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裡的小妖精

小祐很喜歡吃東西,因為只要把好吃的食物放進嘴裡,就會有種非常幸福的心情。爸爸媽媽告訴她,那是因為所有的食物裡,都包含了要傳達給別人的善意。不過對小祐來說,只要東西好吃,誰管他裡頭包了什麼東西?

 

為了隨時都能享受這份幸福的心情,小祐每天都會偷藏一點食物在房間裡。就在床鋪底下,秘密的小倉庫裡。這是連爸爸媽媽都不知道,只屬於小祐自己的小秘密。等到小倉庫裡塞滿了幸福的那一天,小祐就要把這些小小的幸福一口氣吃進肚子裡。小祐相信,這樣一定可以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心情。

 

終於,床鋪下的小倉庫只差一天就可以填滿了。

 

小祐滿懷期待地等到夜裡,在鬧鐘將她吵醒時,想著終於可以將自己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幸福全部吃下去。

 

可是,床鋪底下的小倉庫裡,卻沒有任何東西。

 

小祐楞在那裡。

 

她記得很清楚,自己明明有把小倉庫用幸福的食物填滿。可是應該裝滿食物的倉庫裡,卻沒有裝著任何東西。

 

被偷走了!小祐瞬間想通了發生在小倉庫裡的事情--有人把我藏起來的食物全部偷走了!

 

不能拜託爸爸媽媽幫忙找。要是他們知道小祐偷藏食物在房間裡,很可能會生氣,然後再也不讓小祐去找回被偷走的東西。

 

但也不能不去找。那些食物都是小祐特別留下來,最好吃也最幸福的部分,小偷不可能抗拒得了那種魅力,一定會很快就把東西全部吃進肚子裡。

 

可是,該從那邊開始找呢?

 

小祐看著灑落在小倉庫裡的食物碎屑,點點碎屑連成細細的虛線,悄悄地從小倉庫延伸到房間外面,又從房間外面走向廚房。

 

小祐摸黑通過走廊,悄悄靠近食物碎屑走進的廚房。拉起耳朵仔細聽,可以聽見廚房裡傳來陌生的吵鬧聲音。

 

小偷說不定就在廚房裡--想到這裡,小祐有點害怕,也有點不安,可是為了那些自己期待那麼久的幸福食物,小祐沒有退縮的餘地。

 

「哈!」小祐大叫著為自己壯膽,也希望這一叫能嚇退小偷,同時「砰」地大步跳進廚房裡。

 

出乎意料地,在廚房裡發出吵鬧聲音的不是小偷,而是一群小妖精。一群圍著瓦斯爐的爐火,邊打小鼓邊嘿嘿哈哈地跳著舞,同時在爐火上作料理的小妖精。

 

「哇!」小祐嚇了一大跳。

 

「碰碰!」小妖精們也嚇了一大跳。

 

「你們是什麼東西!?」小祐指著小妖精們發問。

 

「妳又是什麼人!?」小妖精們也指著小祐發問。

 

「我是小祐,這間房子裡的人!」小祐挺起胸膛回答。

 

「我們是這間廚房裡的小妖精!」小妖精們也挺起胸膛回答。

 

「廚房裡的小妖精?」

 

「沒錯,我們是廚房裡的小妖精。」

 

「你們在這裡作什麼?」

 

「我們在收集幸福的碎片,用來在世界盡頭的廚房裡製造幸福的餐點。妳又在這裡作什麼?」

 

「我在找我被偷走的食物,你們有看到嗎?」

 

小妖精們互相看著身邊的同伴,左邊的小妖精搖搖頭,右邊的小妖精也搖搖頭,最後所有的小妖精都對小祐搖搖頭。

 

「我們沒有看過那種東西。」

 

「那你們有看到偷走我的食物的小偷嗎?」

 

小妖精們再次跟身邊的同伴討論,還是對小祐搖頭。

 

「我們也沒有看過那種東西。」

 

可是,小祐卻看見一個小妖精,正扛著一塊被咬了一口的草莓蛋糕,準備丟進瓦斯爐的爐火裡。

 

「啊!」小祐一把攔住那個扛著蛋糕的小妖精:「這就是我被偷走的東西!」

 

「妳的?」被小祐攔住的小妖精滿臉疑惑,跟附近的同伴低聲耳語。「不對啊,這是我們找到的幸福碎片,不是妳的啊。」

 

