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車禍

詭異的車禍

 

 

這件事雖然發生在五年前,可是當時發生的種種細節,至今依然記憶深刻,甚至常在午夜夢迴時被驚醒。

 

 

記得那是一個烏雲籠罩的深沉夜晚,因為和女朋友小樂正處於熱戀狀態,所以每回出遊總是玩到很晚,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送她回家。

 

 

那天因為去基隆廟口玩了一趟,所以騎機車送小樂回家的時候已經晚上十二點多,好不容易把她送到家門口,見她進了家門之後才放心離去。

 

 

正所謂天有不測風雲,才離開小樂家不到五分鐘,天就開始下起滂沱大雨,加上天氣又冷,我不禁加快速度,希望能儘快回到家裡。

 

 

雨真的很大,加上路燈沒幾盞,當時又年輕氣盛,騎車速度特別快,等發現前方有一團黑影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因為緊急剎車,整輛機車打滑,撞飛那團黑影之後,我連車帶人也滑的老遠才停下來。

 

 

「撞到人了嗎?」這是我的第一個念頭,因為那黑影的模樣很像人。

 

 

牽起機車,我看了一下四周,黑漆漆一片,應該沒有人看到才對。還好,機車雖然有破損,但是還能發動,我立刻騎往山下。

 

 

本來想逃離的,可是一想起在這荒郊野外,加上大雨一直下,萬一那真的是個人,我就這麼離開的話,那他不就死定了?愈想良心愈是不安,終究,我還是回頭了,想去看清楚究竟撞到什麼東西。

 

 

回到剛才撞擊的地方,我拿起放在機車置物廂內的手電筒,走向路旁山坡。雖然剛才只是瞥到那黑影飛了出去,但是依稀看到他跌落的地方,我順著記憶的方向開始搜尋。

 

 

「唉……救救我呀……」突來的一陣呻吟聲嚇了我一大跳,同時一顆心不斷地往下沉,因為那的的確確是人的聲音,看來真的是撞到人了。

 

 

「救命……救……」循著聲音走過去,果然看到一個人躺在泥濘裡,有一聲沒一聲地呻吟著。

 

 

「你沒事吧?」我走過去輕輕搖了他一下,藉著手電筒微弱的燈光,我發現撞到的是一個大約三十幾歲的中年人,國字臉、雙眼緊閉,臉色非常蒼白,尤其是他那細的有如一條線的簿唇,幾乎沒有一絲血色。

 

 

「唉……救命哦……」沒有回應我的話,男人又發出虛弱的呻吟聲。

 

 

費了一番功夫,我總算揹起他,朝馬路走去,同時安慰他:「別擔心,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

 

 

本來是想看看有沒有車子經過,請好心人載我們一程,只是等了十幾分鐘,別說車子,連機車都沒有。想打電話叫救護車,偏偏手機又收不到訊號。

 

 

實在沒辦法,我只好從機車置物箱內找出一條尼龍繩,把那男人綁在我的背後,騎上機車,緩緩騎往山下。可別看我寫的很輕鬆,當時可是費了好多力氣,一方面下大雨,一方面又擔心背後的人傷重而死,心裡壓力加上外在的惡劣環境,好幾次我都差點放棄。

 

 

騎上馬路後就順利多了,不過我不敢騎的太快,心裡也非常懊惱,剛才如果是騎這種速度的話,就不會發生車禍了。

 

 

騎了十來分鐘,後方總算來了一輛計程車,我不斷朝他招手,想要請他載我們去醫院。那輛計程車也發現我們,放慢速度和我們並行。

 

 

「少年仔,什麼代誌?」那計程車司機吐掉嘴裡的檳榔渣,咧開一張黑滋滋的嘴。

 

 

我露出祈求的眼神,「問匠大仔,可不可以請你載我們去醫院?」

 

 

「你們?」司機的表情看起來很疑惑。

 

 

我指了指身後的男人,點著頭,「對呀,我和身後這個人呀。」

 

 

本來保持微笑表情的司機,看了看我的身後,臉色突然變的鐵青,二話不說,急踩油門而去。

 

 

看著急駛而去的計程車,我心裡也慌了,不禁自問,他到底是看到什麼鬼東西啦?

 

 

鬼?

