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芻動物

我一直希望,我是一種反芻動物。

 

 

當然不是像牛一樣,吃完東西後又會從胃裡嘔出來在嘴裏繼續咀嚼,人如果會這樣,一定很恐怖。

 

 

我指的是,對於很多事物會把這些東西先裝進自己的腦袋或是儲藏庫裡,等到有時間,再搬出來慢慢消化。

 

 

學生時代,我曾經類似反芻動物,不過可能是因為學習力太差,在課堂上對於老師的教導無法當場頓悟,所以只好抄了一堆筆記,或是跟人借了一堆筆記,回到家裡慢慢啃食,啃食一次還不夠,有時要啃個兩三次才會融會貫通。

 

 

對於現代用語來說,這個叫做效率太差。

 

 

所以我以前就十分痛恨老師上完課之後馬上就小考,把我們每個學生當成天才兒童似的,逼的我們對許多知識都狼吞虎嚥,考試當然考的是老師上課所說的,所以只要記憶力好些,把老師說過的東西寫上去就行了,講難聽些,老師巴不得我們變成錄音機。

 

 

我一直覺得,這是一種沒有思考的學習,多考幾次這些東西就背下來了,但是裡頭深層的東西,卻從來沒有思考過,老師不會說,教育體系也不會引導你去想,久而久之,就會失去思考的本能,講成白話一點,就是你吃了東西,鼓著肚子告訴人家說你吃很多,但是你的腸胃其實都退化了,所以基本上這些東西都不會消化,吃下去的東西甚至可以完好無缺的吐出來。

 

 

不只是這樣,很多東西都變成了速食主義,所有的東西似乎只要快速就是好的,大家喜歡速成法,喜歡淺顯易懂的電視劇,喜歡砸錢行銷的流行樂,喜歡電視上說什麼你就跟著說什麼。

 

 

然後,這些東西變成了主導一切的流行樂章,像是驟雨一般一陣之後煙消雲散,沒多久又換了另一波的驟雨,如此周而復始。

 

 

你看的到大雨徬沱,看的到雨後的彩虹掛在山頭,讚嘆那些風景;   但是卻對於盤根錯節的大樹視而不見,他們緩慢生長著,百年千年朝著天空的盡頭延伸著。

 

 

當然樹木是依靠水的滋潤成長,許多東西也是依靠著流行的東西逐漸累積能量,卻能在每一次流行過後把這些東西蓄積在自己體內,無畏各種方向的狂風暴雨,只管自己的節奏成長。

 

 

所以我喜歡在各種地方找那些大樹,年輪可以告訴你歷史,果實可以告訴你精要,樹葉可以告訴你季節。

 

 

但是,這些果實卻很難消化,而且不如雨水一般的易於吸收與解渴。

 

 

所以我希望我像是反芻動物,能夠對許多學習到的東西重覆的一遍又一遍翻出來仔細咀嚼,然後把這些東西全部重新組合。

 

 

可惜現在對於書本的消化系統未臻完善,買了一堆書,卻苦著念不完,書櫃裡躺著一堆當初我興致勃勃買回來的書籍,然後沒看完半本,我又新買了兩三本塞進去。

 

 

看來我應該先研究「如何在最小的空間塞入最多的書」這種學問,不然在變成反芻動物之前,可能會先噎死吧!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