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狗兒──雪碧大人與青蛙

 

今天是個好日子──至少對我家狗兒子來說是個好日子。即使天上總是飄著大片積雨陰雲,時不時地還會灑下一陣或幾滴雨水下來告訴人類大自然那深不可測又難以名狀的個性,但是有一種東西可以穿越種種障礙,特別是這種不夠強大、強烈、強悍的自然天氣障礙,那個讓人定勝天的強大玩意,就叫做承諾,或是諾言,或是約定,或是任何一種你喜歡的稱呼方式,總之就是咱們事先說好過要辦到的事情。

 

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知道,說好的事情是不能反悔的,除非你事後決定犧牲自己的信用點數來換取一次反悔的機會,或是遇到某些不可預期又不可抵抗之外力的阻礙,不然都是不能反悔的。正如我心中很有份量的電影動作明星噴射李先生在他首次「成功」(請注意「成功」這個形容)扮演亦正亦邪的反派角色的電影「投名狀」所遇上的漂亮台詞:「人無信就是畜生!」。雖然在我早已扭曲變形的價值與道德判斷裡,人類這種生物確實就是一種畜生,不過既然他有特別強調「人」而非「人類」,在作為「人」這種獨特的靈魂個體上,我非常贊同這句台詞背後的意義。那個意義就是無論跟什麼東西或什麼生物,人說好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除非你事後決定……(以下省略)

 

 

好,言歸正傳,雖然這個正傳的部分看起來一點也不正傳,我承認把旁支的想法寫的太像正文是我不對我不好我不乖我不巧,但是身為一個優秀的有害電波人,在旁支處大做文章才是正確的表現。

 

昨天我跟我家狗兒子說好,今天會繼續帶他出去玩,所以就算天氣不好,無法照原先預定那樣跑去比較遠的地方,至少也得帶他在附近公園轉轉繞繞。這時就要講到前些日子,這個小傢伙染上了膿皮症,聽起來很噁心,不過看起來其實跟人類的頭皮屑累積太多,與底下的頭皮沾黏在一起的感覺差不多。不過就算   換了個說法,這種症狀依然不太妙,因為拖久了很可能導致這隻只會耍小聰明的笨狗全身毛髮掉光光,還會長出各種膿瘡,到時候不止醫生會很難搞,回到家裡我還會用鐵沙掌毆打他。所以說,為了避免症狀繼續擴大,醫生下達了「遠離大自然」的指示。

 

說到遠離大自然,相信所有過份溺愛家中狗兒與貓大人的飼主一定都覺得這非常理所當然,大自然是很危險的!誰知道那片綠色的草皮上藏了多少病菌害蟲跳蚤與不知道叫什麼名字或不知道來自地球或宇宙的那個角落的難以名狀之怪東西啊!強制家中寵物遠離大自然不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不過呢……溺愛也是有另一種方向的,所謂「放任自由」的方向。

 

於是,從前在公園跑跳都不用牽繩的雪碧大人,過了好一段……大約是一個月左右的牽繩生活,不能亂跑,不能亂跳,至於他最愛的危險大自然,當然也是絕對必須禁止掉。

 

從前可以在草皮上盡情打滾的雪碧大人悶了整整一個月,終於在今天偶然地得到了解放。

 

講到這裡我就又想拉個支線了,不過別擔心,我很快,一句話就講完:

 

「人都必須為自己的懶惰付出代價。」

 

今天偶然偷個懶,想說他也好得差不多了,加上天氣不是很好,放他自由跑一次也不算個壞主意。沒錯,這確實不是個壞主意,甚至可以看看家中狗兒在這段綁繩出遊的時間過後,學會了多少規矩。但那前提是,對象不能是雪碧。

 

 

起初,雪碧與大自然之間相安無事,除了跑去踩踩他最愛的草地外,並沒有什麼特別激烈的行為。

 

但是,就在那一瞬間!用日文來說的話就是:「だが!その時……!」

 

雪碧突然察覺了附近草地因雨水而積成的小水窪裡有著某種東西的動靜!那個東西動的很小,可是很快又很靈巧!聞著有種雨水的濕氣,可是卻是他很久都沒有看見與發現的小玩具!那個東西的名稱就是--青蛙!

 

發現久違玩具的雪碧立刻衝進濕答答的草地裡!撲進滿是泥巴的水窪中!對準裡頭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的小青蛙發動攻擊!再發動攻擊!繼續發動攻擊!先用牙齒追著咬!再用前腳撲著打!追過來,鑽過去,翻個身再來一次,最後跳出水窪,在旁邊的草地上滾一圈,用力摩擦著被髒水弄得很癢的背部,嘩~~真是超爽的啦!

 

 

至於後續的故事就有點無聊了。

 

首先,我們立刻決定折返回家。

 

接著,雪碧也察覺到,自己幹了不得了的壞事,回家一定要糟糕,所以回程時一直搶在我們前面走,表現出很有誠意配合我們回家的模樣。

 

有一瞬間,我真的差點考慮說,要不要放過他這次算了──其實每次他這麼有誠意地用那點馬上就能被識破的小聰明配合我們時,我都有一瞬間差點真的考慮下去。

 

不過你知道的,「一瞬間」「差點」「真的」,代表我根本從來沒考慮過因此放過他什麼的。

 

所以雪碧回家後立刻被抓去浴室裡洗澡,這是他最不喜歡的事情之一,不過也都是他自找的。

 

喔,我都差點忘了,他除了去玩青蛙之外,還覺得樹頭的鳥兒看起來不錯,只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跳到那麼高的地方。如果他真的跳上去的話,我倒是很想知道,他打算怎麼回到地面上。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