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孃

                轉個圈從後男人臉貼緊背部如蛇一樣由臀向上爬至頸部隨即雙手由後向腰環抱。這一連串的國標舞步若是俊男美女組合倒令人覺得當然,甚至令人心生嚮往,然而此時舞動的是肚子大得能撐船的中年男子,他的舞伴則是不斷踩著中年男子的腳的妙齡少女。

 

                雖女子事前已明說了舞功蹩腳,但男子仍熱情的邀女子與他來一曲。

 

                縱然一旁一個一臉老妝的…也許是幾個小孩的媽解圍說:「劉總就不請我跳,人家好歹也是黑池冠軍,就饒過我們年輕妹妹,別讓她獻醜了。」

 

            「我這是『帶人』!哪有人生下來就能去黑池拿冠軍的!」劉總說。

 

            「總經理,我真的是腳殘,平衡感又不好,真的不要啦。人家剛進公司不久,不想這麼快就成為大家的笑料。」女子半撒嬌的說。

 

            「沒關係,我會就可以了,你只要依著我的身子款擺就行了,不過別叫得太大聲喔…」劉總說。

 

            「我們的小美女,既然『總的』這麼『有Guts』,我看你就大方的上去好好獻獻醜吧,不用怕人會笑你,反正劉總官威得很,會罩你的。」幾個孩子的媽說。

 

                  一、二、三──採,二、二、三──踏,起舞不到兩分鐘的時間男子的皮鞋從油亮一下子龜裂出好幾條紋路,即便如此他仍恣意地跳著,撫著。而她則繼續笨拙的踩踏著他的腳。

 

                一首十五分鐘的「潤巴」樂曲,也真是忍功驚人!舞罷,男子一柺一柺地走向主管桌,同桌的陳董問他:「值得嗎?瞧你這付德性…」

 

            「這麼嫩的肉怎樣都值得…」劉總說。

 

                尾牙宴上才結束了一支舞,隨即又有位林經理上女桌來邀舞。這次受腰的是做在剛才與劉總共舞的鄧性女子座旁的黃小姐,面對於同樣的盛情難卻,黃、鄧,以及坐在兩女中間的幾個孩子的媽,彼此顧盼了一會,那黃小姐轉頭悄聲問鄧:「你總共踩了幾個?」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