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

這件事情沒有對與錯,是與非。一切都要看你從哪一個角度看三角形。

 

如果,你從女孩子的角度看這一個正三角形,你可能會憤怒、不屑、嫉妒……,

 

如果從男孩子的角度來觀看這一個三角形,你或許會嗤之以鼻,

 

不過,事情的看法本來就因人而異,也是各負各的責罷了。

 

於是,故事的開始,從一對搞飛機的男女開始。

 

他們兩個從高中就認識了,高三那一年就像時下衝動的男女,一次打出全壘打,直接由一壘奔回本壘得分。

 

不過只得了0.5分,因為,女的很幸運的沒有懷孕,男的很幸運的不用提早進入「拔比」的世界。

 

大學錄取率高達99%的現今社會中,兩人不敵社會現實,雙雙進入名不見經傳的大學裡就讀不知所云的科系。

 

男生讀了一所,上過新聞版面的學校,標題似乎與最低錄取分數有點相連,不過,不關他的事,他讀的是被系上教授一致看好的學系。

 

女生讀的學校稍微沒那麼出風頭,只是這所學校是從「新娘學校」轉型而成。校長的名言是:「我們以培養大學畢業的新娘為主要辦學目標」。

 

意思似乎是,因為高學歷的趨勢,連新娘學校都不可以滿足於專科體制,而要向上爬昇,試想,在家裡的廚房貼上的學歷是一張燙金的大學畢業證書,這整間廚房是多麼的金碧輝煌呢!

 

男孩與女孩,順著這一條台灣島國人生必走的長路,踏著學長姐的足跡前進。於是,吃喝玩樂的大學生活,為這一對兩小無猜的情侶,開啟了人生的另一扇窗。

 

俗話說的好:上帝為你開另一扇窗,就會為你關一扇門。但是,這句話只有影響到這名男孩子,在他往後的人生裡,甚至於到當兵的數饅頭日子中,這扇門始終緊閉得如雞蛋,不漏半點光。

 

於是,他稱職的扮演了,王寶釧,苦守寒窯,恪遵婦訓,三從四德,兼之三進三出,在三出的那段時間裡,他短暫的扮演了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

 

女孩子就幸運多了,他的窗被上帝打開,上帝順便開了一扇門給他,我想,這個女孩子大概是愛彌亞,所以上帝就多給了他一些方便。

 

他在讀大學的時候,因為跟男孩子相隔甚遠,再也沒有溫馨接送情的情誼存在,於是,他很理性的將他的課餘時間全部奉獻給社團。他不僅受到學姐長的關心與青睞,更在短短入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陣亡了無數的採花蜂。最後,僅留一個注定失敗的護花使者在他身邊痴纏著!

 

為了這一名護花使者,女孩子可也是什麼都沒瞞的跟兩邊都坦白了,但是,當愛彌亞用著無辜的雙眼,請求對方的救贖時,連上帝都無法責罵下去,更何況兩個俗到不行的凡人。

 

於是,當護花使者毅然去日本養魚的時候,堅決帶上我們可愛的愛彌亞時,男孩子,此時走向了他生命中的第一退。

 

他選擇從愛彌亞的生命中退出,但退出之前,他第一次啟動了小宇宙能量,狠K了護花使者,讓他知道,他的退讓是為了更偉大的成全,也讓他知道,他不是白白犧牲的,他會看著他們,他要確定護花使者真的愛護著、呵護著、盡力著守護這一朵花。

 

護花使者與男孩子,在大雨中從街的這一頭倒到另一頭,後來,在警車的護送下,在警局達成了男人的協議。

 

 

……………………………………………

 

 

警察杯杯:喔,這一段我有參與喔,他們兩個一邊打架,一邊大吼,在哪裡喔?在那個最貴的那條路啊,一坪80幾萬的那條路啊,啊在那邊打,當然人家馬上就報警了啊!,啊,沒有啦,哪有打得很嚴重,連衣服都沒破,他們一大聲說話,住戶馬上就報警了啊!怎麼可能讓他們打起來!什麼,是為了一個女孩子喔,ㄟ啊,聽說是為了一個女孩子啦,他們以為我年紀大就看不出來喔,女孩子,只是障眼法啦,是他們兩個要在一起啦!哈哈哈!相信偶啦,嘔是警察ㄋㄟ,警察不能說謊啦!一說謊會被掉去當顧問喔!

