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標準化長大流程

台北國際花博展

 

 

台北國際花博最近吵得火熱,儼然成為國際性的重大盛事。其中花卉有泰半的供給來源產自彰化,出生於彰化農村的我亦同感到光榮。

 

 

我從小就很喜歡花海,特別是那種百花齊放的美景。記得小時候我們便常全家一起到田尾公路花園賞花,而後彰化溪州開發台灣第一個花卉公園,我們也搶在開幕當天一睹百花爭艷的奇景。這次台北難得有如此盛宴,向全世界展出屬於我們台灣特有的花卉特色,我自然特地在百忙中抽空前往親身體驗。

 

 

這次台北國際花博確實辦得很成功,尤其那種類似於「迪士尼」樂園的特色館區域式設計,讓花博整體而言更具有架構性。每個館區周圍都有獨樹一格的設計,可以看出台北政府對於這次活動的用心。

 

 

然而這次活動卻有一點讓我感到相當可惜。當我刻意放慢腳步,任意漫遊於每一處讓我感到驚奇的美景時,卻發現仍有多數人保持他們一貫性的倉促腳步。他們像趕市集似的從這個館跑到下一個館,他們拿出相機拍下照片,並且蓋下印張證明自己「到此一遊」,便又匆匆趕赴下一個地點。

 

 

台灣人的旅遊習慣

 

 

你是否也曾經像他們這樣呢?好不容易長途跋涉,到達一處著名的觀光景點。你卻只是匆匆地下車,在標的物前面拍下一張證據似的照片,然後又上車趕往下一個景點。你所在意的是「來這個地方旅遊」,或者是像朋友證明你「曾經來過這個地方旅遊」。

 

 

台灣人的旅遊習慣便是如此。大家到達一處旅遊勝地,第一件想的事情並非這裡有什麼特色,或者曾經在歷史上發生什麼故事,每個人第一件做的事情都是這樣──拿出相機比出歡呼的姿勢,證明自己曾經來過此地。

 

 

然而這樣你真的得到什麼了嗎?

 

 

又或者你只是要那一張可以向人炫耀的照片?

 

 

這樣的思維就如同品牌觀念,消費者習慣把高貴的名牌服飾穿在身上,藉由品牌提升自己的價值。更可怕的是這種品牌觀念,近年來更逐漸蔓延到教育,使得我們下一代學子們全都苦不堪言。

 

 

教育不該是注重品牌

 

 

許多家長都有著這樣的迷思。他們認為孩子看漫畫、看小說,這些無疑都是浪費時間,他們希望孩子拿在手上的是「偉人傳記」,朗朗上口的是「四書五經」,每次成績單上的分數都可以讓他們貼在牆壁上向鄰居炫耀一番。這些都是變形的品牌觀念,家長們希冀由這樣的品牌打造孩子的身價,甚者是用孩子塑造的品牌形象,證明他們是一位成功的父親或者母親。

 

 

為了塑造孩子的品牌身價,為人父母的他們做了多少事?

 

 

把孩子送進一流學府?讓他們到師資陣容最好的補習班?塞給他們一套難以消化的《大英百科全書》?再把他們僅剩的休息時間填進「鋼琴課」或「舞蹈課」。那何不再送他們一支經由文昌帝君開光加持的毛筆呢?

 

 

但是他們都忽略了一個重點。孩子並非一出生就是全知全能。

 

 

愛迪生在發明電燈泡以前,經歷過把鵝蛋放進被窩裡孵化的蠢事。莎士比亞成為文學大師以前,他也曾經在課本上胡亂塗鴉一些小丑圖案。王永慶在成立台朔集團以前,不也曾經於米店事業失敗得一踏塗地?然而這些都是一個人生成長的歷程,沒有這些過程就不會有他們的誕生。

 

 

「面對孩子的教育問題,我們是否都太過急促了?」

 

 

我們都急著想要看到孩子的人生開花結果,卻忽略每一個人生歷練,對於孩子都不會是毫無意義。沒有人一生下來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我們都是再一次又一次的嘗試過程裡,尋找自己今生誕生於世上的天命。我們都明白這些道理,卻不容許孩子們經歷錯誤,只因為我們認為錯誤毫無價值。

 

 

然而判定正確或錯誤的價值觀在哪裡?

 

 

當年侯文詠若是順從大多數人認定的正確,留戀於醫生這個高薪職務,如今文壇上就不會出現這位作家的名字。或許並非所有人都能像侯文詠一樣,能夠在有生之年找到自己的定位。但是你如果硬是把白蘿蔔種在樹梢上,並且怒罵它為何不能成為一顆蘋果,這樣又能夠改變些什麼?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

 

 

你一定還會記得,童年最讓你印象深刻的卡通是什麼?但是你未必會記得大學那分畢業論文的內容。

 

 

這是為什麼呢?

 

 

我們都是從最簡單的事物中慢慢摸索,從無到有熟悉這個世界。我相信你第一句學會的話語不是「爸爸」就是「媽媽」,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會喃喃唸出一整串「百孝經」。然而「爸爸」或「媽媽」這兩個詞句,都無法為你在升學考試上拿到高分。如此說來我們真不應該教孩子這兩個字眼,我們應該在孩子第一眼看到這個人間,就把這一屆大學指考的考題塞到他鼻子底下。

 

 

這樣大概會讓他恨不得英年早逝!