「明明就是我的!」小祐指著草莓蛋糕上被咬過的那一口:「我這一口故意咬在草莓跟蛋糕中間的!這是我的!」

 

「可是這已經是我們找到的幸福碎片了,沒辦法還給妳了。」

 

「不管!還給我!把我辛苦累積下來的食物還給我!」

 

小祐伸手就要把蛋糕搶回來,可是小妖精們卻合力把蛋糕先一步丟進了爐火裡,接著默契十足又蹦蹦跳跳地四散逃逸。

 

「啊!蛋糕!我的蛋糕!」

 

仔細一看,被丟進爐火裡的不只有蛋糕,還有餅乾、布丁、軟糖、巧克力、洋芋片跟冰淇淋。小祐好不容易累積下來的心血,現在全部都躺在爐火裡。

 

「啊……沒有了……全部都沒有了……」

 

小祐明白,自己所期待的那份前所未有的幸福,已經不可能嚐到了。心灰意冷的小祐索性看著那群廚房裡的小妖精,看看他們到底在自己家的廚房裡作些什麼事情。反正不管他們打算作什麼,對於失去幸福的小祐來說,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小妖精們圍著爐火,隨著「碰碰碰碰」的鼓聲跳起愉快的舞。被丟進爐火裡的食物--「幸福的碎片」,也跟著小妖精們起舞,嘿嘿哈哈地在爐火裡轉成了漩渦。在所有的幸福碎片都在漩渦裡合而為一的時候,小妖精們拿出菜刀將漩渦切成好幾塊,又拿出湯杓、盤子與筷子,從快速旋轉的漩渦裡,撈出一份又一份的新鮮菜餚。

 

「給妳。」

 

小妖精們端著第一份出爐的菜餚來到小祐面前。

 

「你們為什麼要給我這個東西?」

 

「因為我們本來就要給需要的人這個東西。」

 

小妖精們將長筷子塞進小祐手裡,催著她趕快吃一口試試看。

 

小祐才吃了第一口,心裡就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心情。像是瞬間被填滿了濃醇巧克力的海綿蛋糕包圍,又有著新鮮洋芋片與海苔的香脆感,同時也跟加了冰塊的水果茶一樣清新舒暢。要用一句話來形容的話,就是「幸福無比」。

 

小祐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也沒有體驗過這麼幸福的心情。雖然很想問這些小妖精是怎麼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舌頭卻被滿滿的幸福綁在嘴巴裡,無法說出半點字句。

 

「怎麼樣?」小妖精們問著小祐的感想,小祐老實地回答「很好吃。」

 

「而且,會讓吃的人有種非常幸福的心情。」

 

「因為我們就是要把幸福的碎片重新作成幸福的食物,然後將幸福的食物交給需要幸福的人,讓他們重新獲得幸福的心情啊。」

 

「你們為什麼要作這種事?」

 

「因為我們是廚房裡的小妖精。」

 

小妖精們一人端起一盤幸福碎片做成的菜餚,排成漂亮的隊伍,嘿嘿呴呴地從廚房的窗戶跳了出去。

 

「等……等等!」

 

小祐拉住了最靠近自己的小妖精。

 

「能帶我一起去嗎?」

 

「妳想的話,可以啊。」

 

「如果……如果那些幸福的食物有剩下的話,能全部留給我嗎?」

 

「有剩的話,可以啊。」

 

 

為了多體驗一點那份不可思議的幸福心情,小祐跟著小妖精們一起從廚房的窗戶跳了出去。乘著小妖精們專用的溜滑梯,迎著晚風滑向了需要幸福的人們那裡。

 

小妖精們悄悄地將幸福的菜餚放在流浪漢的腳邊。香氣騷動了流浪漢的鼻子,使他立刻發現了那盤不知那位好心人送來的食品。

 

小妖精們將菜餚放在獨居老人的餐桌上,還多作了一點小布置。好讓獨居老人發現時,能夠以為是自己的孩子們偷偷來過家裡。

 

小妖精們躲過貧窮孤兒院裡孩子們的視線,將菜餚放入連火都點不起的廚房,再敲打窗戶好引起注意,提醒他們別忘了將幸福的菜餚吃進肚裡。

 

就連路邊被遺棄的小貓小狗,小妖精們也沒有忘記。小妖精們用手裡的小菜刀將菜餚切得更小,適合小貓小狗的小嘴巴,重新分裝後,一一送到需要幸福的小貓小狗身邊去。

 

