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徒

    我,十九歲,開始我奇妙的旅程…..

 

我是一個喜歡各種魔法師,巫師的學生,在過去的十九年中,我不斷找尋著魔法師存在的可能性,訓練魔法師的學校之類的消息,然而都音訊全無….

 

 

 

    十九歲生日的早晨,因為我昨天跟朋友慶祝生日而喝過頭的我,頭痛不已,穿著我昨天出去玩時穿的牛仔褲就睡著了,現在褲子有些憋,我起身要去廁所,起身,有張紙飄落地上,我採到了它,一臉頭痛又無奈的我,撿起這張19歲生日起床第一件物品,上面寫著”魔法師訓練學院-------學前通知”,我看了這一行字整整三遍,心裡想說我的十九歲一開始就這麼夢幻嗎?然後心理另外一個聲音告訴我大概又是奇怪的朋友送來的奇怪的禮物,於是我繼續往下看,

 

 

    魔法師訓練學院------學前通知,學徒須達成以下事項,才能通過魔法學徒晉級測驗:1.穿著天藍色長睡衣(袍)戴上頭上有六芒星的帽子圖示如下,(一個六芒星的圖案)2.參加孫燕姿的演唱會(本試題每年更改)3.走到後台,進入左手邊第三到白色的門(其他顏色皆不算數)4.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喊”全身全心,願為魔法之子”.達成以上條件方入學,注意!達成條件後契約不可逆轉需長達三年放棄自己身分作為魔法學徒,學前請警慎考量。

 

   

 

 

    我拿著這張單子,我全身興奮的顫抖著,我十九年找的就是這張奇怪的字條嗎?那我達成了什麼條件才可以拿到呢?我把上面的字再看了一遍還是沒有線索,我衝下樓,媽媽正在吃著午餐,妹妹因為寒假還躺在L沙發上看韓劇,平淡無奇,一切都跟原本的生活一樣,除了這張字條,我拿著字條遠遠的問了媽媽和妹妹:「你們有把字條放我床上嗎?」她們異口同聲的說「你不是在家?」恩,果然不是她們,於是我看著上面的字,決定不管怎樣,這次還要再試試看。

 

   

 

 

    手裡拿著一碗蛋炒飯,坐在電腦桌前,黑色的液晶螢幕透著光,傳來網頁上的祝福,我回應了一下之後,上網訂購了孫燕姿最近的演唱會門票,結果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原本沒有門票,連給殘障人士的票都沒有的演唱會,在我打電話過去問的時候,竟有個人退了票,我也就順理成章的拿到了票,轉了帳之後,在便利超商印下了我的門票,是一個禮拜後,北京的演唱會,回到家跟媽媽說我想去聽,她只說了句「什麼時候你也變成追星族啦,幫我帶點東西回來就好」「恩」媽媽沒有反對,接下來就要找比較特別的東西了,長袍跟帽子,我想魔法師應該是不介意頭套上有六芒星吧,所以我把高中時候表演用的道具拿出來,黑色的頭戴上有手工縫的六芒星圖案,那是一齣關於魔法師的英文短劇,我死黨當編劇,理所當然被我影響變成了魔法師的故事,好懷念喔,高中的時候,然後我把頭帶裝進行李箱裡,天藍色長袍,我去了一家角色扮演的服飾店買的,花光了買遊戲的錢,也塞進行李箱之後,我開始計畫著我的北京之旅.

 

   

 

 

