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被接受的善意與惡意無異

 

善意,人人都需要善意,相信不會有人希望,自己出門在外走動活動的世界裡,根本沒有一點善意存在的可能性。就像那首歌唱的一樣:「友情~~人人~~都需要~~友情~」,就像友情一樣,人人也都需要善意。

 

可是──說到這裡,相信所有能夠動腦思考的人都可以事先預想到,我既然特別提出善意,必然會在後面提出「但是」的轉折語氣,因為不這樣的話,文章就沒有可讀性,也沒有必要寫下去了嘛──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難道反過來說「己之所欲」──或著我們簡單一點,稱「善意」──就可以施於人了嗎?

 

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看看「善意」是不是能夠跟「己之所欲」連接在一起?你希望別人對你好沒錯吧?通常你應該這麼希望的,除非你有被虐狂,或是跟我一樣徹底不相信這個世界有什麼完全純粹無目地的良善,因為最純粹的無目地之良善應該不會產生任何滿足感,所以這種純粹過頭的無目地良善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好,不管那個純粹良善的支線,總之重點是,一般人會希望別人對自己好,你想要的是別人對自己好,這是你之所欲,把你換成我,我之所欲是別人對我好,這個時候再把我換成你,你之所欲是別人對你好,因為我是別人,所以我要對你好,連結完畢。

 

我承認上面這個連結他媽的有夠複雜兼混亂,別懷疑,很多論文,特別是哲學性或文學性的論文都難免這麼搞,因為很多時候是連寫的人自己都搞不太清楚自己是否知道,或是應該怎麼把很複雜的事情用很簡單又清楚的方式表達。所以讓我們換個簡單清楚的方式再說一次。

 

「因為我希望別人對我好,所以我先對別人好」。

 

很簡單,對吧。

 

簡單到一定會有人跳出來說,這種簡單的說法簡單到就跟沒說一樣。

 

但是,我=己之所欲,是希望別人對我好這點是不會錯的。我的希望是,有個別人來對我好,要把這個欲施於別人身上,自然就會變成「你希望有個別人來對你好」,因為再把己之所欲施於人的時候,「你」就跑出來,把「我」的位置給取代掉了。因此,我很自然地就會把自己的「欲」給轉變成你的「欲」了。

 

講到這裡,相信一定也有一部份的人開始感覺到不對勁。

 

雖然我把「我」的欲轉變成「你」的欲,但是「我的欲」要如何證明,確實就是「你的欲」呢?

 

這就是這篇文章的核心,老天我講了快要整整一頁才講到核心,請原諒我的廢話連篇,因為這些廢話對於建立立論的基礎有其必要性,即使我很想跳過這一切直接講重點,我還是得先建立起最底限的立論基礎才行,不然我講的每一句話都會變成格言或天書,留待後人慢慢思考體驗實踐反省後才能偶然靈光一閃的猜測出「我可能是在這麼說」。在古老過去那個缺紙缺到只能拿竹片來刻字的時代裡,這麼做是不得已,但是在這個時代裡,不多講一點可以打好基礎以免理解產生錯誤與偏差的廢話,實在是很對不起人的靈魂、知識與理性。

 

好,廢話說完了,讓我們直接進入核心。

 

核心就是,「你以為自己做出來的事情,真的是一種好與善意的表現嗎?」

 

就像前面做的連結範例,你──我也是──無法證明,我與你的所欲是相同的東西,直接把己之所欲施於人,或著講簡單一點,用我們認為的「善意表現」去表現在別人身上,那真的是合適的嗎?