看著大家吃下菜餚後幸福的表情,小祐覺得自己好像理解了什麼,感覺卻又不是那麼清晰。

 

小妖精們清點剩下的幸福菜餚,湊成一盤送到了小祐手裡。

 

「為什麼?」

 

「妳不是說,如果有剩的話,就全部給妳嗎?」

 

「真的可以全部給我嗎?」

 

「當然可以全部給妳啊,今天要傳遞的幸福已經全部傳遞出去了,剩下這點幸福交給妳也沒關係,因為妳也很需要這些幸福嘛。」

 

小祐吃掉了剩下的幸福菜餚,每一口都有著不同的滋味,但是每一口都充滿了幸福的心情。

 

「你們是怎麼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來的?」

 

「很簡單,首先,妳要找到『世界盡頭的廚房』,然後收集『幸福的碎片』,最後再用這個。」

 

小妖精們拿出一張小小的鼓,不過對小妖精來說,已經是面很大的鼓。

 

「這是『生命的大鼓』,只要照著鼓聲跳舞,就能為幸福的碎片注入生命與心意,變成好吃的東西,將幸福傳遞出去。」

 

「好了不起喔。」

 

「因為我們是廚房裡的小妖精啊。」

 

 

「有沒有……有沒有誰啊……」

 

在小祐與小妖精們準備回家時,一個慘兮兮的流浪漢倒在轉角裡。流浪漢對小妖精們伸長了髒兮兮的手,用又枯又瘦的手指,請小妖精們「給我這個可憐的流浪漢一點小小的幸福吧。」

 

「可是,已經沒有了耶。」

 

小妖精們跟身邊的伙伴討論著。

 

「今天的幸福已經全部都分完了喔。」

 

「好奇怪,怎麼會少一個人沒有分到幸福呢?」

 

「會不會是算錯了?」

 

「還是說不小心多給了誰了?」

 

「該……該不會是因為我的關係吧?」聽著小妖精們的討論,小祐不禁有點心虛。「我吃光了剩下的那一點點東西,該不會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讓這個流浪漢沒有吃到東西?」

 

「不是啦,不是妳的錯。」

 

「妳吃掉的幸福只夠填滿小貓小狗的肚子,所以根本不用在意。」

 

「真……真的嗎?」

 

「真的啊。」

 

小妖精們全體動員,撿來柴火與石頭,迅速地搭成了一個簡易的營火。

 

「你們在作什麼?」

 

「既然今天還有人沒獲得幸福,我們只要現在多作一份幸福就好。」

 

「你們不是要在世界盡頭的廚房才能作菜嗎?」

 

「是啊。」

 

「可是這裡是外面,不是世界盡頭的廚房吧?」

 

「這種時候要靠志氣!只要有我們在的地方,就是世界盡頭的廚房。」

 

小妖精們點起了火,開始蒐集被遺忘在附近的幸福碎片。雖然數量不多,但也足夠作一人份的幸福菜餚出來,小妖精們立刻拿出生命的大鼓,準備為幸福的碎片注入生命,為這位不幸的流浪漢製作一份專屬於他的幸福。

 

「碰碰碰碰嘿嘿呴--」

 

小妖精們在營火邊圍成一圈,跟著鼓聲跳起愉快的舞。營火裡的幸福碎片開始捲成漩渦,眼看著就要變成幸福的結晶,可以撈出幸福的菜餚來了。

 

「到手啦!」

 

「碰碰!」小妖精們的舞蹈被打亂,製作幸福的營火也被撲滅,鼓聲瞬間停止,因為生命的大鼓被那不幸的流浪漢硬搶了過去。

 

「終於讓我搶到手了!你們這些可惡的小妖精!」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搶我們的鼓?」

 

「我是--」流浪漢脫下外皮,露出裡頭的真面目。他看起來跟廚房裡的小妖精沒有兩樣,但是身材明顯比較高大。

 

「我是廚房裡的大妖精!你們這些可惡的小妖精!今天我就要為所有的大妖精討回公道!」

 

「等一下!」

 

「才不要!」

 

大妖精抓著生命的大鼓,乘上大妖精專用的溜滑梯,不知滑到什麼地方去了。

 

「糟糕啦……」

 

小妖精們看著同伴的臉,滿臉的悲哀,一副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的模樣。

 

「剛才是怎麼了?」小祐試著安撫小妖精們的心情。

 

