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奏

樂音清脆細膩,曲調流暢婉轉,蕭邦降E大調夜曲的鋼琴獨奏,是一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樂曲,也是我的手機鈴聲……不,正確的說,是我的鬧鐘。

 

 

我撐開惺忪睡眼,抓起床頭的手機一看,七點整,勉力找到按鍵的正確位置,關閉。將手機丟到一旁,我湊向身旁的你,磨蹭你的肩膀,撒嬌道:「寶貝,七點了。」你咕噥了一聲,翻身過來抱住我,臉頰貼著我的額,繼續睡。

 

 

好吧!上班還來得及,偎在你溫暖的懷裡,我也跟著再瞇了一下,但終究鬧鐘沒設重響心裡不踏實,我睡得不安穩,一會兒又醒了,七點十四分。

 

 

「寶貝,七點半了,起床起床。」我掙扎地動了動,刻意把你吵醒,時間的壓迫果然奏效,你在我的額上、頰上、嘴上親了好幾口,才帶著點睡意不甘情願地起床。

 

 

「先穿外套,不要感冒喔!」我叮嚀了句,自己縮回棉被裡,偷看著你撥了撥凌亂的短髮,拉開窗簾,讓清晨的陽光照亮整間小套房,逼我不得不跟著清醒,然後轉身進浴室刷牙洗臉。

 

 

你盥洗完畢,出來看見賴床的我,不動聲色地按下筆電的開機鍵,也沒有叫我,就逕自煮起熱水烤起土司準備早餐,讓電腦的啟動聲自動喚醒我的大腦──果然奏效,也只有你如此懂我了。

 

 

我抹了抹臉,下床後先爬到書桌前上網收信,把網頁遊戲的農地先除草澆水趕烏鴉,連鎖飯店的員工主廚先餵飽,然後才拿鯊魚夾固定好麻煩的長髮,乖乖刷洗整理好自己,此時,你已沖泡好熱騰騰的牛奶也為香噴噴的土司抹上果醬。

 

 

偎在你的懷裡啃食麵包,有一搭沒一搭的問你公司在忙的新產品,說我又胖了一公斤的小煩惱,談論明天會變熱還是變涼的天氣,吃飽睡不夠還可以在你腿上再賴皮偷眠一下。

 

 

吃完早餐,八點十分,較趕的你必須先出門,但還免不了被我在玄關摟摟抱抱親親吻吻地糾纏一番,直到意識到再黏下去可能會發生某些危險,才與你依依不捨地分開,同居三年了,這樣熱戀般的舉動一如既往未曾改變。

 

 

「寶貝,你好帥,我最愛你了。」我貪戀地望著你的雙眼,細聲羞怯地告白,當然,我也聽見了你令我心跳加速的答覆,你說,我也是你心裡最美麗的女人。「路上小心。」這是千篇一律但不可遺忘的叮嚀。

 

 

送你出門,我收拾好早餐用畢的餐具等一一清洗歸位,換好衣服化好妝,我帶著滿足與喜悅的心情前去上班。

 

 

 

工作一天後終於下班,我買了個三角飯糰,泡了杯量販店賣的湯包當做晚餐,坐在電腦前更新朋友和名人們的最新資訊,一邊瀏覽著拍賣網站,看看有沒有適合你的襯衫、外套或長褲,想像你穿起來的俊帥模樣,可以送給你做為下一個節日的禮物,同時,等你歸來。

 

 

晚上十點,鎖匙開門的聲音響起,「寶貝回來了!」我開心地大叫,我飛奔向你迎你進來,邊接過你的公事包,替你將脫下的外套掛好,再給你一個熱情的擁抱,你回我以熱吻,半開玩笑地對我上下其手,讓我嬌羞地故作想逃。

 

 

進來後你東張西望,推敲著我今天的晚餐,想知道我有沒有乖乖吃飯,一邊問我今天過得好不好。你累得癱躺在床上,我則趴在一旁用手指梳著你的髮,描繪著你深刻的輪廓,細數你比我還濃密的睫毛,撫摸你高挺的鼻樑,有型的嘴唇……然後在上面偷親一口,再被你捉住反身壓倒在下。

 

 

你親吻著我的耳垂,抱著我說今天很累了,「我知道,辛苦寶貝了!」我揉揉你的頭,拍撫著你的背,給予我最深情的擁抱。我不要別的,只要能這樣抱著你就好。

 

 

你按慣例先去洗澡睡覺,我則將房間的大燈切換為檯燈,避免光線妨礙你入眠,先爬到你身邊強吻你幾口,然後回到桌前繼續玩我的電腦,上網聊天、追蹤花邊新聞,直到累得眼皮都快撐不開來,才關上電腦前去洗頭洗澡。

 

 

吹乾頭髮,我關燈上床,故意擠到你的身邊,把你吵得半夢半醒,這樣你才會再伸出你健壯的長臂抱住我,讓我安心地進入夢鄉。但若以擁抱的姿勢睡到天亮,隔天必定會肌肉痠痛像是落枕一樣,所以你會在抱得滿足之後緩緩離開,找到最舒服的位置重新躺好。

 

 

而我明明累得幾乎可以直接昏迷,卻還是能感覺到你的緩緩離開……你緩緩離開……緩緩離開……離開……

 

 

是了,你早已離開,我當然沒忘記,我甚至還設定了鈴聲,每朝睜眼前就先提醒自己:美麗的夜曲,寧靜的夜曲,你最愛的樂曲,是首獨奏曲,留下我一個人獨自聆聽,用幻想在這間套房裡獨自演奏,日復一日。

 

 

離開的你,是否已經展開了你新的生命?

 

 

曾經以為失去你的我會崩潰,但我沒有,因為留下的我,要守護這些殘存的回憶,做為愛情曾經存在的僅有證明,即使就像幻覺一般。

 

 

明天,又將重頭開始。

 

回應 (1)

球球
2015-05-17 20: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
回覆:2015-05-17 23:49 哈哈

作者其他作品