    一個禮拜後,我提早了一天入住旅館,北京寒冷的天氣對生長在台灣的我來說,實在是太冷了點,不過旅館內溫熱的空氣替我節省了許多麻煩,當天,我拿著門票,走進了演唱會,在還沒開始的時候走到最靠近後台的廁所換上了服裝,把類似工作證的東西別在胸前,戴上頭巾,從廁所門往外看,確定沒人之後,我快速的奔跑,白色的地板,白色牆壁與門,跟我想像的一樣,可是奇怪的是沒有人,我看著一個非工作人請勿進入的告示牌跑了進去,開始往左邊望,數著門,沒有白色,眼前一個白色的門都沒有,周遭傳來開場前的工作人員吵雜聲,我還是沒有看到人,我奮力的奔跑著,腦袋閃過了明天可能的頭條新聞,紅色,黃色,藍色,各式各樣的門都有就是沒有白色,直到我跑過第一個轉彎,第一到白色的門就在轉彎處,我開始有了信心,興奮的心情加快了我的腳步,我的手心在冒汗,耳朵傳來了翁翁的聲音,我奔跑著,第二道白色的門的從我左邊掠過,我心急的不敢停下腳步,就在快到盡頭時,我看到了第三道白色門,這時突然前我身前幾道門打開了,狹窄的通道上被幾道不同顏色的門佔據,我心想,我這次任務不會就這樣失敗了吧,我趕緊拉了一下長袍,之前被我用魔鬼氈氈住的地方撕開,拿在手上,我假裝是很忙的工作人員走過人們,有些人露出了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笑著說”你好,我是工讀生,拿衣服的”略過了這些人群之後,我來到了第三道門,吸了一口氣,我開門走了進去.

 

   

 

 

    全黑的,除了我進來的入口沒有任何光線,黑暗吞噬了我的信心,腦子裡又閃過了明天頭條可能的照片與奇怪行為,我的腳底冒著汗在發抖著,在一次的深呼吸,我鬆了鬆肩膀,想辦法忘記剛才的行為,穿上長袍,我把唯一有光線的門關了起來,想著那句話,我張開口,在一次深呼吸,然後我開始大聲的說”全---身---全---心---願---為---魔---法---之---子---“四周在一瞬間佈滿光線,我心裡想到了犯人被偵訊的光線,但是亮起的時機實在太巧,我又感到興奮,然後光線彷彿穿過我的身體,我的身體變成半透明的,我看到了血液的流動,彷彿心靈的波動也在我體內流竄,有一股藍色的力量,溫暖而充盈的從我的左大腿,擴散全身,到達我的頭,然後是從身體每一處傳來的聲音,一個想法般的聲音,越來越大聲,無法遮蔽,接著是一股蜂蜜般的甜味從舌頭傳來,鼻子也被奶油與蜂蜜的甜包裹著,然後視覺被一股豔紅震懾住,楓林般的豔紅塗滿了我的視線,我興奮的感受著,如此非凡的感受在我心裡建立起了自信,我開始相信自己要變成魔法學徒了,新的生活可能的來到,希望在我身體裡透著金黃色的光芒,然後眼前恢復白色,全部感受一瞬間停止,

 

 

    從大老遠處,我看著一個小橘點漸漸靠近,牠在奔跑著,漸漸我看出耳朵,牠衝向我,我認出了是一隻狐狸,然後她在我面前站立,像個紳士般,牠穿著一雙靴子,然後,牠說話了”請跟我來吧,魔法之子,不可逆轉的契約已經簽立,開始生效”,然後我的傳來一股推力,在一望無際的白色中行走,多麼華麗的事呀,我走著,腳上沒有傳來踏地的感覺,但是臉上的微風傳來了我在行走的事實,我跟著狐狸,然後我問「你喜歡金黃色嗎?」狐狸用它的小腳踩踏著,然後牠的背影傳來了聲音,「當然,新子呀,希望的顏色是如此燦爛,而且那也是我一個朋友的顏色」新子?那是我從沒聽過的名詞,我好奇的問了「什麼是新子呀?這位先生..或是我該稱你為狐狸紳士」然後狐狸轉頭了,腳步還是沒有停止,眼神傳來一絲好奇,可是我感覺到牠的眼神裡好像幾百年都沒有過好奇這樣的想法了。「帕博森,你可以這樣稱呼我,新子,是稱呼在白光裡的新人用的」「穆楓,我的名字」我感受到狐狸先生有些不耐煩,所以也就不繼續問下去了。走著走著,前面視線出現了一條金線,向起跑線那樣,我跟著帕博森往那條線走,然後牠在金線前停了下來,轉身跟我說「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了,這是一條一生只能走一次的路,除非擁有三生石,走吧,新子」我看著金線「三生石?」帕博森眼神再次傳來好奇「還真是好幾百年沒有這樣的新子了呢?,三生石是唯一可以逆轉魔法契約的一種材料,聽說在中國人們傳說他記載著一生的紀錄,不過只有自己跟神官可以讀取」然後牠伸出手,示意我向前,我誇過了金線,