「我們最重要的東西,生命的大鼓被那個大妖精搶走了。沒有大鼓,我們就無法跳舞;無法跳舞,就無法為幸福的碎片注入生命;無法為幸福的碎片注入生命,我們就無法將幸福傳遞給需要幸福的人。這樣一來,我們很快就會被人們忘記,被忘記的小妖精,就只能面對『咻碰』消失的命運了。」

 

「這怎麼可以!」

 

小祐很喜歡吃東西,所以絕對不會讓能做出好吃東西的人消失在這個世界裡。

 

「走!我們去把大鼓拿回來!」

 

「不行啦,我們打不過大妖精,他太大隻了啦。」

 

「而且我們也不知道大妖精跑到什麼地方去,找不到他啦。」

 

「那,你們知道大妖精為什麼要搶你們的鼓嗎?」

 

小妖精們又開始跟同伴討論起事情。

 

「大概是他也想製造幸福的食物,代替我們去分給需要的人吧。」

 

「所以說,我們只要去世界盡頭的廚房,就能找到大妖精了不是嗎?」

 

「碰碰!」小妖精們十分訝異地圍在小祐身邊,一人一下拍著小祐的腳。「妳好聰明喔。」

 

「成功把鼓搶回來的話,都要感謝妳喔。」

 

「那就多作一點好吃的東西給我吃吧。」

 

「如果成功的話,妳想吃多少都可以。」

 

「好!出發吧!」

 

「碰碰!」

 

 

小祐與小妖精再次乘上溜滑梯,不過這次不是滑向需要幸福的人們那邊,而是要回到世界盡頭的廚房裡。

 

「要成為世界盡頭的廚房其實很簡單。」

 

小妖精們一邊搜索,一邊跟小祐說明世界盡頭的廚房的基本條件。

 

「首先,就是要沒有人知道那裡。」

 

「我家的廚房沒人知道嗎?」

 

「就是因為沒人知道,才會被我們借用啊。」

 

 

「其次,那個廚房不能被斷水斷電斷氣。」

 

「嗯,要是沒水沒電沒瓦斯的話,住在那裡的人也會很苦惱吧。」

 

「要是沒水沒電沒瓦斯,那裡就不是世界盡頭的廚房,而是世界盡頭的廢墟。」

 

 

「最後,大概也是最重要的條件吧,因為比起前兩項,我們更在乎這一項。」

 

「是什麼?」

 

「要有很多『幸福的碎片』留在那裡。所有不為人知與不被接受的善意,都會變成幸福的碎片,我們雖然需要火來作菜,也需要鼓來跳舞,但我們更需要的是幸福的碎片,要是沒有那些碎片,我們就什麼都作不出來了。」

 

「所以說,幸福碎片越多的地方,就越容易找到那個搶走鼓的大妖精?」

 

「說不定是這樣喔。」

 

「那麼,那邊的幸福碎片最多呢?」

 

「那邊。」

 

雖然所有的小妖精都指著不同的方向,但溜滑梯卻將他們帶往相同的地方。

 

「哇!」

 

小祐與小妖精們,回到了小祐家裡的廚房。

 

正忙著生火的大妖精看見他們滑進來,「怦怦!」地嚇了一大跳。

 

 

「找到你了!廚房裡的大妖精!把小妖精們的鼓還來!」

 

「不要!」

 

「還來!」

 

「不要!」

 

「叫你還來就快點還來!」

 

「我說不要就是不要!」

 

「你為什麼不還!那又不是你的東西!」

 

「我為什麼要還?我拿到了就是我的東西!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你不可以這樣!小妖精們沒有鼓會很煩惱,快點把鼓還給他們啦!」

 

「不要!他們沒有鼓會很煩惱,我跟我的同伴們沒有可以傳遞幸福的對象也很煩惱啊!」

 

「那你的同伴在那裡?有問題我們可以大家一起來討論嘛。」

 

「已經沒有了!我的同伴已經通通都不在了,我跟那些一大群又一大群的小妖精不一樣,我是世界上最後一個廚房裡的大妖精!」

 

大妖精說,小妖精們十分卑鄙。利用數量多與長相可愛的優勢,不斷搶走從前由大妖精提供幸福的不幸人士。結果,這個世界的人們很快就開始忘記廚房裡的大妖精,只記得廚房裡的小妖精,大妖精的伙伴們便一個個「咻碰」地消失不見,最後只剩下他自己。

