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上了

滴滴答答的淚水,是控訴我的利針,錐得我不服輸的臉孔,由怒轉平,由平轉皺,皺得是我的眉,道出我心中的猶豫。

 

 

對妳,我好強不認輸。因為熟悉,所以可以賴皮;因為熟悉,所以可以直言直語;因為熟悉,所以忘了妳也會受傷。

 

 

受不了妳的眼淚,讓坐在一旁的我如坐針氈,想離開,可是正在上課。

 

 

忘了是什麼話,讓妳哭得一蹋糊塗,我第一次道歉,是寫在紙上,隔著桌與桌的空隙,緩緩地推過去。

 

 

那張紙,還記得是綠色且黏性不佳的便利貼,紙上,道出了我的心聲,還有那對不起三個字。

 

 

我撇開頭,才不想看妳那得意的臉。

 

 

其實……哪來的得意,我只是不想讓妳看見我尷尬的表情。

 

 

妳沒有說話,拿下眼鏡擦了擦,而後戴上。執起筆細細書寫,我餘光瞄了幾眼,寫得倒還不少。

 

 

妳將紙條越過課桌那縫隙,腳尖一推桌腳──

 

 

合上了,不再有罅隙。

 

 

===============

 

 

只有知心的朋友,才能直言直語,就像家人一樣,不必拐彎抹角。

 

 

薛白癡,上回妳請我吃高級日式料理,下回我請妳吃X級料理麥當當=_=+

回應 (1)

Bella
2011-06-03 00: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知音不用太多,人生有一兩個就很足夠了~
回覆:2011-06-03 19:45 是呀~ 知心朋友著實難求。

目前也只有面對她,我可以說出心裡話,高中的同學,大學畢業感情還是一樣好>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