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怪】

 

      滿園芳草,生機盎然。環夫人低頭凝視著右腳腕隨著蓮步而鈴鈴作響的銀鏈,燦如星辰的眸子瞬間閃過了溫柔情愛,又閃過幾許無奈不甘。

 

 

      輕柔地撫著開得正盛的菊,她的唇畔漾起一抹幾不可為的淺笑。他,也喜歡菊寧可枝頭抱香死的骨氣,可是他更愛寒冬盛開的白梅。

 

 

      他說,不經一番寒徹骨,是無法聞到撲鼻香的。憑著這股雄心壯志,他起兵討伐董卓,逐漸掌握大權,最後,挾天子以令諸侯。

 

 

      他說,欲成大事者,豈能有婦人之仁?所以,他殺了呂伯一家,然後淡淡地發了狠話:「寧可我負天下人,莫教天下人負我半分。」

 

 

      可是她知道當他在說這句浸滿寒意的話語時,內心是怎樣的掙扎與徬徨--他從來都是為天下人著想的,又怎會真的負盡天下人。

 

 

      他說,環兒,我有太多的無奈。我愛妳,卻不能給妳唯一。

 

 

      沒關係,她體諒他。她知道他需要很多人的協助,所以她甘願成為妾室,看著她娶了丁氏,又納進無數的美人。

 

 

      可是她不能容忍她心愛的孩子因為絕頂的聰明,而被曹丕給害死。

 

 

      她恨!得知沖兒死訊時,她真的好恨!第一次,她有了殘忍的殺意,想要讓曹丕萬劫不復;第一次,她怨為什麼他不保護好他們的孩子!

 

 

      沖兒還那樣小啊,她從來只要他平安,她從沒要沖兒去跟曹丕奪位……

 

 

      為什麼不放過他?

 

 

      環夫人思及此,手指略微失力,竟不小心把花給扯碎了。

 

 

      正懊惱著自己怎會這樣大意,忽地,書房傳來陣陣的咳嗽聲。

 

 

      阿瞞,快不行了吧……一生戎馬,加上自幼頭痛的毛病,讓他變得虛弱不堪。

 

 

      整理整理了衣裙和一頭墨髮,環夫人離開了生意盎然的庭園,向書房走去。

 

 

 

      推開門便是濃濃的藥香味。因為頭風的關係,他不能夠吹冷風,自然也就無法開窗透氣。想想,也真是好笑:年輕時,他可最討厭這種味兒,現在天天作伴了,反而不再賴著她抱怨難聞。

 

 

      走進去了些,略顯清瘦的身軀伏在案前,肩膀因為咳嗽而不停抖動,已是染了不少霜色的髮絲隨著她開門的動作而微微的拂動。看到這畫面,環夫人的雙眼忍不住濕潤。

 

 

      依稀還記得,初識他時那一身明亮的紅衣,放肆而張揚的好看;如墨的雙眼自信而狂傲,不可一世。

 

 

      如今,卻早已不復當年。他曾經滿身的戾氣已隨著歲月而沖刷成滄桑。

 

 

      「環兒,是妳吧?」好一會兒,他終於止住咳,用沙啞的聲音,用千百年不變的溫柔喚她。

 

 

      「嗯。」走上前,環夫人纖細的手指輕輕撫著曹操緊蹙的眉,低笑著:「阿瞞,菊花開了,很漂亮。」

 

 

      「是麼?可惜我無緣欣賞。」曹操的眼底寫滿寵溺,他在心底無奈嘆息著自己的身體,是越發糟糕了。

 

 

      可是,不甘啊……他負了眼前這名女子太多太多,他還沒有機會跟時間去償還,老天怎麼就要他離開她身邊?

 

 

      「等阿瞞病好了,我們再一起看啊!」環夫人笑得很開心,只是他知道那樣的開心不過是偽裝。

 

 

      愛了一生的女子,他豈會看不透她?她愛他,所以包容了他無數的錯;可是她也怨他怪他,沒有保護好沖兒。

 

 

      從前那總是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環兒,卻因為他而學會了戴面具。

 

 

      她是那般渴望自由啊,總說等天下安定了,就要和他私奔,攜手江湖,把其他女人通通丟在這曹宅。那時他還捏著她的臉笑罵她壞又沒良心,然後她踹了自己一腳,說別想享盡齊人之福。

 

 

      可如今自己已是垂暮,卻仍未實現對她的誓言。

 

 

      「好。」低聲地承諾一個或許來世才能實現的諾言。

 

 

      「沒有騙我哦?」環夫人毫不客氣的坐在他大腿上,俏皮的模樣彷彿她仍是當年那古靈精怪的少女。「那我們拉勾,阿瞞要快快好起,陪環兒看菊。」

 

 

      幾乎是努力的吞下淚水,環夫人才裝出這般模樣。

 

 

      她知道阿瞞的生命快要到達尾聲了……心臟,絞痛著。她想陪著他走完這最後一段。

 

 

      「環兒。」溫柔的摸摸她的髮,曹操的眼神彷彿穿透了環夫人,回到從前。「妳還記得奉孝嗎?」

 

 

      「當然啊。」環夫人噘起唇,然後開始一一數落他的不是。時光,彷彿到退回那些年。

 

 

      她這一生中,最為快樂的一段時光。

 

 

      曹操只是默默地聽著,唇畔始終漾著笑。

 

 

      「阿瞞,你都不理人家!」推推他的肩,她佯怒抱怨:「不能只有我在說,你也要說。我記性又沒好到記住每件事。」

 

 

      其實,她只是怕,他這樣的安靜會讓她以為,他已經離她遠去。

 

 

      她愛他啊!不論曾經有多少的錯,她都愛他。

 

 

      「呵呵,不會,環兒記性最好了,最會記恨不是?」他笑著調侃,眼神戲謔,瞬間似乎年輕了許多。

 

 

      「你又笑話我!」環夫人嬌嗔道,心裡卻是越發的不安。

 

 

      迴光返照……

 

 

      雙眸忍不住蓄淚,流下一滴滴透明的淚珠。曹操見狀,顯得慌亂,伸手著急地抹去她頰上的淚,誰知卻是越抹越多。

 

 

      「阿瞞、阿瞞……,」哽咽著,她努力地想要微笑:「我已經不怪你了……下輩子,我們還要做夫妻……下輩子,只許娶我一個……」

 

 

      「哎呀,我都不知道環兒這麼善妒!」笑著輕捏了她的鼻頭,因為她的原諒而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後,意識便開始模糊了起來。「環兒,再笑一個……再像從前那般笑給我看好嗎……?」

 

 

      環夫人急忙擦去眼淚,綻放出一朵單純而美麗的笑花。

 

 

      看著那無瑕的笑容,曹操的雙眼緩慢地閉下了……對不起,環兒……

 

 

      如果真有來世,那麼下輩子,他寧負盡天下人,再也不願負她半分……

 

 

 

      流血千里帝王路,執手半生紅顏誤。

 

 

 

 

 

      三國短篇    莫怪       完      

 

 

 

      PS.最後一句,取自於《帝王業》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