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海的男人

你好像…很喜歡海,我看你每天都來。

 

 

你追着浪花,對一直返回的浪花感到欣喜,開心地擁抱着浪花,身為礁石的我,看着無數浪花經過我身邊,看着你,總在追逐浪花。

 

 

浪花很脆弱,一碰就碎,浪花碎了,浪花走了,帶走你不斷掉下的鹹淚,只有你,留在原地,你的孤獨,我看在眼裡。

 

 

 

 

我是礁石,不會跑向你。我不是海岸,不是沙灘,你跑累了,也不會到我這邊來休息,而是在原地倒下,倒在海岸上,倒在沙灘上,倒在浪花裡。

 

 

我一直在這裡,不知道過了多久了,應該有千百年了吧。你在我面前,誕生,長大,衰老,死亡,不管你轉生了幾世,你都會回到這裡來逐浪。

 

 

有時候我懷疑,這裡也不是真正的海洋,而是時間、記憶與靈魂的海洋,我會一直在這裡看着你,也只能看着你,是否其實是一種懲罰。

 

 

 

 

隨着歲月流逝,海岸線一直倒退,我與你的距離,幾十年幾十年地越來越近。

 

 

就算離得再近,我也無法伸手觸及你,我也無法大步奔向你,因為我沒有手,沒有腳,我只是礁石。

 

 

 

 

我們之間隔了許多浪花,這也是我無法靠近你的原因之一。浪花很短命,卻很多,每朵都很美,當它們從我身旁擦肩而過,我不免有點羨慕能直奔向你的它們。

 

 

浪花不見得都能直奔向你,有些會撞在我身上,然後破碎而死。浪花撞在我身上後,會淒嚎着死去,有時候,你會因此而看向我,但我知道你不是在看我,你是在看那些短命又美麗的浪花,你的臉上寫着惋惜。

 

 

它們從我身旁經過時,它們奔向你,一腳踏在白沙上起舞、對你伸出手時,我總能聽到它們的嘻笑歡鬧。

 

 

 

 

你可能會怨它們為什麼總是離開你,但它們不走是不行的,若是不走,它們會死在你面前的,我想,它們應該不希望你把它們的死當作是你的錯,所以才總是轉身就走。

 

 

我跟它們不同,我總是在這裡看着你,千百年地在這裡看着你,我從來不走,但你從來不看我。

 

 

 

 

你從不看我一眼。

 

 

 

 

你幾乎每天都來,直到有一天你沒出現,過了不知道多久,你再也沒來過。

 

 

雖然總是這樣待在海邊,雖然我不是人類,但待在這裡千百年,我還是會聽到和了解到很多事。最近這個國家的人類似乎發生了戰亂,你是男性人類,大概要打仗吧。

 

 

我希望你在我看不到你的地方平安地活着,等戰亂過去,我期待着再看見你。

 

 

最近常常聽到砲火聲,感覺戰爭應該很激烈,我在這裡看了不知道多少次各類生物的戰役,死傷總是難免的,不過因為我是石頭,石頭沒手沒腳,是不會打仗的,這也是我能活這麼久的原因之一,我不覺得自己活着﹐而我也不會死亡。

 

 

 

 

今天有別國的士兵從這裡上岸,似乎是要從這裡侵入。突然,我聽到你的吶喊,想必你是被派到這裡的士兵之一。

 

 

好久不見了,才發現我真的很懷念你的聲音,你要平安喔!你要加油喔!這些美麗的浪花都在這裡等着你。

 

 

 

 

隨着你的吶喊,炮彈一顆顆地飛過來,炸在這些別國的士兵身上,美麗的浪花們在哀嚎,潔白的它們染上了鮮紅。

 

 

看着眼前數千百年如一日的慘狀,我早已習慣,但我卻有種不祥的預感。再聽到你發了一聲喊,一顆炮彈朝我飛過來。

 

 

但身為石頭的我,是不會害怕的,我知道我自己不會死。

 

 

 

 

轟地一聲巨響,火花在我身上炸開來,我身旁的浪花們嚇得尖叫奔逃,我化成一塊塊的小石頭和一粒粒的黑沙。

 

 

我的視野突然變得非常多樣,我見到自己同時飛上天空和掉入水裡。凜冽的海風往各個方向吹,我往各個方向飛,一小部份的我﹐被風吹到陸地上,往你的方向飛。

 

 

 

 

我欣喜地想像人類一樣,張開雙手擁抱好久不見的你,但我突然想起來我沒有手。我迅即地撞上你的頭、掉入你的髮、飛到你的肩膀上,你用手揮去一部分的我,皺了皺眉,閉上眼睛。

 

 

在我興奮地還沒來得及想出自己該說些什麼時,又一陣風吹來,將我吹離了你,朝不知名的遠方飛去。

 

 

 

 

我沒辦法再待在同一個地方看着你,因為我變得好輕,隨便一陣風都能將我帶走、讓我離去,但除了在海邊之外,我在世界上任何其它地方,都還是有可能遇見你,若有一天你離開了這個海邊,我還是有機會看到你。

 

 

我已粉身碎骨,但靈魂永存,所以還是有機會見到你。雖然你不在意,但我還是想說,我不怪你,或大或小都沒有差異,我還是我。

 

 

 

 

你很難看得到變得如此渺小的我,但我一直是原本的巨大模樣時,我幾乎天天看到你,但你從來也就沒看到過我。既然這樣,或大或小,也就沒什麼分別。

 

 

變得這麼渺小有個好處,現在我變得比較能靠近你了,只要能停靠在你身邊一秒,我也感到很開心,而這樣的快樂,能一直感動我,直到下次相遇。

 

 

 

 

下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呢?明天?後天?啊,我差點忘了,我向來不是以人類的方式來丈量時間的。

 

 

不管是十年後,百年後,還是千年後,我會永遠期待着再遇見你。

回應 (1)

球球
2015-05-20 19: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想起了席慕蓉的诗
回覆:2015-05-28 22:38 哇!這種評語我太驚喜了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