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與返家之路

還被抱在懷裡保護時,我看到的景色是天花板,我的視角高高在上。

 

 

雙腳或雙腿與地面接觸時,我的視角重重摔落地面,我看到的景色是家裡的一切。

 

 

桌下有麵包屑,牆角有十隻螞蟻,地上最細微最骯髒的景色都在我眼前被放大。

 

 

然後我站了起來,走出了大門,就這麼走出去了,十幾年。

 

 

 

 

路上有無數的垃圾與樹葉,路旁有無數的商店。我越走越遠,離家越來越遠。

 

 

逐漸地,高樓都不見了,只剩下一排排房子座落於無人的街道。

 

 

滿地的垃圾,煙屁股,濃痰,鳥屎,嘔吐物,伴隨着滿街的尿騷味,屎臭味和大麻煙味。

 

 

 

 

夜晚來襲時,路上黯然無光,無人比有人來得安全。

 

 

因為夜路很可怕,所以我搭乘輕鐵或公車。

 

 

 

 

輕鐵和公車載着白天夜晚都會出沒的妖魔鬼怪、牛鬼蛇神,而公車上的氣味和污臭就和街道一樣。

 

 

座椅上黑掉的硬塊,我推測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吐的口香糖;地上的水漬,我懷疑有人吐了;瀰漫在公車裡的尿騷味,我猜是剛剛有流浪漢坐過吧。窗上有蒼蠅,我想它不知道死了有多久。

 

 

 

 

雖然路旁和交通工具上,盡是令人作嘔的景色﹐可在最舒適的環境,是看不到景色的。

 

 

這個看不見景色的舒適環境就是飛機。

 

 

外頭一片白茫茫或是黑壓壓,無論是骯髒的還是美麗的,都被雲層掩蓋了。

 

 

沒有人喧鬧,沒有惡臭,這種環境,我求之不得。

 

 

 

 

有一天,我會開着車,而車窗外的景色又更簡單了。

 

 

滿地的髒亂我視而不見,滿街的臭味被我關在窗外。

 

 

我只在意路的前方,我不再看路旁的景色,我只想趕快到達我的終點。

 

 

我只看着路的前方,路的前方除了紅綠燈和路牌,就永遠是一座光禿禿的黃土山。

 

 

 

 

在高速公路上,道路前方和兩旁都是光禿禿的黃土山。

 

 

這,其實都是同一座黃土山嗎?

 

 

 

 

我就這樣開着車,幻想自己駛在那遠遠的家鄉道路上,兩旁都是我喜歡又熟悉的店家以及整潔無味的街道。

 

 

我想回到那樣的美好。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