑好笑地問:「不吃會溶化喔!」

 

「嗯!」

 

「我幫妳吧!」

 

打開包裝紙,他體貼的把糖果放到她口中。

 

只有他記得她喜歡吃什麼口味的糖。

 

「謝謝你。」

 

 

 

 

而高駿佑低下頭,慢慢吻住她。

 

「恩──很棒的味道哦。」

 

見他調皮的說道,逗得她笑了。

 

「生日快樂!阿駿。」

 

「嗯!情人節快樂!宜宜。」

 

 

 

公園的花,剛好開了。

 

 

 

 

 

 

〈故事完〉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