 

 

現在你再想想看,為什麼你會對童年的卡通印像深刻?不正是因為它簡單易懂,而且是它一步一步帶領你了解到許多道裡。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是每個為人父母者的天性。我們都希望孩子今天成為學校榜首,明天考上劍橋大學,後天就成為世界第一首富。因此我們不甘心孩子浪費時間,他今天應該學會「KK音標」,明天得去學「微積分」,後天最好能領悟「九陰真經」成為武林盟主。你千萬不要怪我腦袋有一點不正常,我當年就是這樣的父母逼到腦神經衰弱。

 

 

我們都不希望孩子放慢腳步浪費時間,就如同台灣人到花博會場,他們也不會把時間浪放在「觀光」。他們想要做的事只有快速到達下一站,蓋章、拍照、上廁所,完成任務!只要證明他們曾經來過這裡就可以了。但是人生真能夠如此如法泡製嗎?你真的認為他們這樣匆匆忙忙「跑完」花博會場,真的能夠看到什麼美景嗎?

 

 

其實我們當年都是從卡通動畫,漫漫進步到翻閱漫畫,然後開始閱讀艱深的小說,最後才演變文大學時代那篇千錘百鍊的畢業論文。我們出社會後的每一個思想觀念,都是建築在童年所接觸的那些天馬行動劇情──從口袋裡拿出竹蜻蜓、把頭髮染成金色戰鬥力就可以提升、永遠都考試被當留級在四年級的櫻桃小丸子。但是當我們成為所謂的大人以後,我們卻否認了那一段過去,甚至認為孩子接觸這些東西,是毫無意義的浪費時間。

 

 

我一直認為學生考試能夠拿到高分,只能夠代表他確實背得「滾瓜爛熟」,但是他未必真的了解到什麼價值。有一次我突然在作文課上突發奇想,要求每個學生把我當成公司面試的人資主管,用一篇作文向我毛遂自薦,誘使我任用他們到本公司任職。結果真正交出亮麗履歷表的學生,並不是那些考試成績亮麗到讓我恨不得貼在布告欄上的資優生,反而是那些平常只愛討論卡通漫畫的學生們。他們很成功在自傳裡描寫了自己的專長與特質,相信若是一位真正的企業人資主管,同樣會優先聘用這些真正認識自己的學生。

 

 

此時我們不禁要疑惑,為什麼那些平常表現優異的孩子,居然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描述自己的優點。我發現這些都得歸功於我們「一貫性流程化」的SOP標準式優良教育。

 

 

SOP標準標準化流程

 

 

豐田式生產管理系統裡面,有一套非常註明的SOP流程管理。他很明確地說明每一件工作的標準程序,包括線上生產作業、品檢作業、物料供應流程、出貨流程,而我深信在這個強調效率與速度,乃至你恨不得直接到網拍訂購「台北市花博印章套組(附贈合成照片服務)」的工業時代,孩子從教育到邁向成功這一段路程,其實早已有了SOP的標準作業程序。

 

 

嗯,我想大概會是這樣……

 

 

 

一、 孩子聒聒落地。

 

 

二、 送他到一流的幼稚園,讓他開始學多國語言。

 

 

三、 送他到一流的小學,讓他開始學經濟學跟會計學。

 

 

四、 中間請允許我省略。

 

 

五、 哎呀呀,我不小心又省略哩。

 

 

六、 送他到一流的精神病院,因為他已經跟鄙人一樣發瘋了。

 

 

 

你是否發現了一個重點?在這個SOP標準化程序裡,我們只強調該讓孩子學習什麼?卻從未想過孩子他領悟了什麼。因此關於卡通、漫畫這些閒雜事物全部都被剔除在外。我深信在這樣偉大的教育改革下,未來將會出現站在法庭內的七歲小法官(他宣稱放屁促使地球暖化的人都該判死刑),還有站在手術檯上的五歲小外科醫師(他意外把奶嘴逢進病人的肚子裡)。

 

 

其實教育不該只是注意孩子學會了什麼。那不過只是白紙黑字的一些成績。

 

 

我們更應該注意孩子領悟了什麼。他是否從「海賊王」當中明白堅持的重要?他是否從「火影忍者」當中明白益友對人生的幫助?他是否從「蠟筆小新」裡面明白貿然登山就會失足摔谷?如果我們只是一味用哲學書的方式要他們背誦這些觀念,他們確實很容易就「背」起來了,但是那又如何?那並不是真正屬於他們的思想,而是父母要他們「背」起來的考試重點。背起來的東西並不能對他們人生有太多幫助,他們很快會發現人生有太多背不完的東西,光是蜻蜓在全世界就有不下一百種不同的名稱。

 

 

我們不希望孩子接觸「海賊王」,因為我們覺得那是一個低俗的品牌。我們希冀孩子每天跟「拿破崙傳記」朝夕相除,因為我們認定那是上流社會的象徵。其實不論是卡通、漫畫、小說,乃至到勵志書、百科全書、教課書,它們都只是一種工具,我們可以藉由這些工具思索一些人生道理。但假若我們太過於執著這個工具外表的樣式(你不要給我看漫畫!有時間就去看勵志書),我們不就變成被工具牽著鼻子走?如此便是本末倒置。

 

 

閱讀應該是一種快樂的學習,不應該建築在任何壓力下。因此閱讀的工具更不該區分等級,或者由旁人判定為有價值或沒價值。只要孩子能從閱讀當中找到樂趣,並且領悟到一番道理,我們都應該鼓勵孩子從不同的工具中探索人生。

 

回應 (1)

球球
2015-05-20 19: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到此一游”是一种不好的旅游习惯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