 

 

……………………………

 

 

最後,女孩子跟護花使者說,我去,於是,他讓男孩子開車送他去機場,送他進閘門,他記得,他最後回過頭看了男孩子一眼,男孩有著微笑的堅定。

 

於是,他安心的登機了,飛去他不熟的國度裡。

 

在那裡,護花使者跟女孩子求婚,並答應每各月給女孩子安家費,女孩子並沒有被護花使者的求婚感動到。

 

在異鄉的國度裡,他益發想念著男孩子,和過往的溫柔。

 

於是,他飛回了台灣。男孩子去機場接機,沒有如女孩新重預期的喜悅,男孩冷淡與漠然。

 

女孩忍不住哭了出來,他們又回到了那一年,鳳凰樹下,男孩親吻了女孩的額、鼻最後是嘴。

 

在兩人平復了心情之後,男孩悶悶的說,他抽到金馬獎,要去馬祖當兵,女孩說,他會等,就像當年他等他一樣。

 

於是,男孩放心的去了馬祖,在連續三各月不得休假的禁令下,女孩認識了住在樓下的一名年輕房客。

 

女孩一如以往誠實的告知,男孩們默默的接受了社會現實無情殘酷的打擊,對於馬祖忠貞愛國的士兵而言,這只是全台灣男人必經的成長過程。

 

而對男孩子而言,這只不過是生命裡又關上的另一扇門。

 

男人的友情在當兵的時候是最堅固而單純的,當他一聲不吭的掛上電話之後,輔導長已經準備了馬祖最烈的酒,和同班的兄弟,一起不醉無歸。

 

這是兵變的SOP流程,尤其是金馬獎的輔導長,更是熟練到可以接受國家勳章。畢竟,穩定軍心是對國防安全的最大貢獻。

 

年輕房客天天接送我們的女孩子回家,每天二十四小時的黏著他,這段感情,女孩子很快就膩了,他也偷空去馬祖看了當時他口中的好朋友,吐露出他對年輕房客的不耐。

 

男孩子溫柔的安慰著他,送他去機場搭飛機回台灣,在女孩子進閘口的背影中,他讀出了女孩子的心思,而他也退伍在即。

 

年輕房客在八各月之後去當兵,這時候,男孩子也退伍了,找了一個穩定的工作,默默的運轉社會的齒輪。

 

女孩子結束了一段煩膩的情感,暫時的放了自己大假,讓所有的感情都成過往雲煙。

 

他開心的跟男孩子維持好朋友的關係。有時候一起看電影,有時候一起逛街。

 

男孩子也有了一個論及婚嫁的女友,女孩開心的祝福他們。

 

女孩子決定來一趟環島之旅,單獨的!他希望什麼?只有女孩子自己清楚。

 

但是,上帝始終厚憐他的愛彌亞,當女孩子結束了一個月的環島之旅,刻意錯過的喜宴並沒有發生,反而是男孩子在他的留言機裡留下了上百通的留言!

 

他逃婚了,在婚禮舉行前的最後一刻,他落跑了,留給女方無盡的錯愕。

 

其實,他一直在等女孩子跟他說不要娶別人,但是,女孩子寧可逃避,也不願當壞人,於是,他承擔了一切因果。

 

女孩子知道,這輩子,在鳳凰樹下就已經決定了,他當下立刻打電話給男孩子,兩人重溫往日情懷,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三各月後,男孩子在女孩子的手上戴上了堅定的承諾。

 

女孩子此時卻猶豫了,他再一次的據實以告,東京的護花使者回來找他了。男孩子第三次出走。

 

女孩子退婚,當了落跑新娘,再一次跟護花使者去了東京,再一次讓男孩子送去機場,再一次走出閘門,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們都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了!

 

男孩子繼續留在台灣當他的默默小齒輪,交了一個女孩,卻不敢論及婚嫁。

 

女孩子留在東西跟護花使者一起打拼,卻始終不給對方承諾。

 

東京,飄雪了!台灣,第一道寒流來襲。

 

圍上女孩脖子的那條圍巾,是他當年織給在馬祖當兵的男孩子,女孩子始終沒送給他。

 

戴在男孩子手上的手套,是當年他幫女孩子挑的情侶手套,他始終沒送給他!

 

電話響起,在女孩去東京後的第一個月。「我懷孕了」爆炸性的消息,在他耳邊響起。

 

飛機降落機場的聲音、閘道口喧鬧的人聲,他知道,他的女孩終於回來了,那個在鳳凰樹下的女孩,這一次,是真的回來了!

 

東京護花使者也追回了台灣,他一再強調他才是小嬰孩的父親。男孩第二次揍了那各自以為是孩子的爸的護花使者。這一次,沒有警車,沒有男人的約定,只有男孩堅實的拳頭,與不退讓的堅持。

 

六月,鳳凰花開,驪歌響起,女孩挺著肚子,與男孩步入禮堂!

回應 (3)

球球
2015-05-17 20: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你们大学录取率99%啊。。。。
球球
2015-05-17 20: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
胤祥
2011-04-08 03: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哇靠 不下呂布(意味不明) XD
回覆:2011-04-11 13:09 我矇了??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