 

 

想到這個字,我整個人愈來愈害怕,該不會我身後真的有鬼吧?該不會我載的這個人是……

 

 

算了,猛搖著頭,我不敢再往下想,載都載了,先到醫院再說吧。

 

 

一直到山下,我又遇到一輛機車。那輛機車速度很快,從雨衣的樣式上看來應該是一男一女,在超過我的時候,他們突然驚叫一聲,整輛機車居然應聲衝出馬路,摔倒了。

 

 

幹!到底我的背後有什麼東西啦,讓他們怕成這個樣子。

 

 

還好,看他們兩個人有爬起來,我就沒再理他們了,腦子裡想的就是盡快把背後的人送到醫院救治。

 

 

本來只要半個小時的路程,我竟然花了將近兩個小時。來到醫院的時候,醫護人員被我嚇壞了,一直問我發生什麼事,同時接過我背上的人,把他推進去急診室。

 

 

全身幾乎溼透了,醫護人員要我填寫一些資料後,我跑去便利商店買了條毛巾擦拭,同時打了通電話給小樂。

 

 

結果電話都還沒接通,有兩個警察朝我走來,「你是官雨辰先生?」

 

 

「我是。」沒想到現在警察的效率這麼高。

 

 

個子比較高的警察問道:「急診室那位病患是你送來的?」

 

 

「是呀。」我緊張地問:「他沒事吧?」

 

 

兩個警察互看一下,隨即用一種很怪異的眼神看著我,「他已經死了。」

 

 

「死了!」像是五雷轟頂般,我整個頭快麻炸了,「我不是故意要撞他的,而且剛才我找到他的時候,還在呻吟呀,怎麼會說死就死呢?」

 

 

「呻吟?」兩個警察的表情像是撞到鬼一樣,「怎麼可能,他已經死了至少兩天。」

 

 

「兩天?」這下換我臉色鐵青了,「不可能,除非我見鬼了。」

 

 

「那肯定是你見鬼了。」兩個警察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我,同時拍了拍我的肩膀,「可以談談,為什麼你要殺他嗎?」

 

 

「殺他?」我幾近咆哮地說:「我只是不小心撞到他,哪有要殺他。」

 

 

那高個兒警察把我拉到急診室外,指了指一個躺在病床上的人,「那麼他背上那把刀你怎麼解釋?」

 

 

可不是,那個男人的背上竟然插著一把刀,是什麼刀我並不知道,因為只剩刀兩露在外頭,這一路過來我竟然完全沒注意到。

 

 

「不知道。」我急忙解釋,「我真的是騎機車撞到他,不曉得哪來的刀呀。」

 

 

「好吧,有話先和我們回局裡再說吧。」怕我逃走似的,兩個警察一人一邊架住我。

 

 

作完筆錄後,因為是重刑犯,我暫時被關在拘留室。

 

 

一直到這個時候,我還是理不清思緒。實在想不透,不小心撞到人就算了,救回來的竟然是一具已經死了兩天的屍體,而且背上還插著一把刀。問題是找到他的時候,我記得還有聽到求救聲呀,雖然當時下著大雨,可是聽的很清楚呀。

 

 

難道真的撞鬼?不然這一切怎麼都解釋不通。

 

 

對於我的說詞,警察當然也不採信。也難怪,誰會相信一個已經死了兩天、背上還插了把刀的人,會跑出來給車撞。

 

 

他們一致的想法,這個人是我殺的。問題是我如果真的殺人的話,又何必大老遠地把他載去醫院?

 

 

就連爸爸、媽媽,還有小愛拘留所看我的時候,第一句話竟然都是:「你怎麼會跑去殺人冽?」

 

 

說到後來,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殺了人。還好,兩天後總算還了我的清白。就在我發現那個男人的地方不遠處,有個男人也昏迷在那,被早起的路人發現,報警救了回來。

 

 

因為地點相近,承辦的警官想聯想到我的事,追問之下才發現,這個叫做柳丁的男子,才是殺了那個男人的兇手。

 

 

被我救回來的男人叫做李子明,因為向柳丁催債,結果被他殺了。就在車禍那天,他想趁著大雨去棄屍,沒想到這麼倒楣,被我撞到,才會東窗事發。

 

 

以此推算,那時候我聽到的呻吟聲,應該就是柳丁發出來的,因為距離很近,我才會以為是李子明發出的求救聲。

 

 

雖然有點倒楣,但是事情總算圓滿落幕,也因為這件事讓我蒙受很大陰影,所以後續的發展都沒再去留意。這次的事件讓我學到一個教訓,後來騎機車再也沒超過六十公里。

 

 

兩年後,遇到那位承辦柳丁案件的張警官,閒談中又聊起了這件事。他好幾次欲言又止,最後才問:「你知道嗎?那個柳丁是個啞巴。」

 

 

「啞巴?」我有些訝異。

 

 

「對呀,而且還是發不出聲音的那種。」張警官用一種怪異的神情望著我。

 

 

突然一陣寒意襲上心頭,「那麼,當時我聽到的呻吟聲究竟是?」

 

 

「我也一直在想,是你聽錯呢,還是……」張警官搖著頭,「因為那時候怕會嚇到你,所以一直沒告訴你。」

 

 

一直到張警官離去,我還是想不透,那呻吟聲到底是誰發出來的。

 

 

 

回應 (1)

苡夢
2011-07-15 14: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官雨辰XD....好熟悉的名字
回覆:2012-07-19 21:53 哈,被妳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