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讓人快樂

搖搖晃晃的跌坐在人行道上。  

 

高跟鞋一腳吊在腳踝,腳尖的方向與指頭傾斜70度半,其實看不出來,只有感覺。另一隻腳,已經不太清楚遺落在那裡。

 

那家有著閃爍電吉他標誌的店?還是那張床?

 

將頭深深的埋進膝間。

 

聽說,鴕鳥因此感到安全。

 

長捲頭髮遮住側面,暫時阻斷與外界的聯繫。

 

沒關係,半夜兩點,夜店外面,什麼姿勢沒有。

 

她算優雅的,至少不是抱著電線桿狂吐。

 

也不是在紅磚道上大跳猴子舞,或是,高聲抒發她的人生的不順遂。藉以找回快樂。

 

她只是靜靜的,維持這個姿勢,擺出請勿打擾,然後兀自休息。

 

她只是很難改變,但不是不變,她又不是化石。

 

跑來夜店,只是為了證明這一點。

 

但一開門,就瞬間知道自己來錯地方。

 

深海魚的世界,每個人都得自備燈籠。

 

她沒經驗,沒帶,看了一眼,旋即轉身。

 

倉皇退出。

 

沒失戀過!過了18歲才失戀,似乎,傷痛瞬間放大。

 

第一次戀愛,不該在18歲以後。

 

不該在想哭時卻只能滴兩滴眼淚的年紀。

 

不該在周圍朋友聽聞失敗的戀情時,只是拍拍她的肩膀,然後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誰沒失戀過啊!

 

不該在午夜夢迴時,只能咬著枕頭說:這是我的第一次,這真是我的第一次,而我痛的好像火灼身。

 

其實,真的忘了是怎麼開始的。

 

似乎是,他坐在對面的椅子上,喝著冰開水,還一臉急切的說:我想以結婚為前提交往。

 

好像接著,一切進展快速,包括,上床。

 

似乎是大家都說,都到了這年紀了,別拖了,快定下來吧。

 

似乎是,有一次,她一個人無聊到快發瘋,而他適時出現。

 

似乎是,他拿著戒指大聲的說:嫁給我。

 

她記得她沒想那麼快答應的。

 

可是周圍好吵,大家一直喊著:嫁給他,嫁給他。

 

她好像囁嚅的說了聲:好。

 

之後,她就不停的問自己:好在那裡?為什麼好?

 

大概是時間,大概是年紀,大概是一個人的日子太久了,大概是他就出現了。

 

所以,她整肅了自己。

 

催眠的說:是時候了。

 

結婚前的焦慮,被稱做:婚前症候群。

 

很好,一切的可解釋的,讓她安了一些心。

 

她記得蓋頭紗的那一刻,她紅了眼眶,不是因為別離,而是不安與恐懼,此時突然狠很的咬了她一口,她一吃痛,眼睛便紅了。

 

新婚夜,就這樣。

 

蜜月,就這樣。

 

婚後生活,就這樣。

 

不安與恐懼常常在午夜夢迴時竄了上來。

 

等門時、面對對方家庭時。

 

她不會吵,她只是沈默。

 

當他的家人,請她做人工受孕時,她更沈默了。

 

失去小孩時,她聽到體內有根弦崩斷了。

 

聲音很大,讓她耳鳴。

 

以致於,接下來荒腔走板的日子,她都彷彿觀看默劇般,錯謬的認為這一切都是夢。

 

直到,另一個女人挺著肚子宣誓了主權,她瞬間被一桶冰水澆醒。

 

原來,在她認知的悲傷中,只有她一個人。

 

她的男人在更早之前,就上了別人的床。

 

她意識到了,她失戀了。

 

而失戀的人該做的事,該去的地方,她都去了。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失戀也該有賞味期,不是嗎?

 

她緩緩自人行道起身,把僅存的高跟鞋取下,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上,坐上小黃,回家。

 

開了門,突然有點自嘲,這還是她這輩子第一次這麼早回家。

 

似乎,應該買巷口永和豆漿的早餐的。平實的滋味似乎才會讓人掉眼淚。

 

轉動鑰匙,開門,滿室寂靜。

 

曾經恐懼過的寂靜,曾經害怕的獨處,此時,突然,想用心擁抱。

 

她想起來了,那首歌:寂寞讓你更快樂。

 

原來,孤獨,不惹人嫌。

 

她快步在文件簽上自己的名字。

 

將文件拿起來細細審視一番,又調皮的在名字旁,加上一個笑臉。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