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風

當時,大家都在風暴裡看見了,很多人的眼睛都直盯著那高空中瞧。

 

場景是在舞會,在某個自稱是他所愛的女子出現時,她邀了他跳第一支舞,她在舞會開始之前,逢人就說:「他答應了。」

 

那是多麼離奇的地方……很多人聽聞後,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眼光,像是看到了什麼驚悚片一樣;尤其是那些女孩,為了舞會花一整天時間打扮的女孩們先是一臉驚恐,然後在沮喪中,又慢慢流出閃爍不定的目光。

 

很多人都是這樣介紹他的,那個舞會裡最搶手的男孩,好多女孩稱他為「我的陽光美少男」然後每當在心中提起這個名字時,女孩們笑得好像今早開的粉撲花,風一吹,一個個塗滿蘋果肌的腮紅印子,在初冬裡彼此笑鬧著。

 

但「陽光美少男」……那可不是像太陽天天東升西落一般的事實,實際上那男孩,他的眼神總像迷霧籠罩著森林,灰濛濛的天氣和暴風雨來臨之前的那種令人發慌的悶,只是女孩們總喜歡他,就像「陽光美少男」和她們一直很親密的模樣,實際上,她和女孩們的相遇,跟其他人認識的過程沒有兩樣,只是同學只是鄰居,還可能只是搭過同一般公車……僅是如此而已,女孩們對他一無所知,他對女孩們應該也如此;但那些心裡如提早花開滿園的女孩們,她們可不在乎認識有多深等等的細節,她們似乎只關心「陽光美少男」今天是否會邀請她們跳第一支舞。

 

然而,誰又會是吸引得了「陽光美少男」注意的幸運兒呢?

 

很多人都在等待傍晚開始的舞會到來,一雙雙眼睛像燈火凝視於某個點,久了,會出現短暫的視覺疲勞,也許就在那個時候有人走開了;卻有一個人的目光像魚,但那雙眼神並不是來自於「陽光美少男」,於是沒有人會去注意,那人的眼睛不停地在舞會會場裡游移,然後旋即以魚一般的速度游走,留下滿心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女孩們。

 

「他今天會和誰跳舞?」

 

「當然是我,我是他的同班同學;而且昨天,他才答應我實驗課時,要和我在同一組。」

 

「妳這麼有把握?」

 

「當然,因為我有無比的耐心,我等他多久都願意,他一定是感受到了我的真心。」

 

兩個女孩的對話被一個突然在舞會一開始就衝進會場邀「陽光美少男」跳舞的女孩給打斷了。

 

不只是兩個女孩,有無數的眼睛都在看那個主動邀「陽光美少男」跳舞的女孩,她們的眼神像是暗夜裡那些發出奇異光彩的貓眼,有人冷靜,有人歇斯底里,有人抓狂,有人呆滯……

 

忽然一陣狂風颳起,於是陽光美少男和主動邀舞的女孩頓時彷彿在高空中跳舞,呼呼風聲吹過;有人說,是沙塵暴終止了舞會……

 

那是距離舞會幾個月後的事情,當有人再提起那舞會時,有女孩說:「那真是我遇過糟糕的舞會,一個男孩都沒有。」

 

還有女孩說:「不是曾經有一個男孩出現過?」

 

「誰,是誰?」

 

「聽說長得很陽光……」

 

「拜託,我們學校從來就沒有這種人。」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