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清明

清明,我在遠方的台北眺望臺灣的南端。

 

 

以前。

 

 

總在這時候,你會叫醒賴床的我,叫我們兄弟姐妹趕緊刷牙洗臉,準備前往祭拜祖先。

 

 

新鮮的水果,現宰的雞鴨魚肉,都你一手包辦。

 

 

我們扮演好小孩的角色,跟在大人後面,走走看看,嫌煙霧太臭,嫌燒紙錢太燙,嫌鞭炮聲太吵。

 

 

對著墓碑,祭拜從沒看過的爺爺,和很多年前離開人世間的奶奶。

 

 

隨著每年愈來愈少的親戚到來。

 

 

愈來愈想不起誰是誰的姑姑叔叔等等。

 

 

唯一烙在心頭的,只有你的背影。

 

 

厚實的肩膀背負著照顧我們兄弟姐妹的重責大任。

 

 

二十幾個年頭,不變的清明節日,變得卻是我們。

 

 

我們長大了,你老了。

 

 

正當準備孝順你時,你走了。

 

 

沒有你的清明節,已經有幾年再沒有踏進墓園刈草、上香了呢?

 

 

淚,只在火化的煙沖上雲霄的時候流過。

 

 

現在,你的背影依舊支撐著我。

 

 

在我悲傷難過的時候,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

 

 

大伯啊,我們都很想念你。

 

 

你的美味飯菜,甜美果園,都讓人讚不絕口。

 

 

不管過了多久,你那溫柔踏實的笑容,都將是我們最引以為傲的傳家之寶。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