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歸來兮(上)

 

      皚雪將融,那年入冬日日雪花紛飛,比起以往早了把月入冬,春至又晚了些,後殿庭院的假山不時被落下樹梢的融雪覆住,池內流水不息,錦鯉也活絡熱鬧起。

 

 

      暖陽方起,後宮反倒靜默,鞋踏在廊上都能耳聞那脆響。

 

 

      「悅姊姊,後宮怎麼一個人都沒?」腳踩著紅蓮對鞋的小主子邊環視宮內邊走著問。

 

 

      「回季平主子,皇后娘娘出宮賞花兒去了。」跟在後頭的答應回稟。

 

 

      「賞花兒……不才暖春方至?」怪哉怪哉,百花皆未齊長,母后是去賞什麼花呢?

 

 

      婢女抿唇,未再應話。殊不知昨夜皇后興致一來,邀上皇太子宇文宗平同樂賞花,一早辰時未到便坐轎出宮去了。

 

 

      同為皇后所生的子嗣,皇長女卻未受邀請,這大小眼擺明,下人不眼睜地看出端倪了麼?而作為皇長女答應的呈悅,自是不會道出那傷主子心的話兒。

 

 

      「既然母后不在,今個兒就去找皇兄玩!」一聽母后不在宮內,宇文季平愉心大發,旋身便要往皇兄的居殿去。

 

 

      此舉使呈悅婢女暗呼不好,「等等啊,季平主子,宗平太子這時應在習……小心前方有人!」

 

 

      呈悅來不及上前拉回主子,宇文季平已硬生生地撞上來者,本該跌坐迴廊的身軀,被對方眼明手快地扶著。

 

 

      「季平主子,您還好吧。」呈悅答應攫住主子肩膀,抬眸一瞥來人,便凝住身子。

 

 

      糟……

 

 

      「對……對不住,我沒細看有人,那個……」宇文季平穩了腳步,連忙躬身賠禮。

 

 

      「皇長女莫歉,是藺某未睞見殿下奔至。」

 

 

      醇厚的嗓音使宇文季平挺起躬身,瞟著眸前這自稱『藺某』的官人,顏俊不凡地叫人移不開視線,皇長女也似失了魂般,直愣愣地盯著藺雩佾瞧。

 

 

      「主子……欸,季平主子!」呈悅在後方扯著宇文季平的袖袍,狠是將主子的心緒拉回。

 

 

      「啊……總言,實在對不住。」宇文季平像似大悟般地連退幾步,側身地讓出廊道。

 

 

      藺雩佾低首瞇眼一睞,勾唇畔笑地欠身一禮,「皇女多禮了,藺某在此先預祝殿下生辰愉快。」賀畢,便續步離去。

 

 

      宇文季平轉膀瞟見那抹高大的背影,仍是一愣一愣地呆佇。

 

 

      她不傻,明曉只有誕辰慶宴上,那些官人才會道些平日吝嗇說出的賀言,這男人是頭一不在宴上阿諛的下官。

 

 

      「悅姊姊,那官人是隸於哪部?」

 

 

      宇文季平習得的宮中事不多,方識官袍其實認不出對方階位。

 

 

      「藺雩佾……」呈悅望向那背影碎念著。

 

 

      「悅姊姊?」宇文季平蹙眉偏首地喚著下人。

 

 

      「季平主子可千萬別惹到他,藺少傅是皇上賜予皇太子的少師之一。」見呈悅這番解釋,她聽得更是糊塗,只得頷首。「可少傅人挺好禮的……瞧他方才向我道賀呢。」宇文季平嘴角揚起燦笑,絲毫不將答應的警言放在心上。

 

 

      「皇主子,這是您待深宮不見世面,上殿宮內無人不曉藺少傅城府甚深,別看他對您好禮就大意了!」

 

 

      呈悅句句嚴厲,睥睨消失廊端的背影,可宇文季平卻覺不然,她已實當當地將藺少傅收進心底──藺雩佾,那唯一道賀不是做給父皇看的男人。

 

 

 

回應 (1)

元罄
2011-05-16 00: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回覆:2011-05-16 00:13 嗯咳,雖然季平還很小隻......這張...將就一下吧>_O(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