 

「我也想做出幸福的食物,把幸福分給需要的人啊!可是為什麼大家都只讓小妖精把幸福分出去?不讓我們把幸福交給他們?」

 

「這個……這個……說不定小妖精作的菜比較好吃嘛。」

 

「妳又沒吃過我作的菜,怎麼可能知道我作的菜好不好吃!」

 

「總之把東西還給人家啦!」

 

小祐伸手想把大鼓搶回來。

 

「我說了不要!」

 

大妖精抓著大鼓轉身逃跑。

 

一人一妖精在廚房裡轉了幾圈,大妖精煩了,也氣極了,舉起菜刀就往大鼓的鼓面劈下。

 

「啊!」

 

「碰碰!」

 

大鼓被菜刀劈出了又深又長的洞,再也打不出聲音來。

 

「怦……怦……怦怦!活該!你們這些小妖精活該!你們就跟我們一樣,因為再也無法傳遞幸福出去,被人們遺忘後一個個全部消失掉吧!」

 

大妖精丟下生命大鼓,乘著溜滑梯逃出了廚房。

 

小妖精們圍在破掉的大鼓邊,煩惱又困惑地跟身邊的同伴低聲耳語。

 

想幫忙卻把事情搞砸的小祐不好意思地蹲在一旁,不知該做出什麼表情。

 

 

「很糟糕呢。」小妖精們說著。「真的很糟糕呢,沒有大鼓,我們就不能跳舞;不能跳舞的話,我們就沒辦法製造幸福的食物給需要的人了。」

 

「對……對不起……都是因為我的關係……你們最重要的鼓才會被弄破……」

 

「沒關係,沒關係啦。」小妖精們在小祐身邊圍成一圈,一人一下拍著她的腿安慰她。「鼓破了可以修,只要還有幸福的碎片,就不會沒有辦法。」

 

「那,鼓可以很快就修好嗎?」

 

「不可以喔。」小妖精們在廚房的地板上排成簡單的圖形作說明。「生命的大鼓是偉大的神賜給我們的東西,所以要修理的話,也得把鼓搬回去找偉大的神明。得先經過大到只能看見太陽的海,再經過大到看不見太陽的森林,接著爬過大到快要碰到太陽的山,最後才能在大到隨時都能看見太陽的平原上找到偉大的神的家。然後才能把鼓修好。接著還得照原路把鼓送回來這裡才行。」

 

「要花很多時間嗎?」

 

「也沒有很花時間啦,修好加上來回頂多一天而已。」

 

「這麼快?」

 

「因為我們是廚房裡的小妖精,而那是偉大的神明啊。不過我們就有一天沒辦法將幸福傳遞給需要的人了,這點很糟糕。」

 

「只是一天沒辦法作菜而已,為什麼很糟糕?」

 

「因為每天都有需要幸福的人,只要一天沒有傳遞幸福給他們,他們很快就會忘記我們,然後我們就會這樣。」小妖精們紛紛扭動身體,作出「咻碰」的聲音後,裝成在空氣中消失不見的可憐模樣。

 

「那有這樣的!才一天吃不到東西而已耶!」

 

「可是對得不到幸福的人來說,那天可能就是最後一次獲得幸福的機會,當然會這樣啦。」

 

「可是……」

 

小祐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腦袋裡卻亂成一團,結果什麼都說不出來。

 

「沒關係,沒關係啦。只要沒有全部消失,我們就可以繼續把幸福的食物與心情傳遞到需要的人那裡去。所以說,沒關係,沒關係啦。」

 

「有關係!」

 

小祐生氣地搥了地。

 

「你們會消失喔,會沒有人可以做出好吃到不可思議的東西喔,對我來說這怎麼可能沒關係!」

 

小妖精們看著身邊的同伴,開始低聲耳語。

 

「那麼,妳願意幫忙嗎?」

 

「幫什麼忙?」

 

「幫我們製造幸福的食物,讓我們送去給需要幸福的人啊。」

 

「我行嗎?」

 

「妳行啊。」

 

「很難嗎?」

 

「放心,很簡單啦。」小妖精們拉起小祐的手。「首先,我們要這麼做。」

 

小妖精們很快地撿來了幸福的碎片,接著點起瓦斯爐火,在火邊圍成一團,靜靜地將幸福的碎片丟進火裡。

 

小妖精們請小祐面對爐火站好,然後開始回想。

 

