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真(1)駕到

        小真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她可得叫我一聲表舅。這ㄚ頭和先前我所聽到的聒噪消息不太一樣,在車上從高雄到台南的一路總像是怯生生的不發一語,像是:「妳念哪個科系」「廣告設計」,「有男朋友嗎」「沒有」,「晚餐想吃甚麼?」「隨便」.....。問了一些讓我也覺得無趣的對話後.........

 

「你是同性戀嗎?」我故意逗著她說了這一句話。她楞了一下看著我;然後用冷冷的態度對我說:「不是!」,畢竟和她還不是非常熟稔,碰了軟釘子後我不再說甚麼........。

 

 

 

    「房間為妳整理打掃好了,就在三樓後方靠露台的那一個房間,這邊是浴室,陽台可晒衣服,有洗衣機......。」

 

帶她上樓後,我一方做簡單的環境介紹,一方面接過她手中的行李。

 

「天啊!你是神力女超人嗎?行李怎麼這麼重啊!都裝些什麼東西?」

 

我狐疑地望著小真,真懷疑她手勁如此之大。

 

「就是一些廣告顏料和製圖用具及畫筆之類的」

 

丫頭有些羞澀,像是做錯事的小孩般的回答著。原本她每天通車高雄台南兩頭跑,表姐不忍她經常一大早為趕火車班次而來不及吃早餐,嬰兒肥的兩頰日益消瘦,健康狀況本來就不是太好,夜裡又為趕作業經常睡眠不足,所以向我的母親商量借住我這邊。我本身是沒什麼意見,只怕她不肯和一位有點熟又不是很熟的遠房親戚住在一起,而且還是個單身大男人。我心理想著:「頂多我多注意儀容罷。」

 

 

 

入秋的雨毛毛地下著,像是為我往後不能隨意穿著四角內褲在房裡肆意走動而哭泣...呵呵.....。

 

 

 

我的生活裡全無心理準備地出現了小真。對啊!就是我的「台傭瑪利亞」,是我美麗大方的表姐的大女兒,一位天真可愛的大女生。

 

「表叔,你都用電腦畫圖喔!怎麼畫呀,教我好不好。」

 

「我也才剛學而已,並不在行。對了,那裡有一些書。」

 

我伸手指了指書櫃上PAINTER(繪圖軟體)工具書示意她去看。小真傾著身靠在書櫃上,翻了翻手上的PAINTER-   8,很認真的看著。

 

「欸;表叔,這套軟體我們學廣告設計的人應該也可以用哩。」

 

看著她興奮的表情和發亮的眼神我就知道我該接什麼話了:「是不是也想要一套。」

 

她伸出舌頭乾笑著說:「   嘿嘿!表叔,你好像也蠻了解我的嘛。」

 

「星期天和我回家請你幫我搬電腦來灌進去好嗎?」

 

小真把眼睛瞇成一條彎彎的細弧線,嘟著嘴還把手握成求我的樣子,感覺真的很滑稽。

 

「好啊!不過煮杯咖啡來喝喝先,讓我高興高興。」

 

「好好好!不過我不喝藍山,它有點酸,我只喜歡三合一。」她像小兔子般地跳到廚房裡去。

 

我提高聲量說:「三合一是咖啡香料豆粉加牛奶和糖,它不算咖啡。」

 

「知道!可是我就是喜歡。」,小真也提高分貝回應著。

 

說真的,我還蠻喜歡這個ㄚ頭的,自然、不做作、率直、聰明、貼心、大方,一週來除了第一次見面外,每天那巴掌大的臉總是笑意盈盈,丹鳳眼常會瞇成像上玄月般,見到她的人不被那迷人特質吸引是很奇怪的,難怪每天總有不一樣的同學來找她,邀約她。人嘛,總不能都是優點集於一身,那叫無趣,也是反自然的。小真遺傳了我表姐的嘮叨DNA,聒噪,潔癖(對男人來說應該是),又有些大剌剌不拘小節的性格(不知算不算是缺點)。除了惱人的聒噪和叨絮外,其餘的我想了想也該算概括在優點類別吧!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