 

讓我舉個實例,切身的實例吧。

 

我媽,對,就是我媽。她很喜歡,也經常在得知某些「她認為很重要」的資訊時,立刻與我這個兒子分享,例如上次她特地打手機來跟我說,要把晾在玄關的雨衣收起來,因為在玄關晾雨衣會招陰,很不好。這是她的善意沒錯,但是我當時人在外頭,距離我家至少三十分鐘路程的外頭,而家裡還有我兩個弟弟在,她不是打回家裡告知我弟,先把雨衣收起來,然後才回頭打手機通知我這個資訊,而是直接通知我這個資訊,還說的一副彷彿要我馬上丟下手邊的任何事情,趕個三十分鐘的路程回去,只為了收一件掛在玄關上,很可能對家裡不好的雨衣。

 

在我用自己的角度、理解和語氣說過這件事情後,相信大家一定可以理解,我媽的善意,在這裡已經變成了一種惡意。對我媽來說,提醒我雨衣這件事是善意的,可是她選擇了完全錯誤的流程,在方法上完全不對,所以原本的善意傳達到我這裡時,已經變成了妨礙我的惡意。

 

當然我事後也用相同的手法回敬了她一招,像是很認真的跟她討論「妳從那邊得到這個資訊?什麼網頁?什麼人?什麼節目?基於什麼原理什麼原因什麼可能性?」我媽算是個片面女性主義份子,很快就拿出小女人面目防衛自己脆弱的思考能力,縮回了安全不受我傷害的地方去。

 

但這個例子的重點是,即使是為了對方好的善意,也會因為表達與實踐方法的錯誤而變成惡意。

 

或著我們來講個比較大範圍,國際化一點的例子好了。

 

對於萬惡的美國來說,他們之中一定有群人任為,派軍隊去幹掉中東那些邪惡的獨裁者與恐怖份子,對於中東與全世界來說都是好事,是一件善行,是善意的實踐。但事實上真是如此嗎?詳細的部分大概可以寫好幾大冊的論文,所以這裡暫且跳過不討論,但是就算是地方黑道,也會擁有維持地方秩序的功能存在──無論那個秩序是否公平公正公開,但總是一種秩序,就跟惡法亦法一樣。

 

人必須要有對他人的善意,很好,沒錯,我認同,完全認同,就跟我認為人類不是人,而是畜生一樣認同。可是光擁有善意是不夠的,單方面的善意,孤意一行的善意是很危險的!沒有一個人有必要全盤接受他人的善意,也沒有一個人有權力要求對方完全接受自己的善意,用錯了方法與時機,不管起先是多麼良善偉大的善意,都會因此轉變為惡意,這裡頭牽扯到比國際局勢的好幾大冊論文更複雜、更龐大的人生經驗與智慧之討論,所以這裡還是只能暫且跳過不講。所謂執心為佛是為魔,所謂大德無德是為德,光知道善是不夠的,如何讓善行使下去之後依然是善,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可以因為好心,而做錯了很多事。例如放生遭到囚禁的動物是好事,於是跑去寵物店買了一堆動物放生,結果反而害死一堆根本沒辦法獨立生存的動物。

 

我們也可以因為壞心,而作對了很多事。例如清朝時外國列強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大佔中國便宜,最後反而逼得亞洲一帶所有的國家與民族不得不加緊腳步趕上世界的變化。

 

但是無論善意或惡意,只要用的方法錯誤,就必然不好。特別是善意,惡意作反了,搞不好反而變成好事;善意弄壞了反變成惡意,那不是很荒唐又很可惜嗎?

 

我們無法預測自己行為的結果──錯,我們一直都可以預測,只是太多人不想去這麼做,又不知道自己可以這麼做。觀察、理解、分析、思考,徹底弄清楚自己該怎麼做,弄清楚該怎麼做才不會讓原本的善意走向偏頗荒唐的結果,如果你真的擁有善意,應該是不會吝嗇於多花一點時間,讓你的善意表達與實踐的更徹底才對──除非你擁有的不是善意,而是自我滿足欲。

 

無法被接受的善意與惡意無異。

 

自以為是善意的善意,就只是自我滿足欲。

 

小心你自己的善意。

 

回應 (2)

雲山
2011-05-27 22: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沒錯。而如何找出對方想要的,那就是另一層功夫了。有善意很重要,如何不讓善意變成惡意,以及如何讓善意成為善意的行為功夫更是重要。
在下
2011-05-25 10: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給對方想要的,而不是自己想給對方的!
是異曲同工之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