回想自己曾經擁有過的幸福的心情,回想自己曾經嚐過的最好吃的東西,小妖精們排成一列,一個接一個地把這些想像與回憶從小祐的腦袋裡搬出來,又一個接一個地拋進爐火裡,跟幸福的碎片混在一起。

 

幸福的碎片與小祐的回想迅速地合而為一,比小妖精們更快地完成了幸福的食品。

 

小祐不懂,她以為只有小妖精們才有製造幸福食物的能力。

 

可是小妖精們一直都知道,只有人類可以不靠鼓聲就做出幸福的食物,他們只是代替人類,去作人類原本能作也該作的事情而已。

 

 

「不公平……」

 

大妖精悄悄地回到了廚房裡,很不開心地揮著手裡的菜刀。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那有這樣的?我那個時候根本沒有人來幫忙!這些小妖精怎麼可以找人幫忙?」

 

「因為我們運氣好啊。」

 

「我才不相信運氣這種東西!」

 

大妖精揮著菜刀,在小妖精裡開出一條直達小祐的路。忙著把幸福記憶丟進爐火裡的小祐來不及走避,被菜刀刮出了一道傷口。

 

「哇!」

 

「怦怦!」

 

「碰碰!」

 

廚房裡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大妖精更是不知所措地將菜刀丟在地上。

 

「你把人家弄傷了,這樣不對吧?」

 

「我們的菜刀不是拿來把人弄傷的,這樣不對吧?」

 

小妖精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大妖精的不是,小祐也突然想通了自己曾經想說卻說不出來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把幸福傳遞出去,而不是把幸福都獨佔在自己這裡。只要能傳遞幸福,是大妖精或小妖精又有什麼關係?」

 

「怦怦!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也想要跟從前一樣,有很多同伴一起把幸福傳遞出去……」

 

「那麼,你要不要加入我們這裡?」

 

小妖精們對大妖精伸出了手。

 

「你這麼大,一定能比我們更快把幸福傳遞出去。」

 

「我可以嗎?」

 

「你當然可以啊。」

 

「可是我把你們最重要的大鼓弄破了啊。」

 

「鼓破了可以補,人手不夠也得補啊。」

 

「我真的可以嗎?」

 

「你真的可以啊。」

 

小妖精們拉著大妖精的手,將大妖精拉成了一大群小妖精。補充了足夠的人手後,小妖精們以更流暢的動作將小祐的幸福記憶投進爐火裡,變成幸福的食物,一盤一盤地從爐火裡端了出來。

 

 

「這樣就沒有問題了。」

 

小妖精們列隊向小祐道謝行禮。

 

「妳完成了一整天份的食物,這樣我們就能把幸福傳遞出去了。謝謝妳。」

 

小妖精們送上一盤精緻的小點心,每一塊都像寶石一樣閃耀如星。

 

「這是我們最後的謝禮。」

 

「最後的?你們要走了嗎?」

 

「嗯,因為妳已經知道了這個廚房,也在這裡做出了能給人幸福的東西,所以這裡已經不再是世界盡頭的廚房,我們該走了。」

 

「那……那有這樣的!不是說好了,你們要作好吃的東西給我吃嗎?」

 

「可是妳已經不需要我們,也可以做出好吃的東西來了。不要偷懶,自己作給自己吃吧。」

 

「我就是不想自己作才會要你們作啊!」

 

「再見,請妳不要忘記我們的事情,因為我們還會回到這裡,撿走妳忘記的幸福碎片,到時候,請不要把我們趕出去喔。」

 

「我要跟你們收材料費喔!」

 

「小事情,小事情。」

 

小妖精們扛著破掉的大鼓與幸福的菜餚,乘上了溜滑梯,一轉眼就從廚房裡消失了蹤影。

 

小祐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打開床鋪底下空蕩蕩的小倉庫,雖然裡頭已經沒有半點幸福的食物,小祐卻覺得自己幸福無比。

 

滿滿的幸福溢出心裡,彷彿不傳遞出去就會難受到不行。

 

 

於是,隔天早上,爸爸媽媽很驚訝地發現,小祐居然站在廚房裡,使盡全身的力氣為他們煎蛋作早餐。

 

雖然模樣不好看,鹽也灑得有點多,但是光看爸爸媽媽的表情,小祐就知道,她已經把飽滿的幸福傳遞出去,傳到了爸爸媽媽的心裡去了。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