 

 

    眼前瞬間變成一片森林,有些微的陽光透進來,眼前只有一條道路,腳上傳來了實地的感覺我走著,大概有半小時這麼長的時間,週遭還是沒有聲音,然後我來到一個跟剛才金線很像不過結界中不斷傳來回憶的影像我看著那些影像,好懷念呀,我的學生生活,忽然我意識到我可能無法回去了,我的眼淚不知所謂的掉了,耳邊傳來我最喜歡的歌曲,女歌手的聲音有些中性,飄淡的個性使得歌曲被她詮釋的很完整,然後眼前的影像變成我暗戀四年的人的全身影像,他看著我,眼淚掉了下來,落在地上,竟然泛起了漣漪,我看著影像怔住了,還沒成為魔法師就已經放棄了所有的我,我坐在草地上,看著眼前的影像哭泣,然後我睡著了,在那片影像前,我想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感受到平和安祥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睡醒的時候,影像只是望著我,充滿渴望般的望著我,我看到我的長袍跟頭巾上有些泥土,我站起來,拍了拍塵土,然後我穿過影像,在彷彿輕吻影像的同時,我的淚水不停的滾落,穿過那一瞬,彷彿淚人兒似的,我的心扎滿了針,不再因魔法師而雀躍,心情一切平靜了,彷彿不在波動般的無聲平靜,全身穿過影像,我來到了一座殿堂,深藍色的地毯,兩旁的盔甲,坐在正前方金椅上老人讓我聯想到古裝片裡的垂老亞瑟王,一身金紅長袍拖地,頭上黑色六芒星帽傳來了威嚴,老人說話了「新子呀,恭喜你通過試煉,來到魔法之境,你將以學徒的身分開始你新的人生,你的名字是?」老人誠懇而威嚴的眼神彷彿期待我說話「穆楓,敢問閣下是?」我用了古老的禮儀,行禮之後老人又開口了「那是你在血肉界的名字,記憶的名字,你的名字是?」老人彷彿沒有名字,我看了看他,想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嗎?,還是穆楓吧?這樣至少我還有回去的可能與希望「穆楓,敢問閣下是?」老人看了看我,露出了百年來難得似的好奇眼神「念舊的魔法新子嗎?帕博森,你可以這樣稱呼我」然後我驚訝的看著他,然後他說「喔不,不是帕博森爵士,我是帕博森˙俊職位是大魔士,現在你決定好要開始你的魔法之旅了嗎?」「恩」我冷靜的說著,

 

 

    「呀比!紫米精靈跟您報到,穆楓魔法學徒閣下」我身旁突然迸出一個大概八十公分,容貌俊美身材比例很好的黑衣小人,「跟我報到?」「是呀,魔法師不分職業都會擁有一個小精靈,這是精靈界跟魔法界簽定不可逆轉的契約,不過我們的身分是平等的,只是你只要呼喚,我就會現身在您面前」小精靈熟門熟路的開始講解它的來歷,然後拉著我的手往身旁一個盔甲走去,用手摸了盔甲,我們傳送到一座豪華的城堡裡,天藍色石頭做的城堡,完全的夢幻,我心裡這麼想著,小精靈很煩,一直跟我說他有多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大長老摸著他的頭的時候,他都要高潮了怎樣怎樣,是一個滔滔不絕的傢伙,我看著身邊新奇的景象,平淡的心情快離我而去,然後七嘴八舌精靈帶我到一個米白色的木門面前,打開門是一個小套房的樣子,該有的都有,甚至還有簡單的熱水之類的,我看看門外是城堡,可是門內是西式建築的奇妙設施,然後心情開始有點放鬆,我跟精靈說我想休息一下,他看了看我,露出安慰的神情,他說他去幫我張羅學徒的雜事,我答應了,他說只要呼叫他的名字他就會馬上現身,我說好,然後就走到臥室裡那張米白色的舒服雙人床上睡著了。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